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其他小说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再入陈园
    范闲算是得了空子了。

    范闲是叶轻眉儿子这件事情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范闲本来是准备接受一波关于上方的调查,甚至是皇帝陛下亲自的谈话,可是什么都没有。甚至是那个神秘的皇宫这一次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参议院和督察院这几日上朝的奏折估计要将御书房堆满了,一干系全部是调查范闲,监察院不能够使用这样对于庆国有过叛逆历史的人占据高层的位置。

    有启奏范闲企图谋权篡位,杀了陈萍萍的。也有启奏范闲是叶家余孽,企图掌权内库来断了大庆的粮草和银两的,也有启奏范闲是叶轻眉转世投胎的。

    应有尽有。

    但是宫中一概不理,整个三院呈上来的奏折全部变成了宫内太监搬运烧毁的东西,甚至皇帝一听到是有关此事的一概直接投到了火炉里面。

    这几日宫中的火炉格外暖和。

    皇宫不搭理,范闲这边更不能搭理了,只不过因此监察院也闲置了范闲。

    范闲有了难得的休闲时刻,每日在房间之中陪着林婉儿和范淑宁,要不就是出门陪着范老妇人和柳如玉二人遛弯。只有每日范建回到府上之后,二人详谈几句,也没有多说什么。

    范建依旧是那副严父的模样,但是这一次回来,范建的地位毕竟还是下来了许多,吃饭的时候主位变成了范老妇人,而范建便和柳如玉坐在了范闲跟林婉儿的对面,范若若坐到了最末尾的位置。

    监察院那边范闲也处理得妥妥当当的,不仅直接将曲涵c邓子越邓子非两兄弟,安排在了京都城的北坊市里面居住,还正式登记成为了监察院一处的暗探编制。

    再加上范闲发挥了他副院长的权力,将苏文茂直接从影子那里调了过来,这才安稳了这些跟着自己一路的人的浮躁的想法。

    进入监察院之后的那些人虽然不适应,但是还算是舒服点了,毕竟有个正经工作,平日里也是走街串巷,跟着史阐立当上了街头的间谍,有一日范闲看到邓子非从范府面前经过,像极了特务。

    就是差个墨镜。

    范闲最担心的事情,也在一天范建回到尚书府之后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京都守备军公开招募京都城周边人士参军,不过这一次没有安抚金,也没有农户的补贴金。这就让人们都傻眼了,首先不说京都城守备军的人数是多少,这个外面的人是没有任何的概念,但是你不给农户的补贴金,谁会直接将自己的孩子扔进去?

    京都城可没有那么多吃不起饭的人。

    富家子弟更别说了,不可能进入京都守备军的。

    而且那些从小怀揣着报效国家梦想的青年,还用等你这一次?

    早早的就已经参军入伍了,所以这一次的征兵,就是做了做样子,为的是将范闲带来的那五千私军放入京都城守备军,这样一来,名正言顺不说,还有了直接且方便的布军方式。

    大皇子也不吝啬,直接将这一私军新加入了一个编制,十夫长百夫长的官职一个没有变,硬生生的留在了京都城外。

    大皇子绝对不知道这一个行为会在未来的时间里,救了他的命。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了之后,范闲也总算是放下了心来,今日王启年走到了尚书府之中来照例回报每日工作,而范闲并不在府中,其实只是不在前院而已。

    范府因为范建成为了尚书之后,可以依庆律扩建。

    尚书和侍郎虽然差了一品的管制,可是到了台面上那就是天差地别。

    在范闲去北齐之前,柳如玉就已经在着手扩建了,而如今已经完成。

    虽然没有儋州城范府那般气派美丽,但是也仙气满满,范闲比较喜欢这个地方。

    后来范若若回到了尚书府之后,就专门命人给自己圈了一个地方出来,她说是要研究一些极为隐秘的事情,甚至直接请哥哥找了几个看家护院的暗探来,保护自己。

    范闲也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所以并没有安排暗探,而是直接调遣了两个虎卫进来,一方面是直接断了从后院有图谋不规之人进入范府的想法,二来是将五竹教授范若若这件事情隐匿了起来。

    这样二人就能够安静且不被外人打扰的情况下做一些训练了。

    “捡起来。”五竹冷着脸说道。

    “别了吧,今日都挥剑一千次了。”范若若说道。

    “昨日几次?”五竹问道。

    “昨日一千啊!”范若若气呼呼道,“昨日一千,今日一千,今日完成的还要比昨日快些呢!”

