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其他小说 > 虞美人不会盛开在忒修斯之船 > 第四章 苏长河X周佩佩
    等叫做黄丽雯的实习医生走出病房,程晓羽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再给周佩佩打个电话。他倒是不那么在意新闻媒体的报道,但既然摊上了这事,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希望尽力不要给被撞的裴砚晨留下不可挽回的伤害。

    程晓羽拿起手机,先是看到了周佩佩前天晚上打过来的好几个未接来电,除此之外,他的通话记录几乎一片空白,很显然这不仅是因为他没有朋友的缘故,还因为这个时代的流氓电话还没有流行的缘故。

    在脑海里斟酌了一下字句,定下了认错态度诚恳,接受批评态度端正的基调,程晓羽就拨通了周佩佩的电话。

    悠扬的钢琴声飘荡了起来,如果是音乐总监程晓羽,肯定不知道这是什么歌曲,但现在的程晓羽拥有两段人生,一下就听出来这是著名的高难度芭蕾舞曲《吉赛尔》中的选段。

    这很符合继母周佩佩的气质,毕竟获得过赫尔辛基国际芭蕾舞大赛和镁国波士顿国际芭蕾舞大赛的最佳女演员奖。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芭蕾舞演员,现在在尚海戏剧学院的舞蹈系教授。

    大概这也是十六岁的程晓羽不讨厌周佩佩的原因之一,他的母亲程秋瓷是个越剧演员。虽说艺术门类不太一样,却也勉强都能归类为舞台剧。并且两人都是江南人,说话的腔调特别像,温文尔雅软软糯糯的。这一点在其他江南人身上不一定能感受的到,程晓羽听其他江南人说话,感觉又急又快像是在吵架.....

    音乐没有响太久,周佩佩带着江南音韵的普通话就传了过来。

    “小羽,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

    周佩佩的关切令程晓羽心生暖意,他先是回答道:“没什么问题,就是膝盖受了点伤。医生说等下还要做个全面检查.....”

    “那就好。”周佩佩松了口气,“我和你爸正在路上,马上就过来看你。”

    “周姨,我是想问下有关被我撞的那个女孩的事情......”

    “这件事你不用管,我们会处理。你好好养伤就行。”

    “听说她是拉小提琴的,手还骨折了,我担心会不会给人家的造成不可挽回的.....”

    “我们请了复旦手外科最好的专家来会诊,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个你也不用担心。”周佩佩的一番话让程晓羽一下轻松了不少,呼吸都畅快了起来。说实话即使他作为二十六七的音乐总监,也没有摊上过这么严重的事情,他在没心没肺,身上陡然承担了影响别人一生的压力,也是非常惶恐的。

    自己惹出来的麻烦得到了比预料中更好的对待,成默满心惭愧的说道:“对不起,周姨,给你们添麻烦了。我.....”

    周佩佩柔声说:“小羽,前天是我的疏忽,你爸爸本来就忙,应酬也多,我忘记了那天是母亲的忌日,如果我记得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你不要怪周姨。”

    “不,不......”程晓羽简直感激涕零,“周姨,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明知道驾照不能用,还开车出去.....”

    “小羽,驾照这件事你绝对不能说出去,我们已经把你的驾照换成了夏国驾照,如果说有人问你,你就说a国驾照在夏国只要考科目一就能使用。”周佩佩严肃的说。

    程晓羽头疼万分,苦笑着说:“这件事不会对你们影响很大吧?”

