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其他小说 > 成为病弱女修后 > 第一百二八章
    !g一

    伍真人疗伤结束后,双方都没有再在这个地方逗留,很快各自离开。

    云开一直没有等到田莱的回讯,不过这也正常。

    也许田莱现在离得太远,又可能被别的什么事情绊住,没能及时收到传讯。

    不过,她心中基本上已经有了答案,这伙人应该就是当初去三清山接应洛芊的同伙,而以洛芊自身的实力肯定调集不了如此多的金丹为其所用。

    所以这些人真正听令的,还是秦天。

    而这伙人,明显没一个与南华宗沾得上任何关系,甚至于今日这几人连四师兄都认不出来,可想而知应该不是青州本土修士。

    这也意味着,秦天暗中的势力早就已经往其他各州铺开,远比旁人所以为的要庞大得多。

    不过,以云开对秦天的了解,特别是他本人还在三界渊的情况下,照理是不会轻易动用自己手中这股暗中势力才对。

    但因为洛芊,短短时间内这些人却已动用了数回,偏偏每一回也不是什么命悬一线的生死之危。

    云开不得不怀疑,这几回的人手调动到底是秦天的本意,还是洛芊擅做主张。

    若是秦天自己的话,则说明洛芊此人对他的重要性远比云开之前所以为的还要重大。

    若这两回的人手秦天本身并不清楚,便说明洛芊多少还是有点用,至少能够做得了秦天两三分的主。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总归在云开看来,都算是好事。

    毕竟甭管什么原因,总之有着一个很容易拖后腿的洛芊存在,秦天就算再厉害那也不会是铁板一块。

    “今日这几人,果然与当初前往三清山接应洛芊的金丹是同一伙。”

    刚进小城,云开便收到了来自田莱的的回讯,其中详细描述了那两前来接应洛芊的两名金丹修士的言行举止外貌特征。

    巧得很,其中一名金丹后期,正巧对得上今日截杀伍真人,最后死在宁哲与沐清可手中的那名黑衣面具修士。

    “洛家要是有这么多金丹修士的话,哪里还只能窝在青州当个三流小家族?”

    沐清可自然不相信区区一个洛芊,一个小小洛家可以号令得了这么多金丹修士为其卖命。

    她现在还不知道洛芊与秦天的关系,是以自然想不到,洛芊到底借的是谁的势。

    不过,能够同时驱使这么多金丹,甚至这些金丹中还有金丹大圆满这样的存在,那么洛芊的靠山至少也得是高阶元婴真君。

    这般一来,青州能给洛芊当靠山的目标范围,便一下子缩小起来。

    青州的具体情况,沐清可不是太过了解,但与棕州同为下三州之一,青州元婴的总数基本可以参考棕州,不算多,但也不会太少。

    各大小宗门家族三教九流的势力再加上散修,满打满算青州这样的地界同时能出五六十名元婴便已对是相当不错的水平。

    一则,受大环境影响,下三州金丹晋级元婴成功率本就低得惊人。

    二则,元婴们为搏晋级化神小飞升灵界的机会,相互资源争夺得十分激励,新晋元婴被迫卷入竞争,从而陨落者很是不少。

    没错,凤行大陆每百年间小飞升灵界是有名额限定的,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基本上凤行大陆的修士都会赶在晋级化神的雷劫后,直接小飞升灵界。

    然而小飞升同样需要渡飞升雷劫,这样一样,小飞升的难度直线上升。

    成功了顺利前往灵界,而一旦小飞升失败,运气好些的直接跌境再难有晋级之机,运气不好的直接陨落,一了百了。

    种种原因综合在一起,整个凤行大陆明明最高境界能够修练至化神,但真正的化神在凤行大陆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也就是上三州几大顶级宗门才有如此底气不必担心错过每百年的名额。

    “洛家的确没有,但洛芊可不仅仅只是洛家的嫡女。”

    宁哲径直替沐清可解了惑,毕竟以现在沐清可与师妹之间的关系,早就没有隐瞒的必要:“洛芊更是秦天真君的女人,无可替代的那种心仪之人。”

    这话一出,沐清可倒是一下子明白了其中更多的弯弯绕绕。

    南华宗的秦天真君,这不就是最开始主动收云开为记名弟子的人吗?

