龙空 > 玄幻小说 > 此生不负你情深江流华笙 > 第4222章 生命个体
    虽然平时看起来,江心蕊与华笙,江流的沟通不多,但江心蕊也要比他们两个想象的了解他们。

    在江心蕊的心中,华笙与江流都是江心蕊的偶像,偶像或许不会如何了解自己的粉丝,有些时候粉丝要比偶像了解自己。

    华笙与江流一定有很大的事在隐瞒,江心蕊感觉的到。

    加上在那个水墨画环境中遇见的奇怪男人,江心蕊的心里开始思索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与父母证实,如今看着父母这个样子,江心蕊也是想试探父母一下。

    闻言,华笙与江流也放下了筷子,这次他们两个没有故作轻松,互相看了一眼,擦了擦嘴,其实在回到十里春风之前,两人就已经商量过要怎么跟江心蕊说的。

    因为江流不觉得他们两个可以隐瞒女儿太多东西的。

    或者说,江流要比华笙更了解女儿,江心蕊也要比华笙想的心思敏感,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根本就骗不了江心蕊。

    于与其江心蕊心中有怀疑自己去调查耽搁时间,不如他们用自己的办法阻止江心蕊。

    “你觉得我们有什么瞒着你?”

    江流看着对面的女儿,如今江心蕊也十八岁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小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江心蕊与华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母女长得太像了,只是当时江流就觉得女儿其实不像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

    江心蕊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他们看不透的生命个体。

    “我觉得你们瞒了我很多事情!昭觉寺里,你们在婉凤的身上加固了结界,之后你们就没有消息,我不止一次的回到十里春风,却再也没有找到你们的影子,甚至有一段时间,我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

    “你们知道在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时,我有多怕吗?但我不敢表现出来,你们以为我真的不知道暗中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十里春风,又在盯着我?我都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我太多的情绪不敢表现出来,他们看见的不过是我想让他们看见的,我甚至在利用我最好的朋友”

    “所以在炽凤不想跟着我一起的时候,我没有阻拦他,不在我身边,他会安全很多但我心里是不舍的,他跟别人不一样,我们陪伴了太多年!这些我都明白,只是真的没办法,我在那些眼睛中,必须要有弱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更多!”

    “而这份更多,就是你们!”

    “我遇见的,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多”

    江心蕊说着,淡淡的笑了,是在笑炽凤的信任,也是在笑她自己。

    什么年少情深,青梅竹马,其实在她眼中只有利益最大化罢了。

    华笙双手交叉,垂着眼眸,“婉凤的事是逼不得已,如果不控制她,婉凤已经不是婉凤了只是我们能控制她多久就不知道了,与法力无关,是婉凤自身有了心魔,她对你有敌意,不管是为了私心还是其他,我们都不能让她离开昭觉寺。”

    “但我们这样做,会让你跟炽凤离心,只是与你有危险相比,这些,都不足以说明什么,所以我们还是做了!”

    虽然平时看起来,江心蕊与华笙,江流的沟通不多,但江心蕊也要比他们两个想象的了解他们。

    在江心蕊的心中,华笙与江流都是江心蕊的偶像,偶像或许不会如何了解自己的粉丝,有些时候粉丝要比偶像了解自己。

    华笙与江流一定有很大的事在隐瞒,江心蕊感觉的到。

    加上在那个水墨画环境中遇见的奇怪男人,江心蕊的心里开始思索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与父母证实,如今看着父母这个样子,江心蕊也是想试探父母一下。

    闻言,华笙与江流也放下了筷子,这次他们两个没有故作轻松,互相看了一眼,擦了擦嘴,其实在回到十里春风之前,两人就已经商量过要怎么跟江心蕊说的。

    因为江流不觉得他们两个可以隐瞒女儿太多东西的。

    或者说,江流要比华笙更了解女儿,江心蕊也要比华笙想的心思敏感,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根本就骗不了江心蕊。

    于与其江心蕊心中有怀疑自己去调查耽搁时间,不如他们用自己的办法阻止江心蕊。

    “你觉得我们有什么瞒着你?”

