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其他小说 > 虞美人不会盛开在忒修斯之船 > 第十四章 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2)
    时光如同指缝间的流沙在悄无声息中飞速流淌,上午的两节课在程晓羽认真的学习中度过。第二节课下课,就响起了做课间操的广播。

    教室里的学生早就站了起来,全都在慢慢的向门口走去,程晓羽见大多数人都还挤在门口,他的座位在教室最里面,也就没有急着起身,先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课本,还没有把书本和笔放进抽屉,就听见广播里的音乐停滞了一下,接着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出来。

    “三年二班程晓羽,马上到教导处来。”

    “三年二班程晓羽,马上到教导处来。”

    ....................

    “装逼哥,怎么了?”王欧站了起来扭头问。

    程晓羽扁嘴耸肩,“不知道。”顿了一下他又说,“可能是因为早上校门口的事情吧?”

    “你在校门口干了什么?”

    “哈哈~”程晓羽笑道,“就是跟学生会的干部开了个小玩笑而已。”

    “那你这玩笑开得可以,黄员外亲自请你去六扇门做客。”王欧拍了拍程晓羽的肩膀,摇了摇头说,“自求多福吧!”

    程晓羽很无所谓的笑了一下,也站了起来,走出座位,跟着缓慢的人流走出了教室。走廊里全是穿着校服的复礼学生,包括高二(1)班的学生也在走廊里。他下意识的向着对面的人群望去,却没有看见苏虞兮那张完美无暇的脸。于是他立刻就将视线收了回来,低着头夹在人群中下了楼。

    在出了教学楼以后,其他的学生都是往教学楼后面的操场走,只有程晓羽一个人朝着教学楼侧面的教导处走了过去。

    教导处和财务室、教材室、音乐教室、实验教室在一栋四层的小楼里,程晓羽还是上学第一天的时候领教材的时候来过,学校的规划也不复杂,教学楼草坪的一头是“7”字型拐角,另外一头就是那栋不算大的红砖楼,就在几株枝繁叶茂的香樟树掩映之中。

    程晓羽走到一楼靠近校门边挂着“教导处”牌子的房间门口,他也没啥心虚的,敲了敲虚掩的门,喊了声“报告”,就听见里面应了声“进来”。

    推开门进了教导处,凉气扑面而来,程晓羽将门稍稍合上,抬眼就看到有四、五个老师坐在大开间的办公室里。

    程晓羽扫了一眼,办公室里的办公桌不少,摆着各式铭牌,什么宣传部、学习部、体育部、纪检部和生活部,大概是学生会各部门主管老师也都在这里有办公桌,但眼下没几个人。只有角落里摆着“文艺部”铭牌的桌子前,坐着两个女老师。

    以及窗户边的奥赛组的桌子前坐着个男老师,柜式空调就在奥赛组书桌的旁边,正不遗余力的吹着风,外面外面艳阳高照,淡蓝色的布窗帘被掀了起来,遮住了站在窗户边的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薄薄的窗帘布上透着一个朦胧的影子,即便看不见人,也能清晰的感受到那少女的窈窕身线。

    程晓羽没有能看清楚窗帘背后的身影,因为他已经注意到了有人正气势汹汹的瞪着他,他回过头,就看到早上说自己“有钱了不起”的短发民国妹,就在办公室右侧的枣木书柜旁,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看。

    还有一个矮胖子坐在枣红色书柜旁,书柜里没放什么书,全是锦旗、奖杯之类的玩意,枣红色的书桌上除了暖水杯,还摆着“教导主任”的三角金属牌。

    程晓羽问心无愧,还冲一脸气呼呼的短发民国妹笑了笑,才说道:“报告老师,我就是程晓羽......”

    程晓羽开腔,坐在沙发椅上,脚差点就够不到地面的黄主任才抬起头。程晓羽看清楚黄主任的脸差点就笑出声来。心道难怪矮胖的黄主任被复礼学生背地里称呼为“黄员外”,原来是因为他又矮又胖,还留着八字胡,像是qq斗地主里的地主。

    “员外”这个外号实在是太精髓了。幸好程晓羽还有点社会经历,强行忍住了笑意,装作面无表情的样子。

    “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程晓羽装傻充愣,摇头说:“不清楚。”

    黄主任端起桌子上茶缸,用盖子拨了拨飘着枸杞和茶叶的茶水,“那你好好想想。”

    程晓羽瞥了眼一旁的短发民国妹,冲她眨了眨眼睛问,“你叫什么?”