    “昨日一千,今日一千,止步不前,这便是退步,你连日修炼为何还会退步?今日一千五百下!”五竹说道。

    “啊?”范若若满脸的生无可恋。

    范闲到是乐呵的看着范若若,像极了还是小孩子的自己,不过这还算是好的了,五竹可没有直接把范若若从天上扔下去的行为,范闲也是暗中叹了口气,这自己的妹妹纵然天资聪慧,也经不起五竹这样折磨啊,随机说道,“你这刚挥了几天的剑,就已经成了武林中人了?”

    “那可不!”范若若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还是很诚实的,直接将旁边的长剑捡了起来,继续开始练习。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虎卫走了进来,低声对范闲说了些什么。

    范闲点了点头,这便站起来要离开。

    五竹叫住了他。

    “你且挥剑,我去去就来。”丢下这一句话,面无表情的五竹带着范闲离开了当地。

    想来是有什么事情,范若若此时已经见怪不怪了。

    范闲和五竹也是许久不见了,范闲有些好奇,走到了后院的花园之中后,范闲找到了一个僻静之处,坐在了凉亭的扶手旁边,这才开口问道,“怎么了五竹叔?”

    “你的实力精进了。”五竹看了看范闲说道。

    “名师出高徒,我进步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范闲笑道。

    “你的身份暴露了。”五竹再次说道。

    范闲这一次则是摇了摇头,“叔,你别急,这种事情只是空穴来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没有一个确凿的证据,皇帝现在都躲在被窝里一动不动,我们着急什么,不必着急。”

    五竹点了点头,再次说道,“最近范府周围的人,有些多。”

    “是的。”范闲的脸色没有那么轻巧了,“我已经抓了几个,但是都问不出是哪儿来的,想来在这京都城里面想要动手或者是想要偷听到的什么的人,胆子确实有些大了。”

    “跛子似乎知道了些什么。”五竹说道。

    范闲疑惑的看着五竹,他知道五竹口中的跛子是陈萍萍,但是所谓的知道了什么是什么意思,范闲并不知情,他便直接问道,“陈萍萍?什么意思。”

    “他在皇帝不在的情况之下,让影子进入了太平别院三次,虽然没有什么发现,但是我知道那跛子应该是有什么证据了。”五竹理性地说道。

    范闲点了点头,“陈萍萍心思缜密,应该是捕捉到了叔的踪迹,才会如此行事的,想来也不是发现了你我的谈话,再说陈萍萍的思维一直被我抓到极北之地的神庙附近,他不可能想到那里和神庙之间的联系。”

    “他会不会和叶流云交谈过?”五竹忽然问道。

    “叶流云?”范闲疑惑,“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在进入京都城之后,小姐只和叶流云有过交流,并且去过太平别院的人,也只有叶流云一个人。”五竹解释道。

    范闲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别的,“这件事情我去查查看,叔,你最近还总在太平别院吗?”

    “是啊。”五竹嘴角在提到这四个字之后,往上翘了翘,说道,“你不是说,我们不要去探查湖底的事情嘛,我就从来没有去过湖底,但是周遭还是有时间就去转一转。”

    范闲平静的看着五竹叔,“如果再有什么问题,我们再沟通。”

    “好。”

    走到自己书房的时候,看到了等待着的王启年,范闲坐到了自己的桌子旁边,“怎么了老王?”

    “大人,没什么事情,最近院里面也没有什么事儿。”王启年说道。

    “曲涵接班去了?”范闲问道。

    “是的,曲涵到了抱月楼,这一段时间在和桑文熟悉流程,等熟悉的差不多了,也就会了,到时候我在和您禀报。”王启年说道。

    范闲似乎在思索什么,他平静地看着王启年,忽然问道,“商队进入江南道了吗?”

    “进去了。”王启年说道,“二处和四处均有报告,现在商队成功进入了江南道,但是货物,仍然丢失了。”

    “为什么?”范闲似乎一丁点都没有感觉到惊讶,他平静地问道。

    “说是海盗猖獗,原本在儋州港准备的四艘船只,被劫走了一艘船,整个船上无人生还,等到有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一整船的尸体,和什么都没有剩下的船舱了。”王启年解释道。

    范闲向后靠了靠,明白得点了点头,“事情就是这么一个事情,我保全了内库的银两,应该也被抢了,数目就是四分之一。”

    “是的。”王启年回答道。

    “看来这一条海路的利润远远大于其他的道路,毕竟三条路下江南,最后都要在儋州汇聚成一起,然后被这个海上的海贼频繁的抢夺,

    而且海上的海贼还非常盗亦有道,只抢一艘。”范闲笑了笑,“这些人真的有趣,让朝廷没法痛下杀手,也没有发放任不管。”

    “现在儋州的措施是什么?”范闲问道。

    “加强海上防御,在江南道和儋州港加了一些水军进去。”王启年说道。

    “抢了他娘的五六年,现在加了些水军进去?”范闲一怔,“这是给即将上任的我一个示好?还是根本瞧不起我范闲?”