    江流看着对面的女儿,如今江心蕊也十八岁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小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江心蕊与华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母女长得太像了,只是当时江流就觉得女儿其实不像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

    江心蕊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他们看不透的生命个体。

    “我觉得你们瞒了我很多事情!昭觉寺里,你们在婉凤的身上加固了结界,之后你们就没有消息,我不止一次的回到十里春风,却再也没有找到你们的影子,甚至有一段时间,我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

    “你们知道在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时,我有多怕吗?但我不敢表现出来,你们以为我真的不知道暗中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十里春风,又在盯着我?我都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我太多的情绪不敢表现出来,他们看见的不过是我想让他们看见的,我甚至在利用我最好的朋友”

    “所以在炽凤不想跟着我一起的时候,我没有阻拦他,不在我身边,他会安全很多但我心里是不舍的,他跟别人不一样,我们陪伴了太多年!这些我都明白,只是真的没办法,我在那些眼睛中,必须要有弱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更多!”

    “而这份更多,就是你们!”

    “我遇见的,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多”

    江心蕊说着,淡淡的笑了,是在笑炽凤的信任,也是在笑她自己。

    什么年少情深,青梅竹马,其实在她眼中只有利益最大化罢了。

    华笙双手交叉,垂着眼眸,“婉凤的事是逼不得已,如果不控制她,婉凤已经不是婉凤了只是我们能控制她多久就不知道了,与法力无关,是婉凤自身有了心魔,她对你有敌意,不管是为了私心还是其他,我们都不能让她离开昭觉寺。”

    “但我们这样做,会让你跟炽凤离心,只是与你有危险相比,这些,都不足以说明什么,所以我们还是做了!”

    虽然平时看起来,江心蕊与华笙,江流的沟通不多,但江心蕊也要比他们两个想象的了解他们。

    在江心蕊的心中,华笙与江流都是江心蕊的偶像,偶像或许不会如何了解自己的粉丝,有些时候粉丝要比偶像了解自己。

    华笙与江流一定有很大的事在隐瞒,江心蕊感觉的到。

    加上在那个水墨画环境中遇见的奇怪男人,江心蕊的心里开始思索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与父母证实,如今看着父母这个样子,江心蕊也是想试探父母一下。

    闻言,华笙与江流也放下了筷子,这次他们两个没有故作轻松,互相看了一眼,擦了擦嘴,其实在回到十里春风之前,两人就已经商量过要怎么跟江心蕊说的。

    因为江流不觉得他们两个可以隐瞒女儿太多东西的。

    或者说,江流要比华笙更了解女儿,江心蕊也要比华笙想的心思敏感,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根本就骗不了江心蕊。

    于与其江心蕊心中有怀疑自己去调查耽搁时间,不如他们用自己的办法阻止江心蕊。

    “你觉得我们有什么瞒着你?”

    江流看着对面的女儿,如今江心蕊也十八岁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小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江心蕊与华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母女长得太像了,只是当时江流就觉得女儿其实不像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

    江心蕊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他们看不透的生命个体。

    “我觉得你们瞒了我很多事情!昭觉寺里,你们在婉凤的身上加固了结界,之后你们就没有消息,我不止一次的回到十里春风,却再也没有找到你们的影子,甚至有一段时间,我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

    “你们知道在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时,我有多怕吗?但我不敢表现出来,你们以为我真的不知道暗中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十里春风,又在盯着我?我都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我太多的情绪不敢表现出来,他们看见的不过是我想让他们看见的,我甚至在利用我最好的朋友”

    “所以在炽凤不想跟着我一起的时候,我没有阻拦他,不在我身边,他会安全很多但我心里是不舍的,他跟别人不一样,我们陪伴了太多年!这些我都明白,只是真的没办法,我在那些眼睛中,必须要有弱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更多!”

    “而这份更多,就是你们!”

    “我遇见的,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多”

    江心蕊说着,淡淡的笑了,是在笑炽凤的信任,也是在笑她自己。

    什么年少情深,青梅竹马,其实在她眼中只有利益最大化罢了。

    华笙双手交叉,垂着眼眸,“婉凤的事是逼不得已,如果不控制她,婉凤已经不是婉凤了只是我们能控制她多久就不知道了,与法力无关,是婉凤自身有了心魔,她对你有敌意,不管是为了私心还是其他,我们都不能让她离开昭觉寺。”

    “但我们这样做,会让你跟炽凤离心,只是与你有危险相比,这些,都不足以说明什么,所以我们还是做了!”

