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玄幻小说 > 丹师妻主不好惹 > 第二百六十一章 第疑似盟友来
    哎?

    她看着印记已经消失了啊?

    “大尊交代了,印记虽然已经消失,但那‘血匕’造成的伤,单靠自身也是无法愈合,需要配合药材,才能彻底清理干净,你这腿才能完全恢复。”

    “嗯……好。”

    正说着话,沈睿敏趿拉着一双粘着泥土破洞的鞋子走了进来。微眯着眼身挂巾巾吊吊,拉长着嗓道:“好些吗?这血匕本不是寻常物,除了日常的药材还需要配合专门的特殊材料疗养数日才可痊愈。”

    “大尊这是打哪儿收了破烂回来?”千昼锦上下一瞄,戏谑道。

    “呵呵,出了点小状况……看你精神头这么好,我就不打扰了,你好生修养,过几天咱们再做时候的安排。”

    千昼锦颔首礼貌微笑。

    安排个锤子!

    “大尊慢走。”大夫卑躬屈膝。

    待沈睿敏走后,千昼锦调侃道:“看你都恨不得跪下磕头了。”

    大夫抹了两把汗,哆嗦道:“只要她不杀我,让我叫她祖宗都可以。”

    千昼锦咳嗽一声:“你真的愿意当她的孙儿?”

    大夫猛地想起沈玉珏的模样,忍不住一哆嗦。

    “还,还是算了……”

    ……

    接连两日沈睿敏都是早出晚归,每次回来总不是干净整洁。

    身上的衣料一日比一日残破,听大夫说有次偷见她回来连脚上的鞋都不见了。

    “你说大尊这些日子是去做什么了?”大夫一边换药一边呢喃。

    千昼锦悠闲地瘫在椅子上,盯着屋内紧闭的窗户愣神。

    “最近地宫是不是来人了。”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来人倒是……”

    大夫话音未落,照料的丫鬟板着脸端着药碗走了进来。

    “我想你的病应该好的差不多了,这就替你禀告大尊。”

    说完她便将药碗重重砸在了桌上,滚烫的药汁四处飞溅。冷哼一声,扭过头大步走了。

    “这……”

    大夫手上拿着纱布战战兢兢。

    “没事,不过是告状去了。”伸手拍了拍大夫的手,安慰道,“放心。我对沈睿敏还有用处,她不会轻易动我。往后替她办事得个伤病什么都是寻常,自然也不会动你。”

    这里要找个大夫那也是不好找。

    现在的局势尚不明朗,严密的监控让千昼锦无法获取更多的外部消息,于是便将注意力转到了“内部”。

    “嘿,丫头!渔民们怎么样了?”千昼锦问道。

    丫鬟似乎早有准备,熟练顺畅的说道:“放心,已经安置好了。不过……你与大尊的约定还未完成,所以可能还需要再委屈他们一阵子。”

    说完便又撇过头漫不经心收捡屋内的药渣去了。

    什么委屈不委屈的,不过是一群愚蠢的下等人罢了。

    千昼锦看穿了她的心思,但并不想就此事与她争执,不过也是一个洒扫的下等人罢了。

    “与大尊的约定我定当遵守,还望你们也别忘了对我的承诺。”

    料想沈睿敏也不会对他们多好,但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要能暂时保住性命,总能找到机会出去。

    ……

    这天千昼锦躺在窗边的摇椅上透着气儿,一声“凄冽”的猫叫声将她从半梦中惊起。

    “这地方连猫都这么凶厉吗?!”

    拍拍小胸脯骂骂咧咧正想往窗外探去,门外的丫鬟神色不耐的推开大门说道:“你又怎么了?!”

    彼时还尖叫不听的猫瞬间没了声音,只听见丫鬟自顾自喋喋不休。

    神了!

    这猫叫也要看主人。

    刚想说一句让她将自己的猫管好,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丫鬟闻声便皱着眉头出去了。

    本想去门边探听些消息,窗外又传来了猫叫。

    越听感觉声音越怪。

    “呲呲——”

    嗯?

    窗台下一个花坛在飘来荡去。

    “我去,我说是什么品种的猫叫声那么难听呢。”

    老大夫头顶着一个大花盆谨慎小声说道:“先别管这个了,有人让我来告诉你大尊受伤了。”

    “沈睿敏受伤了?”

    “不仅如此,连着那走尸……沈兰和沈玉珏都……”走尸本就是死人,老大夫一时没找到形容词,磕磕巴巴干着急。

    “你是说沈兰和沈玉珏……残啦?”

    “对对!但是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是有人让我来告诉你。不行了,我得先走了!”

    真是要命了!

    这么大岁数了还要冒着生命危险传话。还要……还要……还要学那猫叫……

    真是臊得慌。

    “等等。”千昼锦拉住了她的头发,问道,“是谁让你来传话的?”

    这地宫管理及其严密,沈睿敏是不可能让“苍蝇”飞进来的。

    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正在慢慢靠近,老大夫吓得脸青白黑,丢下一句不清楚就跑了。

    ……

    丫鬟再一次破门而入,问候着她需要些什么,眼睛却疑惑地盯着窗外,见千昼锦依旧闭眼假寐的样子,稍稍松了口气。

    她总觉得空气中飘着一丝别样的味道,难道是她猜错了?

    刚库房那边起了大火,烧掉了大半的口粮,担心有人声东击西,便仓忙来寻千昼锦。

    “锦丹师可是饿了?”

    千昼锦抬眼睨了她一眼,道:“又到了饭点啦?”

    地宫不见天日,每次都是等到丫鬟上饭菜了才知道大概时辰。这她才刚吃过午饭不久,怎么那么快又到晚间了?

    “现在还不太饿,稍后再说。”

    “好,我先让小厨房给您准备着,只是库房那边方才起了火,接下来您的伙食可能要缩减一点了。不过您放心,奴婢自己不吃喝也不能饿着您的。”丫鬟一边倒水一边试探着。

    千昼锦这才明了,原来前面的骚乱是起了大火。

    这丫鬟现在是在怀疑那大火与她有关?

    不过,有了老大夫的递话,如果真的有“盟友”进来了,那还真就说不准了。

    “库房起火了?!”千昼锦故作惊讶道,“我的保命药材有没有事?我还要靠它们治腿呢!”

    “放心,烧掉的大多是粮草,您的药材完好无虞。”

    千昼锦又佯装呵斥了几句,千叮咛万嘱咐她的药材可不能出错,一副担心没药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