    “这”王启年不敢接话了。

    范闲倒也没有为难王启年,便说道,“这件事情先不管了,老王你准备准备,我们出门待几天。”

    “又去哪儿啊?”王启年不解。

    “大皇子殿下约了我去陈园,想来最近闲来无事,就去会一会他,总觉得如今的大皇子给我开了很多绿灯,我总也不该一直扫兴,再说了,婉儿也说想念她这个哥哥,见一见就见一见吧。顺便住上一段时间,上次一个月都没有把陈园玩个遍,这一次看看奶奶是不是愿意跟着去。”范闲看了一眼王启年脸上的一青一绿,又说道,“行了,不让你去,你就带个路,回来便可。”

    “哎!”王启年笑道,“多谢大人。”

    应邀的范闲并没有直接兴冲冲的赶去陈园,反而是惺惺作态的又在范尚书府之中待了些日子。

    大皇子是通过军状给皇宫带布防图的时候,给范闲带来的口信而已,当日约在了三日之后,也就是今天的日子。

    一大早,林婉儿和范若若就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二人也算是又大包小包带了个利索。

    范闲起来的时候这两个着急的姑娘基本已经准备妥当了,都在门庭之中吃着早点,范闲穿戴好衣物之后,这才到了几人所在的门庭之中。

    范淑宁留在了太学府,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带着她到处走动为好,她的身份还没有那么招摇,一时之间不会有人动她。

    “闲儿啊。”

    自从范老夫人回到京都城之后,太后和皇后也都出面送来了贺礼,皇帝陛下竟然也破天荒的直接从宫中送了三大箱子东夷上供的补品到了范尚书府,这也算是给足了奶娘的面子,从而用这一个手段告诉了天下人,朕的奶娘到了,闲言碎语都停一停吧。

    但是范老夫人到了尚书府之后,其他的人倒是也就一般般,唯独宠爱孙儿范闲,这也让柳如玉和范建有些醋意,不过这三个人加起来快两百岁了,也就是老人家的妙趣味而已。

    范老夫人恪守规矩,连范建今日穿的锦缎横三竖三都要管的规规矩矩的老妇人,见到随心所欲的范闲之后竟然没有一声的责备,而是满脸微笑的对范闲说道,“快些来坐,今日的骨汤熬的不错。”

    “听说是要去陈园住上些时日,我便一大早就起来熬汤,熬了两个时辰的骨头,生怕这些孩子初冬上陈园惹了风寒,还是吃得暖和点好。”柳如玉倒是谨慎地看着面前的几个孩子,发自肺腑的心疼,毕竟她也知道,她不对范闲好点,千里之外的范思辙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嗯,熬的好。”两个时辰的工作和夜里起来的辛勤被三个字简简单单的概括了,范老夫人言简意赅,算是表扬,倒是看着自己的孙儿媳妇林婉儿笑容满面的说道,“婉儿也要注意身子,我从儋州带来了些上好的缎子,让闲儿出去找京都城最好的裁缝给你量上两件衣服,也给若若量上一件。”

    诉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范老夫人把这个婆媳之间的关系拿捏的非常得劲,不过就是因为当初范闲从儋州城出发的时候,怀疑过柳如玉对范闲动手,即便是最后误会解开了,范老夫人几年的记恨似乎成了习惯一时之间也不好更改,再加上年纪大了,谁也不敢说一句,范建也只能劝柳如玉别一般见识。

    但是说到这里的时候,范建忽然接了一句话,“为什么婉儿就两件衣服,这若若就只有一件。”

    其实这也就是一件小事儿,范若若都没有放在心上,况且范若若在儋州城的时候,没少收奶奶的东西,别说衣服了,就是金银首饰一大堆的都收的比林婉儿多很多,所以她也知道,范老夫人就是刻意在给自己的哥哥嫂嫂立威而已,结果正主不担心的事儿,让范建一咕隆给捅破了窗户纸。

    范老夫人当然了解自己的孩子的秉性,这范建是个啥模样别人不知道她还能不知道?