    虽然平时看起来,江心蕊与华笙,江流的沟通不多,但江心蕊也要比他们两个想象的了解他们。

    在江心蕊的心中,华笙与江流都是江心蕊的偶像,偶像或许不会如何了解自己的粉丝,有些时候粉丝要比偶像了解自己。

    华笙与江流一定有很大的事在隐瞒,江心蕊感觉的到。

    加上在那个水墨画环境中遇见的奇怪男人,江心蕊的心里开始思索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与父母证实,如今看着父母这个样子,江心蕊也是想试探父母一下。

    闻言,华笙与江流也放下了筷子,这次他们两个没有故作轻松,互相看了一眼,擦了擦嘴,其实在回到十里春风之前,两人就已经商量过要怎么跟江心蕊说的。

    因为江流不觉得他们两个可以隐瞒女儿太多东西的。

    或者说,江流要比华笙更了解女儿,江心蕊也要比华笙想的心思敏感,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根本就骗不了江心蕊。

    于与其江心蕊心中有怀疑自己去调查耽搁时间,不如他们用自己的办法阻止江心蕊。

    “你觉得我们有什么瞒着你?”

    江流看着对面的女儿,如今江心蕊也十八岁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小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江心蕊与华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母女长得太像了,只是当时江流就觉得女儿其实不像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

    江心蕊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他们看不透的生命个体。

    “我觉得你们瞒了我很多事情!昭觉寺里,你们在婉凤的身上加固了结界,之后你们就没有消息,我不止一次的回到十里春风,却再也没有找到你们的影子,甚至有一段时间,我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

    “你们知道在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时,我有多怕吗?但我不敢表现出来,你们以为我真的不知道暗中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十里春风,又在盯着我?我都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我太多的情绪不敢表现出来,他们看见的不过是我想让他们看见的,我甚至在利用我最好的朋友”

    “所以在炽凤不想跟着我一起的时候,我没有阻拦他,不在我身边,他会安全很多但我心里是不舍的,他跟别人不一样,我们陪伴了太多年!这些我都明白,只是真的没办法,我在那些眼睛中,必须要有弱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更多!”

    “而这份更多,就是你们!”

    “我遇见的,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多”

    江心蕊说着,淡淡的笑了,是在笑炽凤的信任,也是在笑她自己。

    什么年少情深,青梅竹马,其实在她眼中只有利益最大化罢了。

    华笙双手交叉,垂着眼眸,“婉凤的事是逼不得已,如果不控制她,婉凤已经不是婉凤了只是我们能控制她多久就不知道了,与法力无关,是婉凤自身有了心魔,她对你有敌意,不管是为了私心还是其他,我们都不能让她离开昭觉寺。”

    “但我们这样做,会让你跟炽凤离心,只是与你有危险相比,这些,都不足以说明什么,所以我们还是做了!”

    虽然平时看起来,江心蕊与华笙,江流的沟通不多,但江心蕊也要比他们两个想象的了解他们。

    在江心蕊的心中,华笙与江流都是江心蕊的偶像,偶像或许不会如何了解自己的粉丝,有些时候粉丝要比偶像了解自己。

    华笙与江流一定有很大的事在隐瞒,江心蕊感觉的到。

    加上在那个水墨画环境中遇见的奇怪男人,江心蕊的心里开始思索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与父母证实,如今看着父母这个样子,江心蕊也是想试探父母一下。

    闻言,华笙与江流也放下了筷子,这次他们两个没有故作轻松,互相看了一眼,擦了擦嘴,其实在回到十里春风之前,两人就已经商量过要怎么跟江心蕊说的。

    因为江流不觉得他们两个可以隐瞒女儿太多东西的。

    或者说,江流要比华笙更了解女儿,江心蕊也要比华笙想的心思敏感,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根本就骗不了江心蕊。

    于与其江心蕊心中有怀疑自己去调查耽搁时间,不如他们用自己的办法阻止江心蕊。

    “你觉得我们有什么瞒着你?”

