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都市小说 > 阴山箓 > 第三十六章 鬼话连篇
    紫章道音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神通,并非什么对敌的妙术,也对提升修行境界助益不大。

    但它却能超越一切隔绝,让自己的声音传到想要听人的耳朵里。

    至少在此界是如此,曾经有人试过用这门神通将声音传往九天域外,最多也就只有数十万里的距离,再远便会有种种杂音干扰。

    相较于九天域外的广袤,数十万里真的是非常短的一段距离。

    当初作这个实验的长生真人推断,这是诸天世界上同样修成紫章道音的人太多,导致在域外彼此干扰。

    令狐公与司空徒之间的对话,除了他们两位之外,并无第二个人能听见。

    所以苏彻只是能够感觉到地狱变相图之中的浩瀚法力正在缓缓退去。

    虽然速度不快,但是司空徒确实是在收手。

    苏彻有些好奇。

    司空徒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前世有句话叫“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用在眼前这个局面上也差不多。

    不知道多少鬼将c鬼兵法力汇聚于一处,若要将这恢弘的法力层层散去也要花费司空徒不少心力。

    “老太,这是怎么回事?”

    陆柏看着远处的地狱图景与菩萨古佛,种种异象如潮水退去一般渐渐消散。

    “能有怎么回事?肯定是你们家左公子大发淫威,不对,大发神威,把司空徒杀了个屁滚尿流呗。”

    陆柏看着太公冲。

    “我说老太,这种话你也能说出口啊。”

    陆柏觉得比起这名为太公冲的老鬼,自家在缇骑的这几年有点白混了的意思。

    至少自己说出这种话来绝对不会像太公冲这样自然。

    “啊,怎么不能?”

    太公冲倒是一脸的了无所谓。

    “接连得罪令狐公c司空徒两位鬼帅,又经左公子金口一开,我老太已经是阴阳界内头一号的反贼,反正以后怕是要离了这阴阳界另讨生活,不如赶紧换艘船坐。”

    说着他还略带遗憾的看着图中的苏彻一眼。

    “你们要真是北邙鬼祖宫的就好了。”

    陆柏阴恻恻一笑。

    “老太,我们就是北邙鬼祖宫的。”

    “啊,这话你们去骗别的鬼”

    太公冲言下之意,当初在郭北县外棚子里碰见那位剑修时他也在场,知道这劳什子“鬼祖宫门下弟子”是怎么来的。

    “老太,这你就是有所不知。”

    陆柏嘿嘿一笑。

    “我们真的是从洛阳来的。”

    他说着指了指正在缓步下来的苏彻。

    “不是鬼祖宫门下弟子,能有这么厉害的太阴神通?”

    “实话告诉你,我们这次来另有要务。”

    太公冲皱眉琢磨了片刻。

    “什么要务?”

    “要务怎么能告诉你。”

    “你莫要拿那些江湖话术诓骗我。”

    太公冲话虽这样说,眼神之中却有些犹疑,显然是听信了几分。

    地狱变相图一去,苏彻也缓缓落在地上,他望着远处退去的层层鬼雾,心里不由得有些遗憾。

    若是能多同司空徒在地狱变相图中交手一会,恐怕还有更多收获。

    然后苏彻便听见陆柏与太公冲在那里扯闲篇。

    这二位倒是幸运,没有给殃及池鱼。

    “太兄与我们早已经是同舟共济之人,我也不妨把这个谜底揭开。”

    苏彻看了陆柏一眼。

    “我其实不姓左,我姓苏,名叫苏峻。乃是鬼祖宫门下行走,这次南来主要是为了一件宝物。”

    “宝物?”

    太公冲疑惑不解地看着苏彻。

    “公子,这等要紧的事还是别跟老太说了,他知道了也不好。”

    “无妨,大家都是自己人。”

    苏彻看着太公冲:“我也不瞒着老兄,我们这次是为了青帝宝苑而来。”

    “青帝宝苑?”

    “不错,正是那件上古青帝遗珍。”

    苏彻觉得自己对这编瞎话不打草稿的本事是越来越娴熟了。c

    “此次门内下了死命令,定要在玄山变动之后将这秘宝收入囊中,除我之外,还另有六人同时奉命来牟取这件宝物,葬剑人黄寇也在其列。我师傅另有其人,不过我与黄寇之间确实是有交情。”

    你要是不信,我可以把你装进青帝宝苑里面去,让你亲自问问他。

    太公冲依旧是一副狐疑不信的眼神。

    正说话间,一道青色霓光自天际而来,一个拳头大小的青面老翁乘着霓光在苏彻面前落定。

    他悬于半空,身上穿着墨色的绸衫,头上戴着乌纱长帽,若非生着鼻子尖尖双墨色的双瞳再加上身子只有拳头大小,真像谁家颐养天年的耄耋老翁。

    “老朽令狐公,见过左公子。”

    这老头满脸笑意,赫然便是苏彻之前与他手下起过冲突,阴阳界六部鬼帅之中修为最高的令狐公。

    “原来是令狐公。”

    苏彻也听太公冲提过一嘴,这位令狐公是一头千年狐妖的魂灵所化,修为在六部鬼帅之中排名第一,今日一看所言非虚。

    此老虽然不过拳头大小,形貌怪异,不过这也是鬼修的通病。不过双目之中神完气足,别有灵秀,也从侧面说明这位的道基圆满,冥寿悠长。

    对于鬼修来说,最艰难的便是维持着心头的一点灵明了。

    苏彻答过礼之后便闭口不言,好似没有长着嘴巴一般,这令狐公便这么一直干笑着。

    直看得旁边的太公冲都有些尴尬了,令狐公才接着说道。

    “之前我那干女儿小小的得罪了一下公子,冲撞了北邙一脉的朋友,还请卖小老儿几分薄面,将此事揭过去如何?”

    原来是干女儿,苏彻回想着那好似钢坨一样的铁夫人,觉得这位令狐公的人品还是比较正直的。

    换自己的话,肯定不是按照这个标准收干女儿。

    嗯,一定要仙风道骨,根骨好有仙缘才行。

    “卑职乌羽鬼使太公冲,拜见上卿。”

    苏彻可以装聋作哑,太公冲可不能。

    阴阳法王颇有古风,麾下一众鬼帅的官爵其实都是按照古制而来。

    六部鬼帅的正式称呼是上卿,他们之下还有中c下两等,不过这套东西除了他自己认以外,阴阳界内的其他大小诸鬼早就不在乎了。

    “原来是太公冲,好名字。”

    令狐公笑道:“《说文》有云,公者,祖也。我自号令狐公,自问已经占了天下人的便宜,你名叫太公,嘿嘿,这还不是好名字么?”

    太公冲一时也给他说成了闷嘴葫芦。

    “左公子,此番小老儿并非是一人而来。”

    苏彻闻言向周围望去,难道六部鬼帅之中除了这位还有别的什么人来了么?

    那自己还真有面子,刚进这阴阳界内,领头话事的六部鬼帅便见了一半。

    “而是带着其他几位同僚的意思一起来的,北邙一脉的葬剑人黄兄,不在别处,正在界内做客。”

    做你个大头鬼。

    若不是黄寇眼下正被封在青帝宝苑之中,苏彻几乎就信了这面色无比诚恳的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