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科幻小说 > 赘婿天帝萧逸方清竹 > 第1554章 镇天王又如何?
    “现在你可想起来了吗?”

    萧逸冰冷的目光扫向刘铜。

    噗通!刘铜浑身一颤,一屁股坐在地上,看向萧逸的目光满是惊惧之色。

    下意识看了眼已经是奄奄一息,命悬一线的车舆,这可是大队长级别的存在,堂堂圣王境高手。

    结果在萧逸的手里,却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生生被打成这般模样。

    一想到萧逸连车舆都不放在眼里,哪会在乎自己一个小喽啰的生死?

    若再不老实交代的话,只怕自己是没法从萧逸手底下逃出生天了。

    一念及此。

    刘铜狠狠咬了咬牙,抬头看着萧逸:“这一切都是车舆大队长吩咐我做的,在你抵达炫光城的时候,我便将你的信息上报给了大队长。

    当他得知你带着那块天道令牌之后,便是安排了这一切,还有那块天道令已经是被车大队长派人送给统领那边去了”“你c你”车舆好不容易喘了口气,结果刚苏醒便是听到刘铜把自己给卖了。

    一时间他气不打一处来。

    怨毒的目光狠狠瞪着刘铜,眼看着便是要忍不住出手将刘铜活活打死,却在这时,迎面又是一道黑色的拳影。

    砰!这一拳狠狠砸在他的面门之上。

    一拳之威。

    险些将车舆给送走了。

    他只觉得头晕眼花,天旋地转,两眼之中满是绝望之色。

    萧逸单手拎着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淡淡道:“这件事绝不可能是你这小小大队长敢做的决定,老实交代吧,到底是何人让你对付我的。

    若乖乖配合,我可以饶你不死,否则”只见萧逸单手凌空。

    悬挂在门外的青龙堂匾额嗖的一声便是被摄入他的手掌之中,单手捏着那青龙堂匾额,匾额之上“青龙堂”三个字流转着血红光芒。

    道道龙威浩荡。

    这是这三个字内蕴含着的龙血在宣泄着它的不满。

    但很快这龙威便是烟消云散了。

    只见萧逸单手一握间,匾额轰的一声炸裂开来,随后淡蓝色的火焰不断吞吐间,裹住了那破碎的匾额。

    在一片火焰汹涌间,匾额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

    萧逸看着脸色苍白的车舆:“若不配合,这便是你的下场!”

    咕噜!鼻青脸肿,看不出五官的车舆狠狠吞了口唾沫,来不及多说,他的一双眼睛紧盯着那不断飘落而下的灰烬,咬了咬牙,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我c我说这一切都是陈统领的命令,他得知阁主将天道令交给了你,觉得你会鸡毛当令箭试图使唤镇天军团,所以才让属下给您c您”他的脸有些尴尬,一脸忐忑的看着萧逸。

    萧逸无所谓的冷笑道:“可是让你们给我下套,狠狠给我个下马威,让我知道他是不好惹的?

    最好是能够让我打消了掌控镇天军团的心思,我说的可对?”

    “”车舆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圣子殿下,属下这也是被逼无奈”“够了!”

    萧逸摆摆手懒得理会车舆的委屈辩解,将车舆也是松了开去,负手而立于青龙堂大厅之内。

    来回踱步间。

    他的手指也是在不断的来回敲击。

    车舆不敢打断萧逸的思绪,着实是刚刚那一顿胖揍,已经是让他放弃了所有抵抗的念头。

    当然。

    除此之外,也是与他清楚萧逸执掌天道令,更是天道阁圣子息息相关。

    按正统而言如今天道阁群龙无首,萧逸的身份便是有资格掌控镇天军团。

    更何况在军队之中,除却资历之外,最重要的便是实力!以萧逸方才展露的实力,按车舆自己的估计,绝对不比陈润伟差。

    这样的情况之下,他自然知道该如何抉择。

    片刻之后。

    萧逸淡淡道:“既然天道令在陈统领的手里,那还愣着做什么?

    本座给你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乖乖在前面带路的话本座可以计你们的功功劳一件。”

    “我c我愿意带路!”

    刘铜连忙说道。

    车舆狠狠瞪了他一眼,抢着道:“圣子殿下,还是让属下为您带路吧!”

    “嗯!”

    萧逸淡淡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

    他便是在车舆和刘铜共同带领之下,身后跟随着上百名镇天军团的军士,一个个凶神恶煞

    般离开了青龙堂。

    “圣子殿下,那陈大统领的家就在前面!”

    车舆指着前方一座朱红色的府邸,这座府邸庄严肃穆,在门口左右各有一头龙龟。

    两头龙龟皆是背着金黄色的重甲,龙首般的脑袋高高昂起。

    一双充满威严的眼眸扫视四周。

    这两头血脉竟颇为精纯,每一头的实力,都是达到了封王级。

    封王级的龙龟作为镇守大门的护卫。

    让得从门前所过之人,无不是远远避让开来,便是多看一眼这座府邸都是不敢。

    突然。

    两头龙龟冷冷的看向萧逸一行人,眼神中带着警惕之色,龙龟之间彼此对视一眼,左边那头龙龟冷冷开口:“来者何人?”

    “龙龟,你认不出来本队长吗?”

    车舆道。

    那头龙龟皱着眉,上下打量着鼻青脸肿,半边脸都是如同猪头般的车舆,脸上露出人性化的惊愕:“你是车舆队长?

    你怎么搞成这般模样了?”

    右侧的那头龙龟也是一脸诧异:“谁这么不知天高地厚,连镇天军大队长都敢打,不想活了吗?

    你可是来找统领告状的?”

    告状?