    江流看着对面的女儿,如今江心蕊也十八岁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小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江心蕊与华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母女长得太像了,只是当时江流就觉得女儿其实不像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

    江心蕊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他们看不透的生命个体。

    “我觉得你们瞒了我很多事情!昭觉寺里,你们在婉凤的身上加固了结界,之后你们就没有消息,我不止一次的回到十里春风,却再也没有找到你们的影子,甚至有一段时间,我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

    “你们知道在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时,我有多怕吗?但我不敢表现出来,你们以为我真的不知道暗中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十里春风,又在盯着我?我都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我太多的情绪不敢表现出来,他们看见的不过是我想让他们看见的,我甚至在利用我最好的朋友”

    “所以在炽凤不想跟着我一起的时候,我没有阻拦他,不在我身边,他会安全很多但我心里是不舍的,他跟别人不一样,我们陪伴了太多年!这些我都明白,只是真的没办法,我在那些眼睛中,必须要有弱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更多!”

    “而这份更多,就是你们!”

    “我遇见的,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多”

    江心蕊说着,淡淡的笑了,是在笑炽凤的信任,也是在笑她自己。

    什么年少情深,青梅竹马,其实在她眼中只有利益最大化罢了。

    华笙双手交叉,垂着眼眸,“婉凤的事是逼不得已,如果不控制她,婉凤已经不是婉凤了只是我们能控制她多久就不知道了,与法力无关,是婉凤自身有了心魔,她对你有敌意,不管是为了私心还是其他,我们都不能让她离开昭觉寺。”

    “但我们这样做,会让你跟炽凤离心,只是与你有危险相比,这些,都不足以说明什么,所以我们还是做了!”

    虽然平时看起来,江心蕊与华笙,江流的沟通不多,但江心蕊也要比他们两个想象的了解他们。

    在江心蕊的心中,华笙与江流都是江心蕊的偶像,偶像或许不会如何了解自己的粉丝,有些时候粉丝要比偶像了解自己。

    华笙与江流一定有很大的事在隐瞒,江心蕊感觉的到。

    加上在那个水墨画环境中遇见的奇怪男人,江心蕊的心里开始思索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与父母证实,如今看着父母这个样子,江心蕊也是想试探父母一下。

    闻言,华笙与江流也放下了筷子,这次他们两个没有故作轻松,互相看了一眼,擦了擦嘴,其实在回到十里春风之前,两人就已经商量过要怎么跟江心蕊说的。

    因为江流不觉得他们两个可以隐瞒女儿太多东西的。

    或者说,江流要比华笙更了解女儿,江心蕊也要比华笙想的心思敏感,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根本就骗不了江心蕊。

    于与其江心蕊心中有怀疑自己去调查耽搁时间,不如他们用自己的办法阻止江心蕊。

    “你觉得我们有什么瞒着你?”

    江流看着对面的女儿,如今江心蕊也十八岁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小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江心蕊与华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母女长得太像了,只是当时江流就觉得女儿其实不像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

    江心蕊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他们看不透的生命个体。

    “我觉得你们瞒了我很多事情!昭觉寺里,你们在婉凤的身上加固了结界,之后你们就没有消息,我不止一次的回到十里春风,却再也没有找到你们的影子,甚至有一段时间,我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

    “你们知道在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时,我有多怕吗?但我不敢表现出来,你们以为我真的不知道暗中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十里春风,又在盯着我?我都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我太多的情绪不敢表现出来,他们看见的不过是我想让他们看见的,我甚至在利用我最好的朋友”

    “所以在炽凤不想跟着我一起的时候,我没有阻拦他,不在我身边,他会安全很多但我心里是不舍的,他跟别人不一样,我们陪伴了太多年!这些我都明白,只是真的没办法,我在那些眼睛中,必须要有弱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更多!”

    “而这份更多,就是你们!”

    “我遇见的,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多”

    江心蕊说着,淡淡的笑了,是在笑炽凤的信任,也是在笑她自己。

    什么年少情深,青梅竹马,其实在她眼中只有利益最大化罢了。

    华笙双手交叉,垂着眼眸,“婉凤的事是逼不得已,如果不控制她,婉凤已经不是婉凤了只是我们能控制她多久就不知道了,与法力无关,是婉凤自身有了心魔,她对你有敌意,不管是为了私心还是其他,我们都不能让她离开昭觉寺。”

    “但我们这样做,会让你跟炽凤离心,只是与你有危险相比,这些,都不足以说明什么,所以我们还是做了!”

