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都市小说 > 我是魔王我投降 > 第4章 都不正常
    “这是……私奔?”

    王默琢磨着那句神秘莫测的邀请、以及理论上他与杨哲庸现在的敌对关系,没来由脑海里蹦出几个字——‘罗密欧与朱丽叶’。

    看他寻思了半天以为思考着正经事的杨哲庸冷不防听到这句话,气的脸都青了:“我是有多想不开才会和你私奔!你能不能有点正常人类的思维啊!”

    王默摸了摸自己脑袋上那几对曲曲折折的角,反问:“你看我现在还像个正常人类吗?”

    “……”

    “开个玩笑,我的意思是。”王默见杨哲庸摆出一副完全不愿意再和他说话的样子,解释道:“外面人类和恶魔都虎视眈眈地守着呢,现在逃跑咱们两个躲也没处躲啊,我打赌不出三十分钟就会让人逮回来就地正法。”

    “更正一下。”杨哲庸回答道:“以你的废物程度,十分钟内。”

    “……行吧。”王默也不生气,“那你说怎么办?”

    “逃是肯定不能现在逃,魔王勇者勾肩搭背跑路,被抓回来就是处死。”杨哲庸沉思了片刻说:“你来到这之后逃跑过吗?”

    提起这事王默就憋屈:“当然跑过。007谁受得了。但是魔国里有个恶魔特变态,城里全都是它的眼线,我跑了好几次,不管去哪,不出三十分钟就能找到我叫我回去加班。太缺德了。”

    杨哲庸看着对方的眼神里充满了同情:“原来三十分钟就是你的极限了。”

    “这能怪我吗?!”王默悲愤地反问:“那你呢?”

    “谁知道、听刚才你说,你才来这个世界一周?”杨哲庸似乎陷入了深远的回忆中,沧桑忧郁的表情让王默十分想给他点根香烟:“我来这都十二年了。天天就像活在地狱里,跑了没有几万次也有几千次。”

    王默不禁对面前的男人多了一份尊敬:备战了十二年高考,这哪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啊。

    “然后呢?”他追问道。

    “最远我记得逃出了迪亚德玛的首都,跑到乡下的小村子生活了一个星期,甚至还买了两块田。”

    “结果?”

    “我现在坐在这,你还不明白结果吗?”杨哲庸叹息一声:“……可惜了我的地,我当初好中意的。”

    王默还以为他要惋惜在严厉生活中逝去的十二年青春、或者好不容易到手却被夺走的自由,万万没想到,这位勇者摆在第一位的居然是自己还没来得及耕种的两块地。

    “……你在意的点是不是错了?”王默问。

    杨哲庸拿白眼翻他:“你懂什么。闲云野鹤的种田生活才应该是人类的终极理想!如果没什么勇者魔王,这个没有高科技、没有社交软件和酒局的世界就是天堂。”

    好家伙。王默已经想不出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了,心里想到的只有:好家伙。原以为拿到了龙傲天剧本却根本不想着珍惜的自己已经算是个奇葩,没想到面前的这位脑子看起来也不是很正常。

    ……

    不对,正常的魔王和正常的勇者压根也不会坐在这里密谋逃跑啊。网首发

    感到上一个话题实在不宜多思考,王默转而问道:“所以,以你跑路高手的身份来说,有没有什么经验要传授?”

    杨哲庸思索了一会儿:“首先,逃跑这事急不得,要先拟个万无一失的计划才行。”

    “大哥!”鉴于对方比自己多出十二年的异世界求生经验,王默还是尊称对方一声哥:“你以为咱们在军帐里开作战会议呢?想说多久说多久?外面要打仗了!还等着咱们两个分出胜负呢。哪有那么多时间给你从长计议啊?!”

    “谁说要现在空想出一个来啊?能那么草率吗?”杨哲庸恨铁不成钢地想去打魔王的头,却发现那上面长满了前突后支的角,于是放下了手:“计划可以慢慢来。”

    说着,杨哲庸从自己的怀里掏出块鸽卵大小、表面有虹色变彩的八面体金属块来,朝下面的尖头上还坠了颗晃晃悠悠的水滴形珠子:“给你。”

    刚说完私奔,定情信物都来了。

    王默想归想,也不好再开玩笑,伸手接过那枚像个吊坠的东西,问:“这是什么?”