    “没关系的,他们只是想要钱.....这件事等下再说,我和你爸爸很快就到医院。”

    周佩佩挂了电话,程晓羽紧张压抑的心情逐渐缓解,本来他也是那种天塌下来也能当被子盖的人,又打定了主意,如果说裴砚晨的人生真要受到了影响,无论如何都要给予对方满意的补偿,也便宽了心。

    心态平和下来,便觉得有些无聊。拿起手机想找点消遣,却发现07年的iphone一代受限于各种因素,几乎不能用来上网。就算能够上网,07年也没有几年后才会大红大紫的各种社交软件。程晓羽作为时尚的弄潮儿,当然清楚微博要在09年底才会上线,还是网页版。

    至于各种社交app,不仅得智能手机普及,还得wifi和3g铺开之后,才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具体的时间线程晓羽不太记得,也不关注。如果不是眼下实在无聊,他也不会想起这件事。

    打开手机翻了一下,因为没有越狱的缘故,连游戏也没有一个,更没有商店,没办法想下就下。只有音乐播放器能用,不过里面的歌全是古典钢琴曲,唯一的一首流行歌是——《烛光里的妈妈》。这个的手机所有的音乐都必须链接上电脑,才能同步上去,也不存在什么在线听歌。唯一的在线听歌方式,就是拨打别人的听话,随即听对方的彩铃。

    程晓羽摆弄了一下这部跨时代的手机,只觉得虽然离2019年才12年,却像是隔了好几个世代。差距大的简直离谱,用惯了以iphone8为基准以上的大屏智能手机,再用这种十年前的产品,简直就像是阎王碰到死神——这是什么鬼?

    还不如诺基亚那种能砸核桃的砖头机,至少还有个贪吃蛇。

    程晓羽放下手机,又躺了会,便等来了小医生弄了个轮椅,推他去做全面检查。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从头到脚又检查了一遍,便回了病房。

    黄丽雯将他退回来的时候,苏长河、周佩佩和一个白头发的眼镜医生正在房间里聊有关裴砚晨的事情,程晓羽只听见了眼镜医生提到了“一千万”,等他进来,三个人就停止了讲话。

    被黄丽雯称做李院长的医生很是关心的询问了程晓羽和黄丽雯几句,又和颜悦色的叮嘱程晓羽好好养伤,说再观察几天就能出院,就跟苏长河和周佩佩打了声招呼离开了病房。

    程晓羽在黄丽雯的搀扶下重新躺上病床,才能正眼打量自己的父亲和继母。

    今年四十五岁的苏长河看上去很年轻,戴着一副华贵的窄框金丝眼镜,梳着整齐的大背头,眉似柳叶,眼睛狭长,眼眶略微有些凹陷,鼻子又高又挺,嘴唇很薄,稍稍有点星江少数民族的感觉。身材高瘦甚至于有点单薄。

    即便是夏天,也穿着得体的浅灰色薄西装。完全就像是儒雅非凡气质冷峻的年轻大学老师。

    就十六岁的程晓羽来说,对父亲苏长河只有怨怼,没有感恩,即便对方把他从镁国接了回来,还提供了优渥的生活。程晓羽依旧在这一年共同生活的时间里,没有和苏长河试图沟通一下,增加一点了解。

    而苏长河大概也是打着长期感化的主意,再加上工作实在太忙,三天两头不在家,也就把程晓羽交给了周佩佩。因此成默和周佩佩反而关系也和谐不少。

    程晓羽记得他已经有小半年没有看到苏长河了。一是苏长河最近回来的少,二是他刻意逃避,房间门都不出的缘故。因此看着苏长河的时候,心底的生疏感还是很强的。

    要和姑娘聊天,程晓羽可以张口就来,可眼下这种情况,成默真觉得自己力有未逮。更何况内心的排斥情绪也没有停止作祟。就算他想要缓和一下父子之间的关系,也不觉得眼下是个好机会。这叫程晓羽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苏长河也没有开口的意思,若有所思的俯视着半躺在床上的程晓羽。

    还是周佩佩先打破了僵硬的气氛,问道:“小羽你吃了东西没有?我给你买了不少零食,你要饿的话,可以先吃点。”