    虽然平时看起来,江心蕊与华笙,江流的沟通不多,但江心蕊也要比他们两个想象的了解他们。

    在江心蕊的心中,华笙与江流都是江心蕊的偶像,偶像或许不会如何了解自己的粉丝,有些时候粉丝要比偶像了解自己。

    华笙与江流一定有很大的事在隐瞒,江心蕊感觉的到。

    加上在那个水墨画环境中遇见的奇怪男人,江心蕊的心里开始思索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与父母证实,如今看着父母这个样子,江心蕊也是想试探父母一下。

    闻言,华笙与江流也放下了筷子,这次他们两个没有故作轻松,互相看了一眼,擦了擦嘴,其实在回到十里春风之前,两人就已经商量过要怎么跟江心蕊说的。

    因为江流不觉得他们两个可以隐瞒女儿太多东西的。

    或者说,江流要比华笙更了解女儿,江心蕊也要比华笙想的心思敏感,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根本就骗不了江心蕊。

    于与其江心蕊心中有怀疑自己去调查耽搁时间,不如他们用自己的办法阻止江心蕊。

    “你觉得我们有什么瞒着你?”

    江流看着对面的女儿,如今江心蕊也十八岁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小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江心蕊与华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母女长得太像了,只是当时江流就觉得女儿其实不像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

    江心蕊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他们看不透的生命个体。

    “我觉得你们瞒了我很多事情!昭觉寺里,你们在婉凤的身上加固了结界,之后你们就没有消息,我不止一次的回到十里春风,却再也没有找到你们的影子,甚至有一段时间,我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

    “你们知道在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时,我有多怕吗?但我不敢表现出来,你们以为我真的不知道暗中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十里春风,又在盯着我?我都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我太多的情绪不敢表现出来,他们看见的不过是我想让他们看见的,我甚至在利用我最好的朋友”

    “所以在炽凤不想跟着我一起的时候,我没有阻拦他,不在我身边,他会安全很多但我心里是不舍的,他跟别人不一样,我们陪伴了太多年!这些我都明白,只是真的没办法,我在那些眼睛中,必须要有弱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更多!”

    “而这份更多,就是你们!”

    “我遇见的,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多”

    江心蕊说着,淡淡的笑了,是在笑炽凤的信任,也是在笑她自己。

    什么年少情深,青梅竹马,其实在她眼中只有利益最大化罢了。

    华笙双手交叉,垂着眼眸,“婉凤的事是逼不得已,如果不控制她,婉凤已经不是婉凤了只是我们能控制她多久就不知道了,与法力无关,是婉凤自身有了心魔,她对你有敌意,不管是为了私心还是其他,我们都不能让她离开昭觉寺。”

    “但我们这样做,会让你跟炽凤离心,只是与你有危险相比,这些,都不足以说明什么,所以我们还是做了!”

    虽然平时看起来,江心蕊与华笙,江流的沟通不多,但江心蕊也要比他们两个想象的了解他们。

    在江心蕊的心中,华笙与江流都是江心蕊的偶像,偶像或许不会如何了解自己的粉丝,有些时候粉丝要比偶像了解自己。

    华笙与江流一定有很大的事在隐瞒,江心蕊感觉的到。

    加上在那个水墨画环境中遇见的奇怪男人,江心蕊的心里开始思索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与父母证实,如今看着父母这个样子,江心蕊也是想试探父母一下。

    闻言,华笙与江流也放下了筷子,这次他们两个没有故作轻松,互相看了一眼,擦了擦嘴,其实在回到十里春风之前,两人就已经商量过要怎么跟江心蕊说的。

    因为江流不觉得他们两个可以隐瞒女儿太多东西的。

    或者说,江流要比华笙更了解女儿,江心蕊也要比华笙想的心思敏感,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根本就骗不了江心蕊。

    于与其江心蕊心中有怀疑自己去调查耽搁时间,不如他们用自己的办法阻止江心蕊。

    “你觉得我们有什么瞒着你?”

