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其他小说 > 虞美人不会盛开在忒修斯之船 > 第九章 银河、月光与苏虞兮
    (bgm——《雨因你而下,于你而止》)

    落地窗外层层叠叠的云霞柔美的像是融化的橘子冰淇淋,一道银色的光河隐隐的浮现出来,一只飞鸟慢腾腾的飞过残留着落日暖意的天穹。

    暮光在飞速的消散。

    月亮的轮廓渐渐清晰。

    穿着蓝色校服的少女一动也不动的站在他的身后,在皎洁的月光中,仿佛亘古以来就已陪他站在这里。

    一个世纪,好几个世纪,又或者从宇宙诞生直到毁灭。

    程晓羽的手心里已经攥满了汗,直愣愣的注视着这个本已经存在在记忆中的妹妹,脑子里一片空白,像是目睹了神迹。

    “怎么能美丽到这种程度?”

    此时此刻,程晓羽小小的脑袋里全是大大的问号。想起周佩佩的话,程晓羽真觉得自己是武大郎喝奶——跳着脚的嘬(作)。

    他没来由的有点胆怯,他怀疑这是少年程晓羽下意识的反应,可又觉得自己有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他无法解释一个快要三十岁的男人为什么会对一个少女心存敬畏,这实在有些荒谬。不过很快他就为自己找到了理由,肯定是因为周佩佩中午对她的描叙,以及周佩佩言辞间的隐约的畏怯。

    一个人连自己亲妈都有些害怕的女孩,该是何等的凶残。

    程晓羽在苏虞兮冰冷的凝视中,情不自禁的退了一步,手就按在了背后的施坦威上,琴房里回荡起了“当、当、当、当”的奏鸣,巧合之下竟然有些像是《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那沉重又激昂悲歌。如果窗外不是一派宁静的夜色,而是电闪雷鸣的夜晚,程晓羽一定觉得自己看到了女鬼,散发着凛冽气质的美丽女鬼。

    苏虞兮皱了皱眉头。

    程晓羽慌忙站直了身体,滚动了一下喉头说道:“对.....对不起。”

    “谁准你进来的?”苏虞兮毫无感情的问。

    程晓羽想了想还是没有出卖周佩佩,结结巴巴的说道:“我就是下午没事,所以进来随便练练,不好意思,有些忘了时间.....”

    说完之后,他自己都因为这莫名其妙的畏惧而恼火,情不自禁的在心里哀嚎:“我的天~!我在怕些什么?难道是因为条件反射?”

    苏虞兮又扫了眼摆在钢琴上凌乱的琴谱,面无表情的说道:“以你的水平,还是该从巴赫练起。”

    尽管苏虞兮的态度算不上友善,有点冷嘲热讽的意思。但比程晓羽想象中的刁钻刻薄冷酷无情已经好了很多,没有将他大卸八块程晓羽已经很满足了。

    程晓羽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太久没有练了,有点生疏。”

    “出去吧。”苏虞兮说。

    “哦......”程晓羽弯腰将凳子扶正一些,就快步向门口走。

    “把琴谱摆回原来的位置。”

    程晓羽又连忙转身,回到钢琴边,在苏虞兮淡漠的视线中,手忙脚乱的将钢琴上那些凌乱的琴谱收成一叠,只留下了那本巴赫的《勃兰登堡协奏曲》,抱着琴谱,满头大汗的走到了书柜旁,按照记忆把那些琴谱一一放回原位。

    “放好了。”程晓羽松了口气,轻声说。

    “以后就算是我妈允许也不能进我的琴房。”顿了一下,苏虞兮又冷淡的说道,“把门关上。”

    程晓羽回头,看见苏虞兮已经坐在了琴凳上,她没有打开那本《勃兰登堡协奏曲》的意思,而是挥舞起白皙纤长的手指,开始不疾不徐的敲击着琴键。

    第一个旋律跳出来,程晓羽就听出来了这是莫扎特最耳熟能详的《g小调第40号交响曲》k.550第一乐章。

    她的律动很轻盈,但琴键之中却迸发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紧迫节奏,她右手在黑白色之间点燃了一朵又一朵的火焰,左手拨动音符如水流淌,水与火在不断攀升中的曲调中跑动,相反的情绪逐渐融合,排列出理性而又华丽的乐章。

    在苏虞兮的演奏中,本该优雅而辉煌的乐曲变得淡漠沉郁。

    如果是以前的程晓羽一定会觉得苏虞兮这是在乱弹琴,但此时的程晓羽却觉得苏虞兮在用琴键唤起悲剧性的冥想,仿佛莫扎特在用他的音乐诉说一生的失望以及对死亡降临的预感。

    程晓羽想在音乐中流连不去,却知道苏虞兮并不喜欢他聆听她的琴声,也许应该是不喜欢任何人聆听才对。

    在她的琴声中,程晓羽已经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一点,她的弹奏中充满了单调、枯燥、冷漠的调性,像是数学家借由琴键排列组合成内心情感的抽象集合。

    它既是来自心灵深处,也是自宇宙深处。

    程晓羽踏着节拍无声的穿过月光流云雾霭,他走到了门口,小心翼翼的拧开了门把手,像是害怕打扰苏虞兮的弹奏。他拉开一道门缝,慢慢的轻轻的转了过去。

    他站在门缝间,再一次偷偷看了坐在钢琴前的苏虞兮一眼。

    红色的丝带蝴蝶结在冷冽的空气中摇动,像是星空下的风铃飘带。她的手臂连同手指如晶莹细长如一枚玉器。她的容颜像是每个少年梦中的幻想,也许她住在隔壁,也许她在同校的某个班级,触手可及又遥不可及。像一首存在于脑海中的美妙诗歌,你声嘶力竭的赞美,却怎么也写不出她的美与距离。

    程晓羽其实并不清楚苏虞兮是一位怎么样的少女,却仍然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幸福。他不觉得这种满足感应该来自于他,却还是下意识的认为,能和苏虞兮同处屋檐下,肯定是件美好的事情。

    想看看在下雪的冬夜,倾听她的琴声。想看看她走过雨后的月桂,眺望夕阳坠落。想看看她在熹微的清晨,于湖边慢跑。这种无需企盼,每天就能见上一面的人生,真是一种幸运。

    程晓羽关上了门。

    那清脆又哀伤的琴声陡然变得遥远,仿佛隔着山重水复。

    他走过长长的走廊,开始远离那令人不舍的乐章。程晓羽停下了脚步,站在转角的方形廊柱便眺望玻璃屋子里的苏虞兮。

    朦胧的钢琴声在夜色里隐约如风中的花香,少女在月光下演绎着超越年岁的优雅。

    程晓羽在莫扎特的优雅乐曲中听到了葬礼的回声,死亡摒弃了浮华,优雅成为了悲伤的凯旋。

    他觉得没有错,优雅应该带有一种与世隔绝的忧郁。

    如果让他找出优雅的同义词,它绝对不是是典雅、高贵这样千篇一律的肤浅辞藻。

    而是孤独。

    如果让他用一句话来形容优雅,它不该是《傲慢与偏见》中的矫揉造作,也不该是斯嘉丽·奥哈拉那种艳丽而野蛮的俗气。

    它该是——“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就像是苏虞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