    民国短发妹被程晓羽搞愣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程晓羽当着学校威名赫赫的黄员外,还敢这么理直气壮的搭讪,又开始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我....”了两声,什么话也没有能说出来。

    黄主任抬起了头,板着脸看着程晓羽,沉声说道:“程晓羽.....谁准你问问题的?现在我是叫你反思!来学校读书不是儿戏!”

    程晓羽认真的说道:“黄主任,我还以为您叫我来,是因为我早上跟这位同学开了一个不合时宜的玩笑,造成了误会,所以想问清楚她的名字向她道歉!”他挠了下头,“难道不是这个事?”

    黄主任语塞了须臾,敲了敲桌子,冷声说道:“什么叫不合时宜?堂而皇之的在校门口说‘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这只是个不合时宜的玩笑吗?你这是思想出了问题!这里是学校!不是任由你横行霸道的地方,把你在社会上沾染的那些不良习气给我收起来!要读书的话,就好好读,不想读的话,就叫你家长把你领回去....”他没好气的说,“我看你就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根本就没什么心思读书,还不如早点回家当你的二世祖好!”

    程晓羽被骂的狗血淋头,也没有普通学生那种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情绪,当然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和黄主任杠是最烂的选择,于是他装作不解的说道:“黄主任,我真不太明白我哪里做错了。首先,我没有接受过九年制义务,我以前是在镁国读的书,回国也才半年。其次,可能在镁国学校的气氛是比较随便的,我们上课跟老师开玩笑都可以,我实在没有想到在国内,连跟同学开玩笑都不行,我觉得这可能是夏美文化差异的原因吧!再其次我虽然成绩不好,但我一直有在努力,无奈确实因为镁国那边课程和夏国这边不太一样,我还需要适应。至于您说我什么‘横行霸道’,还有什么‘沾染了不良习气’,我表示反对,上个学期旷课比较多的原因是因为生病,除此之外,今天我没有佩戴校徽,还是我第一次违反校规.....”

    黄主任被程晓羽一连串有理有据的反驳给整蒙蔽了,尤其是“夏美文化差异”,这个正当的不能更正当的理由,让他所有的指责都成了不了解情况的乱放炮。黄主任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想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程晓羽却转身向一旁的民国妹,深深的鞠了一躬,一脸严肃的说,“这位同学,对不起,早上我不应该在你说我‘有钱了不起啊’的时候,开玩笑说‘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这种烂梗的.....”顿了一下,他严肃的说,“我应该告诉你,金钱是通向自我价值的桥梁,虽然我们无法栖居在桥梁之上,却也得接受金钱确实象征着现代精神的合理性,它与理性精神是互通的。我们该如何理解这句话?那就是‘金钱并不是万能的’,因为过度的追求物质并不会带来幸福,但是我们又必须得清楚,事实上,在一个商业社会,你的财务状况与你人生目标息息相关。卢梭说:人生而自由,却无时不在枷锁之中。这个枷锁,在现代的商业社会大多数时候都是指金钱的枷锁。因为人的一生都是在用有限的资源去做尽量多的事情。即便是最不需要金钱的读书时代,你所有的一切,依旧需要服从于金钱。你的吃穿住行,考试资料、补习家教这些都需要钱,有钱你能获得一切更好的服务和更好的状态,尚海户口和学区房能让你获得更好的区位优势,有车接送有人服侍让你可以避免身体的辛劳,有专业的家教陪读让你能让你在学习上事半功倍,甚至就算你成绩不好,你也可以选择出国就读名校,这毋庸置疑。没有钱的话,是,表面上看你和有钱的学生也没有太大区别,但你将承受更大的精神压力,你将在竞争中无法获得更优质的资源,即便你考上大学了,你也会因为金钱的缘故不得不选择不适合或者不喜欢的专业。当然,我希望你明白,我并不是在赞美金钱,实际上你,你应该能从我的语气里听出来反讽,在《货币哲学》中,齐美尔说,‘金钱给现代生活装上了无法停止的轮子,它使得生活这架机器变成了永动机,由此产生了现代生活的骚动不安和狂热不休’,在骚动不安和狂热不休下,金钱以现代都市为家园,让形式高于生命,于是现代生活中的许多事务,知识、美貌、甚至爱情,都能够用金钱来交换,这让世界变得只有理性而没有感性,只有计算而没有关怀。于是放在今天的语境下,就变成了好像是拥有大量金钱支配权的人,自认为可以操控一切。这是我对‘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这句话的彻底结构,希望你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