    江流看着对面的女儿,如今江心蕊也十八岁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小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江心蕊与华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母女长得太像了,只是当时江流就觉得女儿其实不像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

    江心蕊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他们看不透的生命个体。

    “我觉得你们瞒了我很多事情!昭觉寺里,你们在婉凤的身上加固了结界,之后你们就没有消息,我不止一次的回到十里春风,却再也没有找到你们的影子,甚至有一段时间,我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

    “你们知道在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时,我有多怕吗?但我不敢表现出来,你们以为我真的不知道暗中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十里春风,又在盯着我?我都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我太多的情绪不敢表现出来,他们看见的不过是我想让他们看见的,我甚至在利用我最好的朋友”

    “所以在炽凤不想跟着我一起的时候,我没有阻拦他,不在我身边,他会安全很多但我心里是不舍的,他跟别人不一样,我们陪伴了太多年!这些我都明白,只是真的没办法,我在那些眼睛中,必须要有弱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更多!”

    “而这份更多,就是你们!”

    “我遇见的,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多”

    江心蕊说着,淡淡的笑了,是在笑炽凤的信任,也是在笑她自己。

    什么年少情深,青梅竹马,其实在她眼中只有利益最大化罢了。

    华笙双手交叉,垂着眼眸,“婉凤的事是逼不得已,如果不控制她,婉凤已经不是婉凤了只是我们能控制她多久就不知道了,与法力无关,是婉凤自身有了心魔,她对你有敌意,不管是为了私心还是其他,我们都不能让她离开昭觉寺。”

    “但我们这样做,会让你跟炽凤离心,只是与你有危险相比,这些,都不足以说明什么,所以我们还是做了!”

    虽然平时看起来,江心蕊与华笙,江流的沟通不多,但江心蕊也要比他们两个想象的了解他们。

    在江心蕊的心中,华笙与江流都是江心蕊的偶像,偶像或许不会如何了解自己的粉丝,有些时候粉丝要比偶像了解自己。

    华笙与江流一定有很大的事在隐瞒,江心蕊感觉的到。

    加上在那个水墨画环境中遇见的奇怪男人,江心蕊的心里开始思索的,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与父母证实,如今看着父母这个样子,江心蕊也是想试探父母一下。

    闻言,华笙与江流也放下了筷子,这次他们两个没有故作轻松,互相看了一眼,擦了擦嘴,其实在回到十里春风之前,两人就已经商量过要怎么跟江心蕊说的。

    因为江流不觉得他们两个可以隐瞒女儿太多东西的。

    或者说,江流要比华笙更了解女儿,江心蕊也要比华笙想的心思敏感,没有一个很好的解释,根本就骗不了江心蕊。

    于与其江心蕊心中有怀疑自己去调查耽搁时间,不如他们用自己的办法阻止江心蕊。

    “你觉得我们有什么瞒着你?”

    江流看着对面的女儿,如今江心蕊也十八岁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小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江心蕊与华笙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母女长得太像了,只是当时江流就觉得女儿其实不像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

    江心蕊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他们看不透的生命个体。

    “我觉得你们瞒了我很多事情!昭觉寺里,你们在婉凤的身上加固了结界,之后你们就没有消息,我不止一次的回到十里春风,却再也没有找到你们的影子,甚至有一段时间,我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

    “你们知道在感觉不到你们的气息时,我有多怕吗?但我不敢表现出来,你们以为我真的不知道暗中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十里春风,又在盯着我?我都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我太多的情绪不敢表现出来,他们看见的不过是我想让他们看见的,我甚至在利用我最好的朋友”

    “所以在炽凤不想跟着我一起的时候,我没有阻拦他,不在我身边,他会安全很多但我心里是不舍的,他跟别人不一样,我们陪伴了太多年!这些我都明白,只是真的没办法,我在那些眼睛中,必须要有弱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更多!”

    “而这份更多,就是你们!”

    “我遇见的,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多”

    江心蕊说着,淡淡的笑了,是在笑炽凤的信任,也是在笑她自己。

    什么年少情深,青梅竹马,其实在她眼中只有利益最大化罢了。

    华笙双手交叉,垂着眼眸,“婉凤的事是逼不得已,如果不控制她,婉凤已经不是婉凤了只是我们能控制她多久就不知道了,与法力无关,是婉凤自身有了心魔,她对你有敌意,不管是为了私心还是其他,我们都不能让她离开昭觉寺。”

    “但我们这样做,会让你跟炽凤离心,只是与你有危险相比,这些,都不足以说明什么,所以我们还是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