    呵呵,她就说有什么东西奇奇怪怪的,弄清秦天与洛芊是什么样的关系后,一切便拨云见日了。

    没想到,秦天那样的人竟然也会为了一个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合着这是一早便瞧上了云开的雷灵根,所谓的记名弟子身份只不过为了方便他

    之后替洛芊移植灵根的掩饰。

    “为了一个女人,堂堂元婴真君竟是连因果天道都不顾,没想到秦天竟然这般痴情。”

    沐清可将痴情二字咬得格外之重,带着明晃晃的嘲讽,总觉得自己无形中好像有些污辱了痴情二字。

    “为了一个女人是真的,但到底是不是痴情,恐怕只有秦天自己知道。”

    云开接过话,笑了笑,朝沐清可与宁哲抛出了另一个新的内幕:“洛芊身负某种特殊血脉,应该对秦天有着极大的利好,而且这种好处很难被取代。”

    “这样,倒是合理了。”

    沐清可摇了摇头:“说来说去,为的还是自己,比起秦天,洛芊与程章这样的人果然都不过是小鱼小虾。”

    见沐清可一语道破关键,云开没再说话,明显是默认。

    而宁哲倒是不免又多看了沐清可几眼,暗自感叹脑子清醒的女人果然智商都能爆棚。

    可想而知,人间清醒是何等的重要。

    没多大会儿功夫,几人便找到了吴尽所说的三边客栈。

    宁哲见到吴尽第一眼,便觉得有些眼熟,稍一回想,这才记起自己曾在执法堂见过。

    没想到,这人竟然也是他们南华宗的人,而几年前,云开也正因为有了此人的提醒,这才会意识到秦天的险恶用心,布置下那么多的安排,最终靠一己之力在秦天手里抢回了一条命。

    是以,在吴尽见到他这个金丹真人,连忙恭敬见礼时,宁哲倒是对吴尽态度难得的和气。

    “既然你与云开是朋友,那直接叫我一声师叔便可。”

    宁哲对吴尽的印象不仅仅停留在几年前执法堂那个杂役弟子身份之上,同样还想起了去年执法堂堂主江寒舟以几乎炫耀般的口吻提及过一个名叫吴尽的弟子。

    想来,等这界宗门大比后,江寒舟铁定是要将吴尽收为门下爱徒。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肯定不会让吴尽随云开一起叫他师兄,毕竟这般一来,将来他岂不是要比江寒舟矮上一辈?

    “是,宁师叔!”

    吴尽倒是相当识趣,立马便依言改了称呼叫了师叔,好似完全没有察觉到宁哲的逻辑明显有问题。

    倒是一旁的沐清可,听到这话后不由得质疑道:“不对呀,既然他与云开是朋友,不应该与云开一起叫你师兄吗?”

    “我落霞峰一脉在南华宗本就辈分极高,他叫我一声师叔有什么不对?”

    宁哲直接说道:“至于他与云开之间,按朋友平辈相称亦可,按规矩他叫云开一声师叔也毫无问题。”

    分开来各论各叫其他再正常不过,宗门里这样的事情多得很。

    “我叫沐清可,从棕州来的,是云开的好朋友,你随云开叫我沐师姐就好。”

    沐清可单方面将自己定义为云开的好朋友,说这话的同时,见云开神色毫无变化,明显为默认,心中更是高兴,脸上的笑容都愈发明媚起来。

    “沐师姐好!”