    “人类工匠与魔法师制造的联络道具,用这个可以远距离对话。”杨哲庸说。

    “手机?”

    “……你能别老在剑与魔法的世界里找科学吗?”

    这边杨哲庸还在说着,那边王默已经又拧又捏开始摆弄起了手里的小玩意,较劲的样子就差塞嘴里拿牙啃一口:“这玩意要怎么用啊,也没个开关,上面光秃秃的。”

    “剑与魔法。”

    “哦,那你的小匕首借我用用。”

    “魔法……”

    “我不会。”

    杨哲庸感觉自己早晚要被气到心梗。

    “不会就去学啊!你这个魔王到底怎么回事?”杨哲庸真想抓点什么甩他脸上:“公司里临时拉出来顶包的临时工也没有你这么糊弄的吧?”

    “某种意义上说,我还真是被拉过来顶包的。所以……”

    当感受到对方投来的包含着憧憬、仰慕以及求救的眼神后,杨哲庸默默在心底想到:

    草。他不会是让我教他吧?

    “你教教我呗?”

    “……”

    杨哲庸沉默了一会儿,看着面前相貌可怖、长角长翅膀还长尾巴的恶魔之王,像老鹰看着怎么教都不会飞的雏鸟一样,悲从中来:

    “你是个魔王啊。从勇者那里学习魔法,身为魔王的尊严呢?你的下半个魔生要怎么办啊!”

    “你不觉得从说出‘不想统治世界’这句话的时候,我的魔王人生就已经完蛋了吗?”

    “……”

    这都是为了伟大的跑路事业。整理好心情的杨哲庸在心中暗暗劝告自己,并且以一名勇者的身份开始教导起现任魔王魔法的使用方法。

    所幸,这个冒牌魔王可能到底还保留着一点身为魔法生物的躯体记忆,杨哲庸大致把魔力运转的原理说了一遍,王默就找到了一些诀窍,起码已经能在指尖点燃一簇比商店里一次性打火机大不了多少的火苗。

    虽然作为一个魔王来说,这个成果实在太差劲了点。

    但是很快,杨哲庸就无法再这么想了。

    他看着大恶魔那三双因魔力周转而放出鎏金般不详光辉的眼眸,以及周身爆发出的、令人震悚的黑色火焰,那样子实在太过陌生,像是被幽魂夺舍的恐怖传说突然恢复了本性,拿回了属于异族的邪恶和冷酷。他不禁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做法到底是否是正确的——

    一个不会魔法又没有武力的‘普通人’可能确实会想着和平度日,把‘统治世界’之类的杂念抛在脑后,但如果他得到了足以颠倒世界的力量呢?

    这个叫王默的男人现在可以点燃一簇火苗,下一秒就可能把某个城镇化为一片火海。拥有邪念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当他获得了实现那个念头的力量。

    而这力量,正是自己交付的。

    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杨哲庸顿时脊背发寒,下意识握住了自己的剑,准备一旦面前的男人有任何异动,当即暴起砍下他的脑袋。

    “哎?你想什么呢?这东西到底怎么用啊?”然而,王默似乎已经对魔法失去了兴趣,继续摆弄着那个八面体,还对杨哲庸的发呆表示很不能理解:“你再不快点我估计外面又要打起来了。”

    “啊?啊。”杨哲庸回过神来点点头,指点到:“你刚才不是已经能控制自己的魔力回路了吗?试着把它传送到我给你的装置上。”

    “魔力这东西我又看不见,怎么传送啊?”王默垮着个脸。

    “想想你便秘时上厕所的感觉。”

    “那我懂了。”

    “……”

    不知不觉开始被同化的杨哲庸感到无比头疼。

    王默自己在那捣鼓了半天,手中的八面体终于亮起了光芒,像是电路板一样闪着黑光的细线瞬间铺满了它的表面,而后上半部分像花朵一样张开,吐出个小型的法阵,在空中旋转变化着。

    杨哲庸解释道:“这个样子时说话消息就会送我这边。不需要的时候停下魔力传输,就会变回原本的形态了。”

    “按下讲话,松开发送……懂了,语音消息。”

    “差不多……”

    “回去让工匠试试加一个即时暂停和二倍速播放。”王默看着手里的装置喃喃自语。

    杨哲庸甚至想放弃思考。

    王默将那个小装置开开关关玩的不亦乐乎,也让杨哲庸那已经淡化的忧虑回到心头:

    初学者很容易因无法控制输送的能量大小导致魔法道具破损,起初他以为魔王过于霸道的力量会将精巧的联络装置直接炸碎,但意料之外的是,这个家伙却毫无困难地应用了,还将魔力操作到如此精细的地步。

    这下麻烦大了。

    心中打鼓的杨哲庸试探性地问道:“你为什么想学魔法?”