    当即将手中的碗筷放在了面前,轻飘飘地说道,“哎,若若这孩子最近辛苦得紧咧,我看腿上手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多了绸缎子的衣服也不好,奶奶给你带来了些东西。”

    说着身后的佣人直接走了过来,当着众人的面,将面前的锦盒打开了。范老夫人立刻侧身将里面白色的衣物拿了出来,说道,“这是当年从东夷城带回来的千层棉,这棉絮非常得厚实,但是穿戴在身上一点没有厚重的感觉,也不会成为累赘,虽然是当年陛下赏赐于我害怕天凉受冷,但是你也到过儋州城,那里被闲儿弄得入了冬都热气腾腾,哪儿会

    受了凉,这便给你,也算是能保护身体。”

    “谢谢奶奶!”被五竹揍得遍体鳞伤的范若若当然知道这是个好东西,虽然哥哥范闲也送给过她一身,但是明显和奶奶这个皇帝御赐的东西还是差了些行当,当即双手接过,喜上眉梢,胜利者的姿态看了一眼范闲。

    范闲和林婉儿闭嘴偷笑。

    这范老夫人不愧是老一辈的江湖,几句话给问问题的范建噎得话都说不出来,言中之语必有深意,说的就是我这孙女孙儿都对我极好,一个照料我,一个给我修建庭院,你这个儿子啥也不干,每天还要说三道四,那么我肯定是不舒服的,我要是不舒服,你和你媳妇也别想好过。

    这主母的态势一下子从气焰上就直接将柳如玉和范建压得不行,范建知道自己跟皇帝的奶娘较劲肯定是必败无疑,当即也不多说,立刻开始表现了起来,“我和虎卫说了,派了一百人护送你们到陈园之中,这几日就在上面玩着吧,没什么大事儿我就不差人叨扰你们了。”

    “哦对,母亲。”范建回头看向范老夫人,“您也跟着去吗?”

    “刚歇了脚,人上岁数了不便走动,哦”范老夫人转头看着范建,“要是范大人觉得”

    “母亲大人!”范建知道自己的娘亲又要讽刺挖苦自己了,虽然当着这些小辈的面不好惺惺作态,但还是说道,“儿给您带了几副上好的麻将牌,如玉也近来无事,我招呼宁才人前来和您打打牌如何?”

    “好啊。”范老夫人也是宫中出身,那个闲的屁疼的地方,也就是淑贵妃能够抗拒麻将的诱惑,其他的人皆而是入坑,所以范老夫人也是乐在其中的一个人,作为儿子的范建知道自己母亲好这一口,当即赶紧补上,也算是在儿女面前保了些尊严。

    范闲和林婉儿偷着乐,范若若更是差点憋不住了。

    最后三人在范建的怒目之下,走出了房间。

    一百个红衣装扮的虎卫已经早早地站在了范府的门外,高达带着一行人正在给范闲的家眷搬运行李,而此时的范闲和范建踱步一起向门外走了出来。

    “我以为父亲是临时起意,才将这一百名护卫调遣来保护我们。”范闲笑道。

    “确实是。”范建也不含糊,直接说道,“本是今日要出城一趟,这是给自己用的,谁知道你奶奶那般咄咄逼人,说的我好像半辈子没孝敬她一样,我这不也是时常惦记着她,没事儿给她拿点东西嘛,被说的如此不堪,像是我也不管你们似的。”

    “哦”范闲会意得点了点头,心中暗叹,姜还是老的辣啊,这随机应变的能力确实是高,便问道,“那你再调一百人?”

    “你以为真跟你走啊?”范建瞥了一眼范闲,“我跟你们一起走,出了城兵分两路,你去你的陈园快活,我去我的神庙搞装饰。”

    “神庙?”范闲一惊,随后才想起来,皇帝要祭祀神庙的事情,已经是四五天前就放出去的风了,现如今户部尚书去布置一些相关事宜也是正常的,于是点了点头,“这皇帝要去神庙祭祀,这么早就通知,不怕出事儿啊?”

    想来想去,范闲想到了,当初见到林婉儿的时候,就是在那个神庙,那日的皇帝就是在神庙之中祭祀,不过区别在于,那天是偷偷溜出宫去的,而这一次是光明正大的昭告了天下。

    “出事儿?能出什么事儿?”范建说道,“对了,你作为一处的代理主办,这一次祭祀没有你的事儿?”