    吴尽自然看得出沐清可身份非同寻常,同样依言叫了人,算是相互正式认识。

    “算了,你还是随云开一起叫我师兄吧。”

    见状,宁哲皱了皱眉,突然改了口:“等以后江寒舟收你为徒,到时再改口叫师叔也是一样。”

    小小的客栈房间气氛突然变得有些特别。

    吴尽是若有所思,沐清可则是满面疑惑,而云开却忍不住为自家师兄心酸了一把,偷偷笑了起来。

    “江寒舟是我们南华宗执法堂堂主的名讳,向来与师兄关系极好。”

    云开小声替什么都不知道的沐清可解释了一句。

    不过,她这声音再小也一样,谁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大概是师兄已经知道江堂主有收徒的打算,怕让吴尽跟我一起叫他师兄的话,将来江堂主知道后,他在江堂主面前会平白矮上一辈吧。”

    “原来如此,我就说宁道友什么时候竟计较起一个称呼来。”

    沐清可顿时哈哈大笑,知道宁哲竟也会有这么幼稚的心思后,更是多了几丝幸灾乐祸。

    “我这可不是计较,江寒周在我师尊面前本就得规规矩矩叫师叔,要是他以后的徒弟跟我同辈,他好意思与我师尊平起平座?”

    宁哲一本正经地讲着道理,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是出于私心。

    没等沐清可再次出声,吴尽却是出声赞同道:“宁师叔说得没错,按理,我本就应该叫师叔,不论江堂主将来收不收我为徒,都是一样。”

    吴尽也早就心知肚明,也早就与江堂主有了默契,在宗门大比后会正式拜江寒舟为师,所以最开始宁哲那般说后,他其实是明白这声师叔更多的是将他当成真正的朋友徒弟师侄看待。

    更何况,就算不论宗门辈分,论修为境界

    ,他管落霞峰未来的少峰主,如今的金丹修士宁哲叫一声师叔,也是完全再正常不过的。

    之所以弄出这点小尴尬来,无非是因为他又与云开之间的关系,说到底宁哲与沐清可都是看在云开的面子,才会对他一名普通筑基这般耐心而客气。

    “行行行,那还是叫他师叔吧,这么论起来我也不想比宁真人低一辈,那你也别随云开叫我师姐了,也叫我沐师叔比较好。”

    沐清可也不是没眼力劲的人,哪里可能会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称呼当真一直去戳宁哲的脸面。

    至于吴尽与云开之间,这两人既然是朋友,直接叫名字就成,没那么多讲究。

    “行,我听沐师叔的。”

    吴尽看着年纪不大,可有着那样的堪比真实经历的长长回忆,自觉心理年龄早就有了几百岁,所以才不会跟个毛头小子一般拉不下脸面。

    他不仅改叫沐清可为师叔,同时看向一旁的云开道:“我也得叫你云师叔,你可是无海真君的关门弟子,这一声云师叔还真是实实在在响当当的,早一些适应小师叔的身份也好。”

    吴尽这话还真不是玩笑,以云开的悲伤,南华宗大半弟子还真的都得称呼她一声小师叔。

    以往她没怎么在宗门正式露面,但往后很多事情不需再掩饰之后,她这个小师叔正式露面的机会可就会渐渐多起来。

    “可以,不过叫我师叔也没有见面礼。”

    云开倒是无所谓,转而说起了正事:“你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是要出海猎兽,还是有别的什么事?”

    吴尽听到云开询问,迟疑了一下,虽没有直接去看一旁的沐清可与宁哲,但明显是有所顾忌。

    “四师兄不是外人,我的一些秘密,师尊与他都知道一些,无需顾忌。至于沐师姐”

    云开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所知道的赤凤剑,还有黄甲战俑,通通都是她的。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与她是同类人。”

    得,这话一出,吴尽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难怪之前云开会传讯问她那样的问题,看来这是一早就猜到了沐清可同样也是幕后黑手安排给洛芊的另一垫脚石。

    啧啧,连本命剑都成了别人的,所以在他那些记忆未来中,沐清可的下场只怕不会比云开好到哪去。

    既然都是同类人,有着云开这个共同的桥梁在,那么大家便都不是外人,没什么好顾忌隐瞒的。

    “西海有重宝,即将问世,我知道你领了这里的一处宗门任务,算着时间差不多应该到了,所以特意在这里等你。”

    吴尽没有卖关子,径直说道:“凌云秘境听说过没有?不久后,西海海底深处会有沉塔出现,而那座沉塔中不仅有放多功法宝物,更有三枚通往凌云秘境的钥匙。”

    紫笔文学

    !一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