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修真小说 > 江山舞 > 162 她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弱
    ,江山舞

    御书房内。

    两人对立。

    绝情一点也不怕他。

    孤羽丰问道:“神医叫朕送,是有话想对朕说吧?”

    绝情看着他,道:“不错,我的确有话想要问你。”

    “神医请问。”孤羽丰道。

    绝情冷冷地笑了声,道:“严格说起来,这也算不上是一个问题。你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

    孤羽丰对他能看出来,并没有多大的意外,道:“还请神医能够替朕保密。”

    “我会帮你保密,这时候把这个提出来,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孤羽丰见他的语气仍旧不太好,他心里略微存疑,问道:“师父以前和你的关系是?”

    绝情挑眉,道:“如今她敢挑明,我也没必要对你隐瞒,免得你疑神疑鬼,对她反而不好。不错,以前她就是我的义女,她小时候就认了。”

    “既然如此,为何她对这个关系如此排斥?”孤羽丰有些疑惑,她明明对认乔寒山为父都没有这样过。

    “无可奉告。”绝情看着他,横眉冷眼,道:“我相信你知道为何我会对你如此生气,若是再有一次当年的事情发生,老子才不管你是不是皇帝。”

    孤羽丰道:“不会再有下次了。”

    绝情冷笑道:“她不是又为你挡过一杯酒?幸好是迷情药,否则我一定会来找你算账。”

    孤羽丰理亏,他也知道那一次,如果他真的有心阻止,其结果根本不会那样。

    但若不是那次的话,他又怎么会知道原来师父已经在冥冥之中,成为了他的妃子。

    若不是那一次,也不会有现在的发展。

    其实他的心里面,隐隐约约的,还挺感谢那杯酒。

    当然,这话可不能对绝情说。

    绝情说也说过了,接下来就该说出他的主要目的了,“孤羽丰,我知道你在查萧家当年的事情,无论如何,你一定要让她参与进来。”

    孤羽丰没有答应绝情,他内心想要保护萧青衫,怎么可能还会让她参与进来?

    当年那桩惨案,背后有个巨大的阴谋,他现在还无法完全勘破,但若是一旦翻出明面,恐怕会掀起巨大的风浪。

    到时候她若是要参与进来,他担心倒是没什么,就怕她再出现意外。

    虽然孤羽丰面无表情,但是绝情一眼就看出来,他并不想答应这件事,“孤羽丰,这件事对她很重要,即使你不让她参与行动,也要让她知道其中内情,否则的话,这对于她来说,将会是最大的煎熬,严重的话,堪比生不如死。”

    孤羽丰一惊,随后面色凝重起来,“此事,朕会考虑的。”

    “她非一般女子,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弱,你可别忘了,她曾经不仅仅是你的太傅,而且也奉过你的旨意,领过兵,打过仗。”绝情道。

    “朕,知道了。”孤羽丰记得,他当然记得,所以在这五年时间里面,他想起来的时候,才会懊悔。

    懊悔他从来都没有好好的心疼过师父。

    绝情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等等。”孤羽丰叫住他,道:“朕让裴近南送你出去。”

    绝情没有反对这个事,确实要在宫里面行走方便的话,须得借助点人脉。

    只要青衫还在这里,他就还得进来。

    太监房内,纪霖悠悠转醒。

    看到了几个面生的小太监,又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道:“师,他呢?”

    差点露馅。

    小太监恭敬地道:“主人交代我们好好照顾你,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那他呢?他有没有事?”他记得,昨天来了一伙人,是不是那伙人把师父给带走了?

    “主人已经离开皇宫了。”小太监道。

    “哦。”纪霖想了想,心里放下来了,觉得自己也是杞人忧天了。

    师父因为她的关系,和皇上是熟识的。

    皇上又怎么会伤害他呢?

    师父没有回来是怕会暴露他吧?

    纪霖觉得他师父的心肠,其实挺软的。

    如果当初他没有做下那样的蠢事的话,现在应该是不一样的局面吧?

    纪霖叹气,他后悔了这么多年,可是从来都没有做出过实际行动,或许他应该去求师父原谅。

    无论付出多大代价。

    纪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动了动自

    身。

    他其实伤势并不是多么严重,全都避开了要害,身上只是皮外伤。

    绝情出手的良药,治疗效果有多好,自是不必说。

    经过一夜,他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可以行动自如了。

    他要去找师父,向他解释,事情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样子的。

    小太监见他要起身,按住他,道:“公子,你的伤势还没好,还是等到伤势好了,再出去吧。”

    其他要干活的几个小太监已经出去了。

    纪霖摇头,道:“我自己身上的伤势我自己清楚,已经没有大碍了。”

    他都已经这样说了,小太监也不好再继续拦着他,便道:“公子若是想走,还是等晚上再走吧。”

    非宫内之人,有什么比晚上走更加方便的?

    纪霖也知道,只好按捺下来,点了点头。

    再说揽月宫这边。

    萧青衫和孤羽丰说了一晚上的话,刚睡下没多久,就被吵醒了。

    她还没有来得及问怎么回事?

    寝宫门就被打开了。

    萧青衫坐了起来,看到进来的两个女人,喝道:“放肆,本宫的寝宫,岂是你们可以强闯进来的?”

    “乔妃娘娘,太后娘娘有请,您若是不去,这才是最大的不敬!”

    说着,两人就要上前强行把萧青衫给带走。

    萧青衫抓住其中一个人的手,旋身而起,踢飞另外一个,将自己手下的反手制住。

    她的动作太快,那两个女人甚至来不及反应。

    萧青衫拔出藏着的剑,剑尖指着刚刚爬起来的女人。

    桃花般精致的眉目,满是寒霜。

    “本宫不是犯人,不容你们如此放肆对待。太后娘娘要见本宫,若是好好请,本宫一定去。但若是以这样方式想请。”

    “抱歉,本宫有皇上的允许,可以不去见太后。”

    小桃等人冲了进来。

    萧青衫冷冷道:“给本宫抓起来,以刺客论罪。”

    两个女人脸色一变,恐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