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都市小说 > 我是魔王我投降 > 第10章 意外
    王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在撒谎扯皮方面有如此之高的造诣,又或者说面前的这些恶魔实在太过单细胞,连明摆着编出来骗人的谎话都深信不疑。

    “吾王、您说的异世界里那个叫做‘电脑’的,是什么东西?”

    “是那个世界最强力的魔法道具。无论什么都能做到的万能许愿机。”

    恶魔们发出整齐划一的吸气声。

    “那、那个叫做‘P×4’的……”

    “装有全世界黑暗力量的宝库,时间流向其中后会消失不见。”

    恶魔们大惊失色。

    “那您说的、叫做‘死宅’的又是?”

    “一种特殊的职业,在特定的领域内会开启绝对无法打破的立场,拥有全世界最强的防御,无论是谁都休想让他移动半步,在那个领域可以通晓一切(和网友吹水),创造万物(胡思乱想),操纵天气(吹空调),甚至可以改变时间流速(星期天过得特别快)。”

    “您就是在这样凶险的世界中探索了五百年吗?!”基石紧握双手,像第一次看到偶像真容的小迷妹一样露出崇拜的目光:“连沉睡中都不屈服于诅咒!靠着顽强的毅力回到我们身边!还收服了那样强的敌人作为自己手下?”

    手下?王默转着眼睛想了半天,觉得对方大约是下意识把发来消息的杨哲庸当做被自己打败后任意差遣的仆小弟了,于是继续信口开河,绞尽脑汁回忆着自己曾经看过的龙傲天小说,把战斗场面说的天花乱坠,就差手里攥一块醒木拍上两拍。网首发

    “只可惜,我们虽然回到了这个世界,但他的实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不得已只能借助人类的小道具与我联络。”王默略带惋惜地摇了摇头。

    琴看向手中那个平平无奇的联络道具,突然发现它仿佛一枚见证了魔国君主五百年来不间断向命运抗争的勋章,于是恭恭敬敬地双手呈上,交还到王默手中:“请魔王大人与无名的魔国第一战士饶恕我的失礼。这样贵重的东西请您收好。”

    好的。王默接过那枚左右着他未来逃跑之路的魔法道具,在内心想道:我一定会告诉对面阵营的种田勇者,他在你们这里有了新的马甲,叫‘魔国第一战士’。

    “嘁——”魔术师远远地看着,盔甲里传来一声不满的轻哼。

    王默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难道因为之前听过自己扯谎,所以这个看起来也不太聪明的缺货有了免疫力?

    然后就听魔术师愤愤不平地小声抱怨着:“明明在遇到他之前魔王大人更信赖我一点。”

    ……好,不愧是你。

    王默不得不在内心给魔族永远清奇的脑回路比了个拇指。

    眼见着生存危机也已经解除,王默准备再次埋首于书堆,顺便叫着在场的三个大恶魔:“你们过来帮我找找,关于风土人情、地理历史、魔国百科之类的书,最好找出一些简单易懂的。那位魔国第一战士初来乍到,还不怎么熟悉这世界的构造,我这个作为主人的想给他找些方便参考的书,为将来新同伴加入做准备。”

    琴是个科技狂魔,对王默所说的那些话题心痒的不得了,却又不好巴着主君问个不停,只能将希望寄托于那个还未谋面的第一战士,希望他能带着更多故事早日到来,于是答应的格外爽快,小跑向最近的书架一本本挑起来。

    魔术师对那个所谓的‘第一战士’心有不满,却不想抗拒魔王的命令、直接给主君难堪,于是别别扭扭地答应了,走到黑暗的角落里不知在搞些什么名堂。

    不读书也不认字的基石见状露出了有些受伤的表情,委屈地站在一旁。

    王默继而招呼道:“你也别闲着,把我们甩出来的这个作者叫‘血伯爵’的书,通通丢掉,丢掉。”

    十本书里七本作者是这个货,翻开一看还都是感时伤怀的文艺小说,真是受够了。

    本以为被文化人合伙排挤了的基石一听自己也有活干,表情格外开心,尾巴快翘到了天上去,不厌其烦地蹲在一边,把王默扔给他的书摞成一个小房子,然后放把火烧掉。

    翻着翻着,王默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忘了点什么挺重要的事情。

    ——对哦,杨哲庸发消息来说什么来着?

    好像是……有恶魔要谋朝篡位!!!

    后知后觉想起来这么个大事的王默汗毛直竖,愈发地感觉和恶魔们住久了,连自己的脑子都开始变得不正常起来。

    “咳、”王默震了震嗓子,试探性地询问道:“之前,那位战士发来消息说有人预谋篡位,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哦!如果说是血巫族的话,应该就是菲特兰兄弟吧?”琴从一本《毁尸灭迹,在职魔法师教您一百种黑魔术》里抬起头:“没事,我们相信魔王大人您一定能赢的。”

    别擅自相信啊?!我不行的!

    王默惊呆了:国家内部有人心怀不轨意欲造反,你们为什么要相信我一定能赢啊?就不能有点正常的反应吗?

    “我不同意!”魔术师在角落里接下话题。

    是正常的反应!王默感动的几乎眼含热泪。

    然后拿着一本《魔界文字初学入门》的魔术师继续说道:“在魔王大人刚刚苏生之际去打王座的主意!太过卑鄙了!要我说,为了公平起见,他们应该一周后再来!”

