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修真小说 > 喜新令 > 第169章,乔氏主母4
    虽然乔氏和崔氏关系不错,但王素美却不喜张娴。

    王素美摇头叹道:“你还是不知道为好,是你们乔府商阳城外乔家村的事,听说闹得挺凶的,好像关于乔氏主母的一些私事,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你们前主母的事了,左右我们听着不像是你,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她明知道那说的就是她,可她偏偏不这么说。

    张娴虽然没那么精明,但王素美这么说话,她还是能听得懂,话里话外引着她多问,想着外面的流言,不知她们听到的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心里又担心,但仍然要保持着从容。

    这样和她们说话可真累啊,每一句话要想好怎么说。

    “多谢崔夫人的关心,这事我自然不放在心上,至于外面的流言,你们也别当真,流言多数是假的,就当笑话听听。”张娴勉强挤出笑容回道。

    王素美含笑不语,她这么说,别人不抓到她把柄才怪,笑着点头不再说话。

    “我可听说,有几个闹得要死要活的,三夫人确定只当个笑话听听?”崔品玉追问一句。

    张娴听到是崔品玉问,本来紧张的心一揪,脸色一沉,凝视了眼崔品玉,这个时候她不该帮她吗?还故意提这事?难不成她想帮着旁人一起为难她?

    她可是她娘家的人。

    张娴倔强的笑着:“虽然我刚接手,可府上的大小事我总会问几句,这事已经让人去处理了。”

    你们可别再问了,再问她真的不知该回什么话。

    王一兰低着头,说话的声音肃冷:“三夫人,奴婢可听说,那边闹出人命了,三夫人还是别大意好。”

    她越不想听什么,她们越问什么。

    这群人不看她被嘲笑,是不罢休?

    张娴脸上笑不出来,她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的扫视,这两个今日来找茬的吧?不想着帮她如何成为乔氏主母,反倒在这儿拆她的台,存心和她作对。

    张娴见崔品玉和王一兰故意说话挑事,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安,但面上倒也依旧不气不恼。

    半晌,她缓着心气为难一笑:“请两位放心,乔家自然不会大意,最近这些年,各族的村落多少有些闲言碎语传出来,但对于咱们来说,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难不成几位家族的村落上没有村民闹事?这话传出来,我可不信,我还记得,前年崔氏那崔家村,闹得差点一年没交出麦粮,亏得我们二郎主送去几车麦粮缓解困境。还有王氏,每年交纳麦粮时,因为收的粮太多,王家村的好些村民饿的跑到乔家村寻吃的,这些事多了去”

    想要拆她的台,除非自己一身白,谁家没有些迫害村民的事,这些个主母各个吃人不吐骨头,一有机会不把哪家扒光,定不回头,好在她也听了不少王姿常念叨她们的话,记在心里。

    但说归说,谁也不会把这些事拿到台面上说,毕竟谁家的村落都差不多。

    “三夫人说的是,我们王家村子闹的也凶,那些个刁民的凶悍,我至今记忆犹新,各个家族村落里的麦粮越来越多,这几年风调雨顺的开垦了不少荒地,这些刁民不知道私下存了多少粮食,他们不知感恩,咱们养着他们,他们还私自藏粮,若不让他们多交些粮食,咱们还不清楚他们从中觅了多少呢。”李丽芝嘟着嘴说道。

    张娴松了口气,终于有人说些中间话:“王夫人说的是,那些个刁民,竟是些白眼狼,平日养着他们不感恩,反倒为了几斤几两的粮食闹翻了天,若是查出来他们真的因为麦粮闹,定要拉出几个领头的好好教训才是。”

    说来说去,谁也不会把话题往赔礼上说。

    可王一兰的来这儿的目的便是要将王氏的赔礼免去,自然想方设法逼着张娴不能提及赔礼事,如今外面谣言对于张娴不利,而她们两家言语间又占上风,眼看着张娴快要应付不她们,还在硬撑着,若不趁此时要一句话,后面定会被她们逼着把良田和铺子给乔家。

    “三夫人你刚接手乔府的事,肯定很多事不清不楚,您最好还是要问清楚好,外头可是传新晋的主母为暗暗夺粮,坏事做尽,据说还有人命在身,三夫人,这各族的主母,不管如何取粮,可从不伤及村民性命,这规矩呢,你们乔氏若真的闹出人命来,是要交给府门的。”王一兰拔高了声提醒着。

    按理说,坐着的几个皆是主母,下人们站在后面安静的伺候便好,可王一兰因着年龄和身份,常常代替王瑾秀在五大家族的主母面前说话,这是常有的事。

    交给府门便交给府门,说那么大声干嘛?她又不聋!

    张娴心里气急了,脸上再也笑不出来,被王一兰说的一时不知该回她,这个死老婆子真是可恨。

    她说谣言说是新晋主母,那新晋主母还能有谁?不是明摆着指她吗?

    死婆子话里话外就差提名道姓说这事是她弄出来,还好心说这事规矩!

    她难道不知今天她就要成为乔氏主母了,还要当着这么多人面,说这些话!

    她是看出来了,她们不是来帮她的,就是想不给赔礼,她瞪着王一兰,真是越来越厌恶!

    张娴用尽全身力量压住心底的气,嘴角硬扯出一抹笑:“王姑姑说的这事我还不清楚,听你们这么说,好像是真的。”她沉吟片刻:“这样,等会我去后面问问,要去了解清楚了才能安心。”

    李丽芝抿着嘴,拿着锦帕擦拭了鼻子,低声道:“三夫人,这事还是尽快去看看吧,真闹出人命来,可不是一两句话能解决的事,毕竟那些人都是自家家族的庶族,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身为主母,在自己手底下出现残害村民的事,就算不是真的,也该立即去问问,一来对族人的一片关心,二来事情拖得越久,对你的名声越不好。”

    张娴点头:“是是是,我正要去呢。”

    虽然嘴上说要去,但始终坐着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