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都市小说 > 狩猎,然后吃 > 第一百零二章 怕死到极致的岚龙,天灾级的缺陷品
    伴随着飓风龙爪自高空落下,数十吨沉重的泥泞湿土,在轰鸣爆裂之中,高高溅向空中,带起浑浊不堪的大量积水。

    一圈蔓延出二十余米的蛛网状裂痕,宣泄着此刻大地的创伤和苦痛,连带着天上的暴雨雷鸣都愈发剧烈了起来。

    飓风之龙的头部,两颗隐约可见的白色眸子,正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右爪之下。

    虚幻的龙爪缓缓挪开,除了一地的裂土和深坑,并没有出现预想中的血肉污泥。

    短暂的惊愕过后,岚龙急切地转头四顾,试图找到消失的那头人类幼崽。

    铺天盖地的白色风息,在它的控制下蔓延至四面八方的丛林之中,试图找到隐藏其中的特殊生命。

    此刻岚龙的心中,是真的焦急如焚。

    从对方之前喷吐的龙息之中,它明显感受到了,和当年那位人类禁忌之王,无比近似的特殊性质,几乎可以推测,这家伙多半是对方的直系血脉。

    即便不是,以那个年轻猎人目前展现出的诡异能力,完全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等到对方成长起来以后,必定会成为极其可怕的存在。

    如今的自己早就和对方结上了血仇,已经不存在转圜的余地了,如果不能在这里杀死他,以后自己恐怕就只能活在日复一日的恐惧之中了。

    难道自己要寄希望于对方强大以后放过自己吗?

    开什么玩笑!

    岚龙很怕死,比谁都怕死,为了活命,它已经做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甚至于从人类身上学会了谨慎,并彻底贯彻到了自己近五十年的生命之中。

    但正因为怕死,所以在有些时候,它能做到许多古龙都做不到的事情。

    无论是学会人类和其他怪物的技巧,推陈出新,还是毫无尊严地对一个远弱于自己的对手,使出全部力量进行绞杀,这些对它来说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理障碍。

    在见证了五十年前那真正的大恐怖之后,它日思夜想,耗尽大半生追求的东西就只剩下了一样,那就是活着!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正当岚龙在惶恐之中,愈发暴躁疯狂之际,一个小小的土包,正从岚龙的爪子旁,悄悄地向外挪动着。

    不是别人,正是躲藏于地下的古塔。

    在刚才那个危机关头,古塔拼尽全力使用了自己的能力,在最后时刻,借助巨爪的阴影,潜入了偏离龙爪落点,大约十多米外的一处地下。

    能力也突破到了lv8。

    不过可惜,这毕竟不是专业的潜地能力,因此他必须在地面制造一个可供呼吸的孔窍,并且因为业务不太熟练的原因,难免会造成地面的隆起。

    但是这么点痕迹,那头岚龙应该看不出来吧?

    没敢放出感知,古塔掩耳盗铃一般在底下半米的位置,一点点,一点点从岚龙的侧面,开始向外圈挪动。

    眼瞅着他就要躲入边上的林子,他却突然发现,自己用来供给氧气的空洞,似乎被什么给堵住了?

    不,不仅仅是堵住,有什么在不停地往外抽空气,自己所处的位置要不了几秒就要被抽成真空了!

    不想闷死在底下的古塔,只得从地面探出头,随后便看到了正慢悠悠收回一条卷成纸筒状的风暴薄纱,满脸戏谑的暴风之龙。

    “完蛋了,吾命休矣!”

    脸色苍白的古塔,露出了一抹苦笑。

    说真的,大家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对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猎人,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这岚龙脑子有毛病吧?

    时间倒回到十分钟前

    悬崖之上,望着远处突然发动攻击的白色龙影,云霄下意识地就想开弓射击,但一想起这可能会给结云村带来的危险,就再也抬不起自己的手腕了。

    直到此刻,她还是没能真正做出选择。

    无论是选择救援,还是放弃作壁上观,这两个选择,她都没有勇气去选。

    复杂而纠结的情绪,让她的大脑都开始陷入了一团乱麻之中,随后便大口大口地开始吸气。

    急促的呼吸,非带没让她吸入哪怕一丝空气,反而连带着整个人,都陷入了缺氧的状态。

    这个时候,这个哪怕在古龙团中,都算得上是顶尖好手的女猎人,无比希望自己的爷爷能够站在自己身边,对自己下达指令。

    一如过去五十年那样。

    “村长云霄大人!不能再等了啊,那家伙已经发动攻击了,再等下去古塔他们就真的要”

    门五郎紧紧抓住了云霄的手臂,大声地喊道,却惊愕地发现云霄正一脸痛苦地跪倒在地,死死拽紧着自己手里的白玉巨弓。

    这是什么情况?

    没等他再次出声,云霄仿佛是自暴自弃一般,猛地将手中的巨弓插进了一旁的地面,两只手攥紧成拳,狠狠地砸向了身前的地面。

    轰!

    毕竟是能位列古龙团巅峰的顶级天灾,即便使用的是远程武器,云霄的身体素质依然强的如同怪物一般,顷刻间便锤出了两个直径五米之宽的蛛网状深坑。

    成吨的泥浪混杂着碎石片,在门五郎骇然的视线中冲天而起,一时间竟是彻底遮蔽了视线。

    与此同时

    在能清楚看清悬崖上发生的一切的某颗古木树顶,胖乎乎的老年龙人,拄着自己的拐杖,扭头看向身旁的老友。

    两撇苍白的小胡子,在风中来回摇荡,仿佛常开的笑口一般。

    正是曾经在东多鲁玛料理大赛上出现过的评委,炎火村的大长老——岁丰稔。

    不过此时的他,脸上再不见丝毫的笑意。

    “这就是你一直挂在嘴边的缺陷?”

    在他身旁,一脸皱巴巴的云卷疏,没有丝毫表情,沉默着点了点头。

    一如云霄跟在调查小队的身后,他们从某个时间点开始,也一直跟在了云霄的后面。

    两人的实力,都是用悠久岁月磨练出来的。

    即便因为年纪的问题,在真实战力上未必能比得上云霄这种小一辈,但是单纯从技巧层面来看,云霄她们还有太长的路要走了。

    简单的隐蔽气息不让对方发现,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

    “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岁丰稔的表情相当严肃。

    他很难想象,像云霄这样实力层次的天灾级猎人,会出现这种程度的弱点,这已经完全不是单纯的性格能解释的通的了。

    “都是我的错”

    “我回来的太晚了!”

    在云卷疏这位老友的脸上,时隔三百年,岁丰稔再一次看到了,那早已忘却于记忆之中的悔恨与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