    我就不该对你抱有期待!王默的内心在咆哮:没听说过篡位还带缓期执行的!现在就死和一周后再死到底有什么区别啊!

    “说得对!”基石随后也附和着说:“明明吾王刚刚和勇者一番死斗,还受了伤,菲特兰兄弟如果在选这个时候动手,我也不同意!吾王您放心,我立刻就去找他们将比试时间向后延期!若是奔着魔王的位子,就要堂堂正正一决胜负!”

    琴闻言露出了怀念的表情:“上一次魔王大人剿灭叛军是什么时候来着,已经是六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吧?”

    “相信吾王这一次也不会输!”

    “魔王大人从来没输过!”

    “魔王大人万岁!”

    草。王默崩溃了。他怎么就无形之中多了一场硬仗要打?赢了什么好处都没有,输了只有死路一条。

    王默背过身,回忆着杨哲庸教授他魔法时的动作,不多时手指尖上便燃起一小簇火苗,颤颤巍巍、晃晃悠悠,看起来随时会在一阵冷风中熄灭。

    而最短一个星期后,他就将用这一小簇比打火机还大不了多少的火苗和未曾谋面的敌人硬碰硬。

    这要怎么打?

    王默想:先恭恭敬敬给对方上根烟,说大哥抽根华子冷静一下、让位的事我们之后好商量?

    “魔王大人您去哪啊?”见背对着他们站了半天的魔王一言不发向白塔外走去,琴急忙出声唤道:“书您不要了吗?”

    王默哪还有功夫思考这些,一边往外走一边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困了,我回魔王城先睡一觉。你们找着,找完了送到我那就行了。哦对、血伯爵的书统统给我扔掉。一本都不准留。”

    走到一半,他突然想起根本不认得回城的路,不得不转过头命令道:“基石,送我回去。”

    放火担当的基石应了一声,打扫打扫身上的灰尘,跟出了门。

    魔术师与琴互相看看,小声议论道:

    “大战之前仍有休息的余裕,不愧是魔王大人,根本没把敌人放在眼里!”

    “真想快点看到魔王大人再次战斗的那一天,真的好酷哦。”

    ——

    晕龙的体质完全没能改变,不过好在有了对应的心理准备,王默也就不至于再像之前一样连步子都迈不开。

    基石说龙穴那边有些事情要处理,将王默放在魔王城外就先行告退了。巨龙拍拍翅膀飞远的场景,配合着塌了一半、还冒着黑烟的宫殿,让王默有种日暮途穷的悲凉感。

    王默拖着沉重的步伐绕过正在做修缮工事的魔偶,向尚还算完整的宫殿正门走去。

    “魔王大人,您回来了?”一只脖颈上扎着粉红色蝴蝶结的小熊玩偶对他打了个招呼,萌萌的外表让人心情舒畅。

    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萌系玩具小熊,自称「百手恶魔(Be)」,是亚巴顿的财政总管兼首相,通常被称作‘百手’或者‘小百’,本质是自然物体存放时间过久或被执念凭依产生的一种类似物灵的存在,而亚巴顿所使用的各类自动魔偶都出自于他手,是个大忙人。

    就在王默以为打个照面就要分开时,百手那还高不过成年男人膝盖的娇小身体里,突然钻出两只苍白的关节人偶手腕,一把握住了他的肩膀,把他用力往办公室的方向推、推、推,同时喊道:“魔王大人!桌上的财政报告都堆成山了!您快点去处理一下!”

    “可是今天我明明没有工作要做!”王默试图抵赖。

    百手抬起软绵绵的玩具熊手,一指冒着黑烟的魔王城:“这就是工作!您再不管,今年魔王城又要财政赤字了!”

    好家伙!那是我的错吗?照你们这么三天一小修,五天一大修,那财政没办法不赤字!

    王默哀叹着自己还没从性命攸关的危险中解脱、却又要被拉去连夜加班的悲惨命运,被百手一路推着来到了办公室门前。

    他打开了门,愣了0.01秒,然后以光速将门板再次摔上。

    巨响把修理窗子的魔偶都震掉了两三只。

    “怎么了魔王大人?”没看清房间内情况的百手问。

    “没什么。”王默云淡风轻地一挥手:“你去忙你的吧,我这不需要侍奉。”

    玩具小熊用玻璃做成的双眼盯着王默看了会儿,似乎在怀疑他是不是又想趁机开溜:“您真的会认真工作?”

    “真的。骗你我有什么好处吗?”王默说。

    仔细想想好像确实是这么个道理:早上不加的班,晚上还是要照样加回来。

    百手也就不再做纠结,用身体中钻出的两只手腕攀住窗沿,顺着外墙爬回了一层。

    见跟着自己的人已经不在,王默用微微发抖的手再一次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里面的场景与几分钟前看到的分毫不差:

    一个身形看起来干枯瘦小的男人面朝下趴在地上,一把紫黑色的巨剑由背后贯穿了他的胸膛,把整个腹腔豁开了一大半,翻卷的伤口血肉模糊,粘稠的红色液体四处喷溅,整个房间弥散着浓烈的血腥味。

    男人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肤色已经变得青白。

    很显然,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