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玄幻小说 > 神相鬼医 > 第六百一十三章奇怪
    “三年前,南洼岭传出了要开发的消息,我这大舅哥手里有点闲钱,便想去南洼领开一个酒楼,而且他也真正付诸于行动了,那南洼领刚刚建成商圈的时候,我大舅这边直接租了个门面房,开起了酒楼。</p>

    一开始,酒楼的生意并不好,伴随着那里大兴土木,人聚集越来越多,他这酒楼生意火爆的很,一年的时间,他赚了不少钱。</p>

    他没开饭店的时候,就听说过南洼领最高的山峰上有一只老虎精,当时他们都当成故事来听,没有当回事儿。</p>

    一年之后,省动物园的人再次过来证实了这件事是假的,省动物园的人从山上抓下了一只老虎,更证明了老虎精这件事是个故事。</p>

    得知这是谣言,景区周边的人也都放了心,我大舅哥是一名攀登爱好者,我这侄子也是一名攀登爱好者,那个时候上山的阶梯路还没有修建好,爷俩儿便是直接绕到了山的背面,开始往最高峰攀爬,爷俩很厉害,仅仅用了五个小时的时间,便到了那南洼领最高的山峰上。”说到这儿,刘文海中叹息了一声,道,“也正是因为这次攀爬,我这侄子才变成了这个样子,从山上下来之后,刚刚回到酒楼里,我这侄子便是倒在了地上,然后便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跑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医院,但却没有一个能说出个所以然来,这两年,我这侄子一直住在医院里,靠着医院的营养液,方才将生命维持到今天。”</p>

    张凡看了一眼刘文海,面露思索之色,他一直就认为这南洼领最高的山峰不简单,这件事情也是从侧面印证了他的想法。</p>

    另外,张凡隐隐有一种感觉,他以后还会去南洼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发现有关南洼领的一些秘密,对以后再去南洼领,提供一些帮助。</p>

    “张先生,你在听我说话吗?”刘文海看着张凡有些呆滞的表情问道。</p>

    “在听。”张凡淡然一笑,而后看了看车窗外道,“这也快到你家了吧?”</p>

    “快了!快了!”刘文海回道。</p>

    随后,张凡没有再继续说话,刘文海也陷入了沉默,大概五分钟的时间,两人便来到了刘文海家门口。</p>

    刘文海用钥匙把门打开之后,刘文海的老婆秦云连忙迎了上来,看到张凡之后,那脸上当时的浮现出了一抹喜色,然后,热情而又客气的道:“张先生,您来啦。”</p>

    张凡笑着点了点头。</p>

    “哥,嫂子,你们快过来,这就是把我们家孩子身上的病治好的,那位厉害的先生。”随后,秦云指着张凡为一对中年夫妇介绍道。</p>

    这对中年夫妇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男的身材中等,后背微微有些佝偻,虽然仅仅五十岁的年纪,但却是两鬓斑白,眼睛浑浊,那脸上更是写满了憔悴。</p>

    那中年女人跟中年男人的情况差不多,而且,中年女人的眼圈儿还微微有些泛红。</p>

    他们的儿子已经呈现昏迷的状态两年了,这两年内,两人必然是心力交瘁。</p>

    看到两人的样子,张凡的心中不禁生出一丝怜悯之意。</p>

    只见,快步向着张凡的方向走来,没等张凡反应过来,便是“扑通”一下跪倒在了地面上。</p>

    “张先生,求求您,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p>

    “张先生,求求您了!”</p>

    夫妻二人一边磕头,一边乞求道。</p>

    看到两人这副模样,张凡连忙去扶两人,张凡手上的力道很大,一把便是将两人扶了起来,张凡看着两人那张憔悴的脸道:“你把儿子身上的病,若是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我必定鼎力相助!”</p>

    听到张凡这话,中年夫妇相互对视了一眼,而后,连连表达对张凡的感激之情。</p>

    “谢谢张先生!”</p>

    “谢谢张先生!”</p>

    “带我去看看你们的儿子吧。”张凡看了一眼两人道。</p>

    两人重重点头,跟张凡做了个请的手势,“张先生,这边请。”</p>

    在中年夫妇的带领之下,张凡几人来到了之前刘文海儿子,刘博所住的房间,也就是之前张凡大战打红袍女鬼的房间。</p>

    不过,自从张凡把那他邪祟除掉之后,那房间便恢复了正常。</p>

    进入房间之后,张凡看到一名骨瘦如柴的男子躺在床上,男子的脸颊已经深深塌陷,宛若骷髅一般,皮肉非常的松弛,而且,头顶上的头发,也近乎掉光了,</p>

    二十几岁的年纪,看起来像四十岁的一般,他那裸露在外的两条手臂,也是呈现皮包骨的状态,他的整个皮肤之上,均是呈现出了黑褐色。</p>

    “张先生,两年前我儿子170斤,现在却只有60斤了,您可千万要救救他。”中年女人指了指病床上的男子道,最终,她实在抑制不住内心悲伤的情绪,再次哭出了声。</p>

    张凡看了一眼中年女人,安慰道:“你放心,我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一定会救。”</p>

    张凡并不敢说包圆的话,因为,那南洼岭山峰的不简单,他是亲身感受到的。</p>

    说完,张凡便是向着床边走去,张凡先是打量了一眼床上那骨瘦如柴男子的面相。</p>

    打量了一会儿之后,张凡轻吸了一口凉气,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p>

    “这倒是很奇怪啊!这不应啊!”张凡皱着眉头道。</p>

    张凡看到在这枯瘦如柴男子的印堂位置缭绕着浓郁的黑气,而且流动得极其缓慢,这是将死之相。</p>

    这并不是让张凡疑惑的,让张凡疑惑的是,在男子的印堂位置,有四种气息交替出现,一种是魂气,一种妖气,一种是道气,还有一种风水气。</p>

    印堂发黑,有魂气缭绕,那是被阴鬼所害!</p>

    印堂发黑,有妖气缭绕,那是被精怪所害!</p>

    印堂发黑,有道气缭绕,那是被道门法术所害!</p>

    印堂发黑,有风水气缭绕,那是被风水法术所害!</p>

    张凡出生这么久,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面相,张凡仔细感知了一下这男子身上的气息,这男子并非玄门中人,也并非杂门中人,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因为上了一趟山,招惹这么多的仇家?</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