    “啊?”王默把联络装置往怀里一揣,样子很是开心:“自保啊,我没说过吗?那些恶魔打起架来可吓人了,我要是什么都不会,要么穿帮、要么有天被压成肉酱。”

    “不,我是说那之外呢?之前你什么都不会所以要逃跑我还理解,学会魔法的魔王不做点什么不是很奇怪?”

    “比如?”

    “杀人放火之类的?”

    “不、那个要坐牢的吧,普通来说。”

    “……普通来说?”

    “哎这有什么奇怪的。”王默伸手指指杨哲庸:“你一个勇者对干好事都不感兴趣,我为什么要对干坏事感兴趣啊?007就够我受的了,再给自己惹仇家真的活不了了。”

    杨哲庸坐在那自己琢磨了半天,虽然没搞明白王默到底是怎么想的,但姑且确定了他暂时没什么威胁性,于是继续说:

    “联络确保之后,就是各自搜集一切可用的情报。”杨哲庸举起三根手指,说:“计划有三个关键的因素,决定了我们最终是否能够成功逃出。第一,出逃的路线。这是最关键的一步,一路上被穷追不舍的话基本就等于计划失败。迪亚德玛这边的情况我还算熟悉,至于魔国那边的就要你自己摸索。地图、兵力、看守,都要查清楚。而如果要逃到更远的地方,比如其他几个大陆,就需要尽早进行详细的调查。虽然大隐隐于市这话没错,不过以我来看,还是逃的越远越好。”

    王默正襟危坐听着他讲,不时严肃地点点头。

    “第二,是追兵。你我的身份,只要失踪必然会有追兵。只要我不选择投靠其他国家,迪亚德玛可能不会大动干戈致我于死地。你那边怎么样?”

    “呵呵——”王默绝望地笑了笑:“那群恶魔告诉我,魔国没有太上皇,没有退位,只有‘先帝’。所以你懂了吗。”

    “看来要做最坏的打算了啊。”杨哲庸想了想,说:“必要的时候,我会选择保全我的人生杀掉来追捕我的人。希望你也做好相应的准备,如果你做不到,我们就分道扬镳。”

    王默点点头,并不争辩。

    “第三,就是逃亡后如何生活。你也明白的吧,离开了自己国家之后,我们都只是普通恶魔、普通人类,再也不会有优待和特殊身份,可能还需要隐姓埋名、掩人耳目。顺利逃出而且确保不会有追兵之后,我们还是会分开过自己的生活、互不干涉。所以这件事,就各自做好自己的准备。另外,无论你我任何一方出了变故,都不要想着对方来帮忙。”

    杨哲庸这种干净利落一刀两断、丝毫不拖泥带水的交往原则,恰好也是王默所喜欢的:“正合我意。”

    于是史上第一个由魔王与勇者组成的逃亡联盟就这样成立了。

    生命得到了保障,有希望从无止境的加班中解脱出来,这样的幸福使王默飘飘然地就想往结界外面闯。

    “回来。”杨哲庸冷不防从后面叫道。

    王默收住脚,一脸懵逼:“你变卦了?”

    杨哲庸没理他,张开双手闭上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揍我。”

    王默当即后退一步,双手抱胸:“我、我没那种特殊癖好。”

    看见他的动作,杨哲庸脸色铁青:“我也没那个癖好!不弄点伤出来你以为外面的人会相信我们在和平友好地聊了半个钟头吗?快点,下个换你。”

    两个人手忙脚乱弄了半天,衣服也撕的七七八八,总算有了点大战后的感觉。

    即将分别时,杨哲庸握住了王默的一只手,感情真挚地说:

    “但愿我们逃跑成功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见他这个样子,王默也有点感动,毕竟能在凶险的异世界遇到老乡,还一起踏上了逃亡之路,这样的经历的确使人感慨万千。就在他想要回握住那只手真情流露的时候,杨哲庸说出了下半句话:

    “这样我就再也不用看见你了。”

    “……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