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工具人女配不干啦 > 第八十九章 被告白了被?
    屠茗茗跟餐厅老板商量好上班时间和工资问题后,与谭禹一起离开了餐厅。

    车上,谭禹见屠茗茗心情大好,忍不住提出邀请:“茗茗,去我家坐坐吧。”

    现在天已经黑了,屠茗茗本想拒绝,但一想到谭禹今天帮了自己一个大忙,而且她已经多次拒绝谭禹,今天再拒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屠茗茗答应他:“那就打扰了。”

    “你能来是我的荣幸,怎么会打扰。”

    “你不是想让我听你写的歌吗,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让我见识见识谭老师的创作能力。”

    谭禹被说的不好意思了:“你别这么称呼我,有程淮老师这种成绩的人才能配得上‘老师’这个称谓。”

    “我听过你以前写的歌,确实好听,还有你自己的特色,以后一定会发光发热的。”

    “谢谢。”谭禹和煦的笑了笑:“你跟程淮老师是怎么认识的?你居然成了他的助理。”

    “这是我的秘密,暂时不能跟其他人说。”

    “那我就不问了。”

    屠茗茗发现谭禹有个很好的品质,不过问他人的隐私,她对他又多了几分好感度。

    “你很适合当明星哎。”屠茗茗由衷的评价他。

    “为什么这么说?”

    “这还用问吗?能力强,长相也好看,性格又好,不当明星都屈才。”

    谭禹被她直白的话逗笑了:“谢谢你,如果我父母也这么想就好了。”

    “你父母不同意你当歌手?”

    “倒也不是,只是他们更希

    望我继承家业。”

    屠茗茗想起屠江辛也说过想让她继承家业,立刻感同身受:“我懂你,我父母也说过这种话。”

    “那看来我们还是同病相怜了。”谭禹转动方向盘转了个弯,继续说:“虽然我父母因此断了我的经济来源,但我比以前快乐多了。”

    “以你的能力,早晚有一天你的父母会认同你的。”

    “借你吉言。”

    到了谭禹家,谭禹带着她直奔练歌室。

    练歌室里到处都是乐谱和歌词,屠茗茗一时间都找不到坐的地方、

    谭禹将地上的乐谱都收起来,为屠茗茗腾出一块空地。

    “这个房间的地板上铺了毛毯,你可以直接坐在地上的。”

    屠茗茗点点头,直接坐下了。

    谭禹收拾好乐谱后出去了,再回来时手上拿着两杯果汁、

    “今天太晚了,就不请你喝酒了。”谭禹递给她一杯:“这是用今天采摘的橘子榨成的果汁,比超市里卖的要新鲜很多。”

    “讲究。”屠茗茗调侃他。

    谭禹没有在意,他虽然不能像以前那样没有顾忌的买东西,但基本的生活品质还是可以维持的。

    “确实好喝。”

    “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把你的地址给我,我让果农每天也给你送过去一份。”

    屠茗茗摆手:“这倒不用,我现在太忙了,无福消受。”

    “当程老师的助理,确实会很辛苦,如果你哪天累了,可以来当我的助理,我给你的薪水一定比程老师高,而且会给你

    留出充足的上班时间。”

    “还是算了,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挑战有难度的事情,程淮的工作强度正对我的胃口。”

    屠茗茗不想给谭禹造成他有机会的假象,他虽然帮了她一个大忙,但不代表屠茗茗就要给他机会。

    谭禹没有强求,他从一个堆满书的架子里掏出一个档案袋,从里面拿出一张乐谱。

    “这就是我说的那首歌。”谭禹把乐谱递给屠茗茗。

    屠茗茗上下浏览一遍,问:“歌词呢?”

    “歌词在我心里。”谭禹深深地望着屠茗茗。

    屠茗茗突然起了鸡皮疙瘩。

    这就是文艺青年的浪漫吗?原谅她活得太糙,不太懂。

    “……你好好说话。”屠茗茗半天才憋出一句煞风景的话。

    谭禹拿走乐谱,来到钢琴旁的凳子上坐下。

    纤长的手指落在黑白键上,演奏出清脆舒缓的音乐,他闭上眼睛开始演唱。

    歌词并不是屠茗茗想象中的直白煽情,而是借着风景抒发自己的情感,比直白的歌词来的更有力量,而且几句歌词都提到了第一次见到她的场景。

    屠茗茗的心猛地一紧。

    原来谭禹在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对她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她一直以为只是少年突然的心血来潮,来得快去得也快。

    这下完了,谭禹对她的感情是动了真格的。

    谭禹演奏完,睁开眼睛望向屠茗茗,却看见屠茗茗神色慌张的站了起来。

    “你怎么了?”谭禹询问她。

    “我……我突然想起

    来还有事要做,就先不打扰了。”

    说完屠茗茗就没志气的转身要离开,结果没走几步被地上的电线拌住,一个踉跄倒在一堆乐谱上,幸好地面上铺了一层地毯,她没摔疼。

    谭禹赶紧去扶她,被屠茗茗喝止:“你别动!”

    谭禹真的没在动了,屠茗茗自己爬起来,飞快地离开了练歌室。

    屠茗茗回到家里,开启暴走模式,在家里的走廊上走来走去。

    最后她给程淮发了条短信:“赶紧喜欢上老子,要不老子就真的被人拐跑了!!!”

    发完后屠茗茗瞬间恢复了理智。

    她抱着头发出惨叫声:“我在干什么!我居然大半夜给程淮发这种短信!”

    她现在只能祈祷程淮已经早早睡着了,等会儿偷偷溜进程淮家删了。

    十分钟后,程淮没有回消息,屠茗茗紧绷的弦终于松了,她可以确定程淮已经睡了,否则他一定会发信息过来质问自己。

    屠茗茗开车一路狂奔到程淮所在的公寓,进去之前还特地往程淮所在的楼层望了望,确认已经灭灯了。

    幸好程淮今天把备用钥匙给了她,屠茗茗轻松进入程淮家。

    屋子里很黑,屠茗茗轻手轻脚往卧室走,快到门口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了摆在墙角的绿竹。

    屠茗茗快被自己气死了,因为这盆绿竹本来不放在墙角边的,今天上午她打扫房间的时候觉得这一片区域太单调,特地把绿竹移过来的。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屠茗茗在门口等了等,确定卧室里没有动静后才继续走动。

    她轻轻的拧开门把,进入程淮的卧室。

    ","downloadAttribute":"1","onlytentHide":"0","preChapterUrl":"/r/552262602/554117376.htm?z=1&ln=10002441_25584_3801_2_380_L4&cm=0000&z=1&is_np=1&purl=https%3A%2F%2F.cmread.%2Fr%2F552262602%2F554183840.htm&vt=3&ftlType=1&onlytentHide=0","chapterID":"554183840","summaryUrl":".cmread./sns//l/forum/book.jsp?bookid=552262602","ChapterUrl":"","downloadAttributeByChapter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