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都市小说 > 穿越:我寻思这机缘也没人要啊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杜家宝库
    第二天下午,林琅按时到达族堡大殿。

    他精神奕奕,显然休息很好。

    杜明义此时也在大殿,他弄来一张躺椅,累了就躺在上面小憩一会。

    尽管如此,杜明义依旧精神憔悴,时不时小憩也证明了他可能一整晚没有休息。

    “杜师兄?”

    林琅拿开杜明义盖在脸上的书籍,小声问道。

    “哦林师弟你来了。”

    杜明义睁开眼睛,目光黯淡。

    “杜师兄啊,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但这个负重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你得好好休息啊。”

    林琅劝道。

    “我倒是想如此,但闭上眼就心烦意乱,实在睡不着。”

    杜明义说道。

    新官上任三把火,没想到第一把火烧到自己。

    不过杜明义也是元力高深的元者,一两天彻夜不眠倒也无所谓。

    “林师弟,既然你来了”

    杜明义站起身,活动活动筋骨。

    “随我来。”

    他招呼道。

    林琅跟着他绕过主殿,随后走进一条僻静的回廊,最后抵达一处寂静花园。

    花园里有口水井,但里头已经干涸。

    “林师弟,你帮我一把——”

    杜明义拿出一个匣子,随后让林琅拉住井绳,自己跳入其中。

    卧槽,族长投井自杀啦!

    林琅很想这么喊,但这只是俏皮话,他也知道杜明义估计有自己的意图。

    一刻钟后,杜明义拉了拉井绳,林琅将他从井下拉了上来。

    “这井比我想象中要深啊。”

    林琅说道。

    他光是拉绳便拉了将近三分钟,杜明义身为半步元师敢直接跳下去,但自个儿爬上来还是挺困难的。

    “确实深,深到让人窒息。”

    杜明义颇有深意地说道。

    他携带的匣子打开着,里面是一块块白骨,但骨架纤细,要么是女人,要么是小孩。

    “这是”

    林琅觉得诧异,但觉得自己不便多问。

    杜明义摇了摇头,苦笑道:“那杜依怜骗你说要取回母亲骨灰,但好巧不巧。

    我之所以成为族长呢,就是想光明正大地取回这具骸骨,同时把这里改造成一个无名祠堂。”

    林琅微微愣神。

    “你还是第一次跟我说这个。”

    杜明义叹了口气,回道:“说实话,杜家族长其实无足轻重,将其称为我的野心甚至都有点不够格。

    但我不能让祂永远留在此地,我要让祂风风光光地魂归故里,这是我所亏欠的,我的梦魇。”

    杜明义眸中,有着两团截然不同的火焰。

    “这个祂是不是”

    林琅想起遗迹中杜明义的那番话。

    他听说过有回魂转世之人,那些人多通过夺舍c摄魂,目的是取而代之。

    双生之魂,极其稀有,万中无一。

    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此为双生。

    “好了,现在我也算摒弃心魔了,建立祠堂之事以后再说,现在我带你去杜家宝库。”

    杜明义晃了晃手中的族长大印。

    他将匣子合上,直接抱在怀中,随后走向花园深处。

    “以前我们还是孩提,总是偷偷来这个花园玩耍,那时候我们很害怕这个屋子。”

    杜明义站在一座长满青苔的老旧石屋前。

    那石屋非常矮小,规格似乎不是按照正常人体型修建。

    想林琅这样的成年人,估计得趴着才能钻入门中。

    这似乎更像是狗屋?

    短短几天,林琅既钻狗洞又进狗屋,对此他只能大喊着惹啊,然后疯狂地炫。

    “我记得上任族长还在世的时候,他总说着里面关着一个妖怪,要我们这些小鬼别偷偷溜进去,不然会被妖怪吃掉。”

    杜明义继续说着。

    “当时我们都信了,怕得不得了。”

    言罢,杜明义将族长大印放置在石屋矮小的门户内,只见族长大印缓缓沉了下去。

    像是触动了什么机关,齿轮磨转之声不绝于耳。

    石屋从地下升起,林琅这才发现,石屋下面其实有个四方空间,可以容纳三人。

    “我们进去吧。”

    杜明义与林琅一并进入石屋的四方空间,这时石屋又开始沉了下去。

    林琅看着外界的光芒逐渐缩成一条缝,然后彻底遁入了黑暗。

    “糟了,我是不是应该带个火把。”

    杜明义突然想起来。

    “杜师兄”

    林琅打了个响指,他指尖燃其一簇元力火苗,光芒微弱但足够照明。

    “对哦。”

    杜明义指尖也燃起元力火苗。

    石屋下方连接着一个通道。

    林琅惊讶地发现,通道上石砖的纹理与那个遗迹中出奇地相似。

    “杜师兄,珈蓝城一直都是你们杜家的领地吗?”

    林琅问道。

    “怎么可能”

    杜明义自嘲地笑道。

    “我们杜家也是外来者,甚至还是忘恩负义且鸠占鹊巢的混蛋。”

    林琅笑了笑,回道:“你这话可不能被那伯渊老祖听到,不然他恐怕也把你清理门户了。”

    杜明义耸了耸肩,叹气道:“还请林师弟多多担待,毕竟老祖他们还是听不得大实话的。”

    林琅笑而不语。

    走过通道,前方是一个方正的石室,四周有立柱长明灯,林琅随手点上。

    “杜师兄,你有没有听过一种说法?”

    “什么说法?”

    “就是长明灯点了之后要时刻关注,若是灯被吹灭了,我就得赶紧走。”

    “为啥啊?”

    杜明义不解。

    “因为这就证明先祖的英灵不高兴。”

    林琅回道。

    然而杜明义只是哈哈大笑,说道:“林师弟从哪听来的小道说法,怪有趣的。

    这里是我们杜家宝库,和老祖有什么关系呢?”

    林琅瞅了瞅周围的石壁,这方方正正的布局确实像墓室啊,就差摆上一口棺材了。

    “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来瞧瞧上任族长留下的东西。”

    杜明义笑着打开一个宝箱,傻眼了。

    “东西呢?”

    他愣住了。

    林琅过来看了一眼,宝箱里一个子都没有。

    “这杜师兄有没有看过账本?”

    林琅想到一个可能。

    “看是看过,但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这你就年轻了。”

    林琅想起皇昊辰那档子事。

    “真正的账本都是藏起来的,那种公开的账本要做多好看就能做多好看。

    等会让兄弟去郑氏的房间瞅上一眼,没准能给你找到真正的账本。”

    杜明义忧心忡忡,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一连开了几个宝箱,里面半块元石没有,更别提宝物了。

    这财政赤字有点吓人啊

    林琅也意识到了问题。

    杜明义走到宝库最内部,好在最重要的宝贝还在,不然他真的没法向林琅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