    说着周佩佩走到了床头柜边,打开了放在上面的驴牌旅行袋,将零食、换洗的衣物,还有牙膏、牙刷这么些日常用品都拿了出来。

    程晓羽侧头看向了一旁为他整理东西的周佩佩,作为专业的芭蕾舞演员,周佩佩体态当然没得说,自带一种高贵华美的气场。至于身材更是尤为出众,手脚都很修长,肩宽腰细,加上个子也很高,因此视觉感受极佳。她挽着很复古的发髻,衬得容貌秀丽端庄。举手投足都有种在舞蹈的感觉,优雅极了。

    顿时程晓羽就想起了斗音上流行过一阵军阀太太的扮相,现在想来,那些真是幼稚做作。周佩佩才像那么一回事,由衷的觉得民国那些排得上号的绝世名伶也只能这样了。

    等周佩佩递了一袋子零食给程晓羽时,他才觉得有些饿。随意的从里面拿了包黄油曲奇撕开,慢慢的吃了起来。

    周佩佩也给他拿了椰汁,笑着说道:“先垫垫肚子,中午乔管家会给你送饭过来,我特意叮嘱罗姐给你做了你喜欢吃的白斩鸡、狮子头还有杨洲炒饭.....”

    程晓羽抬起头说道:“周姨,不用那么麻烦,我就在医院吃食堂就行。”顿了一下,他又苦笑道,“这一次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开得真的不快。就不知道怎么撞上的......但不管怎么样,我也不该开车出去.....”

    听到程晓羽认错,苏长河也妥协了,叹了口气说道:“这次算你运气好,至少对方没有生命危险,交警也说你确实没有超速,速度要是再快点,估计就会犯下大错。”顿了一下,他语重心长的叮嘱,“要吸取教训。”

    周佩佩白了苏长河一眼,“这种事情有的时候很难避免,小羽又不是酒驾飙车,也没有肇事逃逸。”随即她转头对程晓羽柔声说,“小羽你也别过分自责了。”

    “你呀~~”苏长河摇了下头说,“孩子不是你这么宠的。”

    “怎么?难道说小兮我教育的不好?”周佩佩没好气的说。

    “小兮需要你操心吗?”

    “那小羽又做错了什么?你以为心理创伤那么容易就能够走出来,说到底还不是你对他关心不够,好,就算你贵人事忙,你也该体谅一下他吧?”

    苏长河被周佩佩说的哑口无言,转头对程晓羽严肃的说道:“你这半年旷课记录刷新了学校记录,不是新闻报道,我都还不知道。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什么事情都得学会面对,不管多痛苦的往事都得学会放下。”

    周佩佩也劝说道:“这个我还是同意你爸爸说的,你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是个事啊?先要有健康的生活,才能有健康的心态。你妈妈在天之灵也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她说,“能不能先答应周姨好好回学校读书”

    “读书?”成默想到自己还是个高中生也有点犯怵,不过重新经历一段高中生活也算是有趣的事情,于是他点了点头。

    周佩佩摸了下程晓羽的额头说道:“真是好孩子。”

    程晓羽下意识的想躲,最终还是默默承受了他这个年纪本不该承受的宠爱,拼命的吃这饼干缓解尴尬。

    “点头了就要说到做到。”苏长河又说。

    成默继续点头。

    苏长河看向了周佩佩,“我再去找李院长聊聊,看看对方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要求,总之不是太过分的,就都答应了吧。”

    “去吧!也别太计较了。”周佩佩微笑道,“如果说这事能打开小羽的心结,也未尝不是好事。”

    苏长河转身离去。

    周佩佩坐在椅子上,又陪程晓羽闲聊了一会。程晓羽想知道网络上什么情况,周佩佩也没有多说,只叫他不要在意。等管家乔三思过来送饭,周佩佩问了程晓羽还有什么需要,也就和苏长河一起离开。

    程晓羽心中暗中松了口气,自己的身份叫他和苏长河相处起来总有点奇怪。相对来说,周佩佩还好点,毕竟只需要叫周姨,可老实被周佩佩当做小孩,也同样还是有些很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