    “有啊。”范闲说道,“但是陈院长还是不愿意我露面,所以让我再歇息几天,他已经在帮我布置人手了,还有,父亲大人,我已经是副院长了,您在京都城的消息,似乎不怎么灵光啊。”

    “副院长,副院长。”范建碎碎念叨,“这是个什么狗屁官职,听都没用听过。”

    看着范建扬长而去,范闲撇了撇眼睛,闻到了空气之中一股酸溜溜的味道,这也就是他刚刚看到范建和陈萍萍在明面上的争抢,背地里多么严重,他一概不知。不过不知道也是一个福分,起码这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面红耳赤的对骂,不太方便让他看到。

    正在这个时候,身后的两个姑娘互相搀扶着走了过来,林婉儿一步走了过来,挽着范闲的胳膊,对着范闲说道,“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

    “嗯。”范闲点了点头。

    出发之后,果然只有高达等几个护卫在范闲左右保护着,而大批虎卫都跟着范建从西门出去了。此时的监察院一处众人各有各的事情,范闲也懒得管他们到底在忙什么,自己正好偷闲去陈园解解闷。

    天下秀丽的园林之内,并没有陈园的名号,倒不是因为陈园真的排不上名,而是基本上没有人进去过,所以陈园的名号,外人不得而知,但是作为走过了许多名山大川的范闲来看,这陈园甚至已经凌驾在了皇帝的寝宫之上,也不知道皇帝那个老头来过陈园没有。

    进入陈园的道路,依旧是非常的繁琐,走过盘

    山小路之后高达再次遇到了熟悉的拦截机制,几人面面相觑和范闲作了道别之后,这才撤出了陈园的大门,到了一旁作以歇息。其实对于高达来说,他所住的场景也不是很差,毕竟也能够欣赏到陈园部分的美景,而且伙食也比较不错,住宿条件也非常不错。

    范闲等人在一个熟悉的丫鬟带领之下,走向了陈园之中。

    一路之上的景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范闲能够感觉得出来,这陈园虽然景色没变,但是冬春的区别还是非常的大,那满面的梅花已经开满了整个陈园,香气扑鼻,让范闲意外的是,京都城没有下过雪,为何这陈园已经有了些雪花。

    到达了大厅面前,陈萍萍是肯定不在的,毕竟京都城现在忙里忙外的事情非常的多,他日理万机,不可能在大早晨的就在家里面待着,所以他当然不在。范闲等人到了大厅之中后,那个仆从女管家才迎接了过来。

    “客房刚才收拾完毕,请副院长大人随我来。”那女管家带着非常庄重的笑容,对着范闲笑了笑。

    范闲点了点头,“还交代什么了?”

    几人跟着管家走,大包小包的东西已经被陈园的下人接了过来,走出大厅之后,女管家才说道,“主人走之前吩咐过,所有的事情都随范大人说了算,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顾忌。”

    “和上次没差啊。”范闲叹息了一声。

    “是的,范大人。”女管家笑了笑。

    几人落住陈园之中后,范闲到是也乐在清闲,他直接一头载到了陈园后院之中,带着林婉儿和范若若逛了几圈,这才直接进入了兵器库里面。

    这一次范闲来是有一些目的的,其中的一个,就是为了范若若挑选一个趁手的武器,毕竟她现在和五竹学了这么久用的还是普普通通的东西。

    他必须要给范若若来一件体面的兵刃。

    兵器库的庞大是范闲可以想到的,但是当他走进那个昏暗的地下室待女管家将烛光打开之后几个人人那个人有些震惊。

    两排硕大的柜子直接通往一个看不到尽头的地方,这里有多大,可想而知。

    范闲看了过去,琳琅满目的兵器直接让他眼睛都花了,哈哈了一声,“你自己选吧,我知道多,没想到竟然这么多。”

    范若若鄙夷地看了范闲一眼,转而走了进去,倒是林婉儿不知道哪儿来的兴致也跟着范若若走了进去。

    范闲闲来无事,正要坐下等待二女的时候,身旁传出来了些许的响声,转头看去,见到的不是旁人,正是当朝庆国的大皇子殿下。

    “哟,范大人。”大皇子假装偶遇说道。

    “来了。”范闲没把自己当外人,他也没有平日里官场面上的恭敬,倒是直接说了这么一句。

    大皇子也不意外,他是知道范闲对待那些皇子的态度,于是只是笑了笑,没有说别的。

    想来事情并没有那么复杂,范闲也知道,自己毕竟是应大皇子之邀来到了这里,所以当然明白对方有事,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了当,“你找我来,什么事?”

    大皇子平静地看着范闲,“来都来了,晚点儿再叙,毕竟主人还没有到。”

    范闲挑了挑眉,他对于这个大皇子并没有什么恶意也没有什么好感,就是平常之心对待,说不出个好与坏来,既然对方沉得住气按得下心,他也没有什么慌张的,于是便轻巧地说道,“好啊。”

    大皇子也没有继续和范闲说自己的事情,反而是话锋一转问道,“若若小姐要选一件兵器?”

    “是啊,你这方面有研究?”范闲问道。

    “那是自然,既然你不愿意帮忙,那我就由我带领若若小姐选一件吧。”大皇子笑呵呵地走向了范若若和林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