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都市小说 > 西游从方寸山开始收徒 > 五百二十七章 祭祀,在父神与祖巫前发誓
    巫族长老说的正是巫族如今最关键的问题了。

    巫族数量太少,虽然以一敌多并不落下风,但这般长久的车轮战之下,疲惫是必然的。

    从毕方带着妖族前来开战,到现在为止已经整整数个月,他巫族儿郎到现在才显露疲惫,可以说是极为持久了。

    “我巫族儿郎坚持数月时间,着实很长,但数月时间对我而言,又太短了。”

    巫祝族长发出叹息,带有无奈。

    肉身秘术带来的血气亏空,非是数个月可以恢复,最起码得以年为单位来调整。

    当然,这也有北方大陆贫寒的原因,若是他能待在生机浓郁的洞天福地,数月时间完全足够。

    “族长,我巫族如今该是如何?”

    一旁,巫族长老一脸惆怅的开口。

    他巫族靠着一次大胜,获取了不少资源,但那也需要时间来消化。

    若是能够给他巫族一段发育时间,他有信心带领儿郎们将妖族抵抗在部落之外!

    可现在,继续战斗下去,他巫族儿郎带着疲惫作战,将逐渐陷入劣势,甚至巫族部落都可能被攻破!

    “妖族这次,是打定主意以战争消耗我巫族有生之力了!”

    巫祝族长陷入沉默,猜到了毕方此战的打算,但他即便是猜到了,却也无可奈何。

    除非他巫族儿郎能够免除疲惫,亦或者他血气恢复。

    “准备祭品,召集我巫族儿郎,随我祭拜父神与祖巫!”

    片刻沉默之后,巫祝族长忽的这般开口,似是下了重要决定。

    “贡品?祭拜?族长莫非是要安排祭祀!”

    巫族长老一惊,心中一凌,他巫族的祭祀向来都是数年一次,但现在忽然就要举办,不可谓不忽然。

    “族长且等待,我这就去安排!”

    反应过来之后,巫族长老无比重视的说道,随后快速踏步而去。

    祭祀可是他巫族大事,需要的东西可不少,而且极为庄重,须得他细心来操办。

    如此,一段时间后,整个部落内所有巫族儿郎,皆是收到了要举办祭祀的消息。

    “怎么回事,部落的祭祀,该是还有几年才对?”

    众多巫族儿郎摸不着头脑,这祭祀来的太突然,反应不及。

    不过,纵然心中疑惑,但所有人还是按照巫族长老所言,全部集中在了盘古殿之前。

    此刻,在盘古殿之前,已经搭建好了一座祭坛,其上摆放十三尊牌位。

    最上方的是父神盘古的牌位,在下又有十二祖巫的牌位。

    纵然十二祖巫,在现今参与的巫族部落中,已经是属于祖上传言中的存在。

    但在每一次祭祀中,巫族都从未有过怠慢。

    所谓信仰坚定,不外乎如此,也正是昔日后土选定巫族为俯身地道的种族的原因。

    “族长,一切准备完毕。”

    待族人集中完毕,祭坛拜访已好,巫族长老入盘古殿,同巫祝族长汇报。

    “好,随我一同出去,带领我巫族儿郎,击败父神与祖巫!”

    巫祝族长猛的起身,纵然他血气亏空,但此刻还是强行鼓起一口血气,再度恢复强盛的模样。

    他是一族之长,他的衰败,只能自己舔舐伤口,而不能被族人所示,从而影响士气。

    “族长!”

    待巫祝族长出来,众多巫族儿郎明显士气一震。

    数月未见族长,他们士气不由得有些衰败,但此刻方一见,好似数月征战的疲惫,都被一扫而空。

    “数月征战,我巫族儿郎都是好样的!”

    巫祝族长这般开口,鼓舞士气,又是道。

    “现举办祭祀,将祭拜父神与祖巫,好叫父神与祖巫目光注视而来,好叫我巫族此战必胜!”

    “此战必胜!此战必胜!”

    一时间,所有巫族儿郎都是大喊起来。

    喊声响彻部落,如同雷霆一般响亮。

    “怎么回事?!”

    驻扎在巫族部落之外的妖族内,毕方听闻此般动静,心中一惊,着急就是问道。

    他此番只有一人对巫族开战,本就是提心吊胆,生怕巫祝忽然出现,给他来一下狠的。

    “禀报大王,是那巫族不知在搞什么,此番所有人都聚拢回去了!”

    有小妖快速进来汇报道,随后露出嗜血和狰狞之色,建议到。

    “大王,我等要不

    要趁势出击,偷袭于那巫?”

    “偷袭?”

    毕方动心,很快又是摇头,万一这是巫族的陷阱,就是为了引君入瓮,可如何是好?

    “不妥,先容我看看。”

    所以,该是先侦探一番才对。

    这般说着,毕方也是自驻地中出来,翅膀一挥,便是飞在空中,以极高的视野,去观看巫族内的情况。

    “巫祝,这老家伙果然留有余力!”

    这一观看,毕方眼睛一缩,他自是看到了正在主持祭祀的巫祝。

    “好个老家伙,固然是昔日一战身有负作用,但想必还有一战之力,好在我没有贸然冲进去!”

    毕方心有庆幸,还好刚才没有听信手下的话,这要是偷袭巫族部落,怕是讨不了好。

    “这巫族是在干什么?”

    一番庆幸之后,毕方又是生出好奇之心,带着疑惑去细细打量。

    他是生怕巫祝在搞什么诡计!

    毕竟巫族虽然好蛮力,但也决不可小看。

    “我巫族族长巫祝,以至诚之心,祭拜父神祖巫。”

    也就是这个时候,巫族部落内,巫祝族长开始祭拜,口中说着祭词。

    “今我率巫族儿郎,抵抗四妖族压迫,在北方大陆生存,不曾忘却父神与祖巫的教诲。”

    “望父神与巫族共视,庇护我巫族无坚不摧,所战无不胜!”

    “战败四妖族,是我巫族决心所在,定将誓死不渝。”

    “我巫族将于血战中,取下胜利!”

    与其说这是祭祀中的祭词,不如说这是巫祝在父神与祖巫的见证下发誓。

    巫祝并未诉苦,虽他巫族如今的局面确实低迷,但他巫族向来以战为荣,在战斗中崛起,又如何能向父神与祖巫乞求?

    “血战!胜利!血战!胜利!”

    也就是在巫祝说完祭词的时候,下方众多巫族儿郎齐齐高吼道。

    他们眼中充血,面带亢奋,对巫族而言,在父神与巫族面前发下誓言,那就是必须要做到的。

    纵然是为此付出性命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