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都市小说 > 这不是剑雨 > 第119章 凌雁秋
    别院门前河流的对岸。

    暮色浮动。

    山林之中,已经有了薄雾。

    好在空气清香,所以卢剑星c靳一川二人躲在一棵枯树之上并没有感觉不适。

    相反,因为此处视野开阔,不仅可以清晰将这一片树林全部归于视野之内,而且,只要转头就能隐隐看到别院中的灯火。

    靳一川:“卢大哥,你说宁大人这种修为通天的人物,怎么会看起来这么年轻?感觉和我差不多大的样子。”

    卢剑星扔过来了一张饼:“吃点饼子垫垫吧。沈大人不是说过么,宁大人那是拜了道乡宗门的大人物。”

    靳一川接过饼子,咬了一口:“道乡道乡到底在哪?”

    卢剑星摇头:“只说,是坐船过去的。那估计就是在海上了。”

    靳一川嘴里叼着饼子,陷入憧憬:“那我还得学学游水啊。这万一有个万一,还能自救一下。”

    卢剑星无声地笑了:“那你可以学好一些,大海里的水可不好喝啊。对了,一川,你的病怎么样了?”

    靳一川沉默了片刻,幽幽地说道:“就那样呗。一直养着。等我筹够了银子,我一定把这病根除了,到时候我的武艺肯定能够再精进一些。”

    听到这话,卢剑星同样陷入了沉默,因为他也缺钱。要不是因为银子,凭他的军功,早就当了百户了。就是一没关系,二没银子,这才一直蹉跎着。

    正所谓,世人慌慌张张,不过是图碎银几两,偏偏这碎银几两,能解世间惆怅。

    卢剑星安慰道:“行了,一川,别多想了,先办好眼前的差事,才是最为主要的。若是宁大人一高兴,看中你的资质,将你收入门下,那你可以一飞冲天喽。”

    靳一川干笑了数声。

    因为,若是那位宁大人要收他为徒的话,他还真的考虑一番。因为他原名叫丁显,是有师门的。这又让他中途改换门庭,那是思考一下。

    一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头疼。因为他又想到了那个吊儿郎当的师兄丁修,他前几日找到了自己,狮子大张口,张嘴就要二百两,最终讨价还价,自己倾家荡产给他凑了一百两。

    丁修当然是知道自己的秘密的。现在就是以此做为要挟。

    靳一川原名丁显,是杀掉追杀自己的锦衣卫并且替代其身份才成为锦衣卫的。这原本的靳一川与丁显长得太过相像了,丁显才有了这千载难逢的顶替机会。

    关键是,丁显也就是现在的靳一川,疾病缠身,打不过丁修。

    当然即使没有疾病,他也打不过丁修。

    丁修的武学造诣极高,却玩世不恭。

    靳一川武学造诣没有那么高,却也不低,但性格相对中庸。

    这也是师父选靳一川为继任人,而不选丁修的原因。

    当然,靳一川选择来到京城,选择犯杀锦衣卫并冒充加入锦衣卫这种重罪,其实还有一个更为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查明师父丁白缨c师伯陆文昭的真实死因。

    若有可能,自然要为他二人报仇。

    要知道,大景律,杀锦衣卫者,罪同谋逆,当夷三族!

    而且,师父丁白缨c师伯陆文昭死的时候,也是在为锦衣卫办差。

    甚至于,师伯陆文昭死的时候,还是锦衣卫千户。

    但是,他二人的死因却根本查不到。死在哪里,为何而死,一无所获。只知道是死了。

    就算旁敲侧击,一些老锦衣卫也只是随口说什么“罪名好像是威胁皇室,意图谋反”,再追问下去,就再也没有什么所以然了。

    这是什么狗屁罪名?连罪名都这么敷衍。

    但自己的江湖习性确实不太适合在锦衣卫当差,再加上他冒充的原来那靳一川本身在锦衣卫就混得有些惨淡,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开始,自己又身染顽疾。

    实在是可恶啊。

    如此乱七八糟地想着,不想日落西山,天色渐暝。

    卢剑星突然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靳一川心领神会。

    他侧耳倾听,隐隐约约有轻微的沙沙声,若不仔细听,根本无法发现。

    忽地。

    一道黑影,自数丈外掠过。

    卢剑星做了一个手势,靳一川点了点头。

    随后,二人从左右两个方向,开始对黑影形成包夹形势。

    这也是他们锦衣卫最常用的包围站位。

    只是,当二人离黑影越来越近之时,那黑影好似警觉了一般,突然如

    离弦之箭一般,朝着二人相反的方向而去。

    卢剑星:“不好!他发现了,速追!”

    靳一川二话不说,直接就火力全开上去追人。

    他和卢剑星毕竟在沈大人c宁大人面前打了包票的,而且确实也对自己追踪的本事太有自信了。

    但是。

    那黑影速度太快了。

    而且,那黑影很明显是踩过点的,眼见着,那黑影再跑就入了大山了。届时凭借着茂密的山林,复杂的地形,二人肯定就追踪不了黑影的踪迹了。

    靳一川看到了一道紫光。

    确切地说,是一大片紫色,忽地将半天边点亮。

    随后,那个他与卢剑星无论如何都追赶不上的黑影,应“光”倒地。

    而在那片紫色之中,一个令他怎么也想不到的身影,悠然自得地,坐在树杈之上,还很客气地与靳一川c卢剑星打招呼:

    “二位,吃了么?”

    卢剑星行礼:“宁大人。”

    靳一川行礼:“宁大人,我吃过了。”

    吓得卢剑星赶紧拉他的衣衫。

    说完,靳一川就要自告奋勇地扯下黑影的面纱。

    卢剑星这次狠狠地拉了一下他的衣衫。

    靳一川:??_???????

    卢剑星低声说道:“这是个女哒。”

    靳一川:\(“▔□▔)/\(“▔□▔)/\(“▔□▔)/

    娘的,险些闯了大祸。

    宁横舟自然听到了卢剑星说的话,卢剑星其实很有眼力劲儿,声音很小,看似在掩盖,但同时又让宁横舟听到了。

    宁横舟二话不说,上前揭开黑影的黑纱帷帽。

    黑纱帷帽下面,是一张帅气凌人的脸,宁横舟自然看出来了她是女扮男装,所以眼前这位也是一位美女。

    再与记忆中的形象相对照。

    宁横舟:“是你?凌雁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