    车舆浑身一个激灵,恨不得捂住龙龟的嘴巴。

    他哪敢告状啊!要知道打他的人便在身边呢!车舆偷偷瞄了眼萧逸,见其没有任何反应,这才松了口气,沉声说道:“龙龟,陈统领可在府内?”

    “统领不在!”

    那头龙龟摇摇头,随后说道,“统领方才接见了你派来的那人之后,便是离开了府邸,前往军团长那边去了!”

    “军团长?”车舆脸色猛地一变。

    整个镇天军团由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以及审判和暗影十大营组成。

    陈润伟便是十大营之中,黄字营的统领。

    与朱雀军团之类有着军团长和副军团长之分截然不同的是,整个镇天军团上上下下,唯有一位能够称之为军团长的。

    那便是被称之为镇天王的,镇天军军团长!镇天王!相传他可是跟张道林一个时代的存在,从无恙天界诞生之初便已经是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当年张道林创建了镇天军团之后。

    便是将它交给了镇天王统帅。

    一直到现在十大营的统领更迭了无数次。

    但镇天军团的军团长之位,却始终只有镇天王一人,无人能够撼动其分毫。

    这不但是镇天军团所有人心目中至高无上的神!更是整个界域战场,无恙天界的强者心目中的定海神针,只要镇天王尚在界域战场,长生天界和极乐天界便不敢造次。

    这也是为何连天道阁阁主都被困在那处神秘遗迹之内,而长生天界和极乐天界却并未趁胜追击,彻底湮灭无恙天界在界域战场的力量的原因。

    毕竟。

    谁也不知道这在几十万年前,便是已经是踏入圣王巅峰的存在,现在到底是怎样的修为。

    当听说陈润伟前去找军团长之后,车舆便是知道事情闹大了。

    已经远不是他能够参与的事情了。

    车舆哭丧着脸看向萧逸,眼神中带着苦苦哀求之色:“圣c圣子殿下,我c我可以告诉您军团长府邸所在,就别让我再为您带路了,好吗?”

    萧逸剑眉微凝,不解的看着车舆。

    刚刚不是带路带的挺欢乐吗?

    怎么这会儿又怂了?

    正在萧逸打算开口时,那龙龟却是突然说道:“你刚刚叫他什么?

    圣子殿下?

    此人便是天道阁圣子?”

    另外一头龙龟也是上下打量着萧逸,猩红的舌头舔舐了一圈嘴唇,那锋锐的牙齿在他的舌头中闪烁着迫人寒光:“世人皆传无恙天界的天道阁诞生了一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天才,担当我天道阁的圣子,便是你小子?”

    “你好好的在无恙天界内当你的圣子不好吗?

    非要跑到这里来,打算做什么?”

    面对着两头龙龟你一言我一语的质问。

    车舆不断朝着两兽使眼色。

    就差直接开口叫“闭嘴吧”!萧逸扫了两兽一眼,冷冷开口道:“聒噪!”

    “混账!”

    “我们可是陈统领的门前神兽,你不过是区区圣子,也敢对我们出言不逊?”

    宰相门前还七品官呢!它们两个可是跟随着陈润伟多年,更是为他坐镇大门,赚足了面子。

    平日里除却镇天王,以及另外十大营的统领外,哪个见了它们不是笑脸相迎的?

    现如今萧逸竟敢训斥它们,自然是让睚眦必报的两

    头龙龟彻底怒了。

    吼!嗷吼!两头龙龟的头顶之上龙角同时绽放出土黄色光芒,随后化作两道黄色闪电,朝着萧逸身上猛劈而去。

    “住手啊!”

    车舆连忙出手,一掌击碎两道雷霆,朝着两兽拼命使眼色,“快向他道歉吧,否则的话,你们两个怕是活不过今天了!”

    “混账,车舆你怎能涨他人威风灭自己的自信?”

    “我们可是陈统领麾下,他敢动”话音未落。

    银色的剑光在两兽眼前一掠而过,随后噗通两声闷响之后,两颗头颅便是纷纷掉落在地面之上。

    鲜血狂喷。

    染红了这统领府前的大地。

    四周有着不少的强者都是看到了这一幕,无不是目瞪口呆,竟然有人敢在堂堂黄字营统领的府前轰杀看门神兽。

    这不等于是在陈润伟的脸上扇耳光吗?

    “这家伙到底是谁?”

    “他难道不想活了吗?

    这可是陈统领的府邸,现在的陈统领可是镇天王大人最为信任的心腹,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啊!”

    “看来有好戏看了!”

    众人纷纷说着,却也是有不少人不愿离开,远远的跟随着萧逸等人身后,想着看看这个胆敢在黄字营统领府门前轰杀其护门神兽的家伙会是怎样的下场。

    要知道以陈润伟的霸道,可是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的啊!咕噜!车舆一脸苦涩,他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只觉得自己倒霉透顶了。

    早知道萧逸这么刚的话,他根本不可能去招惹萧逸啊!还狗屁的下马威!这简直是踢到铁板了!嘣断了自己的腿啊!“现在知道怕了?

    已经晚了!”

    萧逸看出了车舆的心思,冷笑一声,想要给他下马威的人不少,但从最初到现在可从未有人能够在跟他做对之后,还能够笑到最后的。

    看出车舆打退堂鼓,萧逸岂能允许他这时候全身而退?

    萧逸淡淡道:“马上带我去镇天王府上!”

    “啊?”

    车舆一脸懵逼,哭丧着脸说道,“去不得啊!圣子殿下,真的去不得,镇天王大人的实力远不是您能够抗衡的,便是阁主大人在镇天王大人面前都是要以晚辈自居,更何况您”车舆这一番倒是没有夸大其词。

    毕竟。

    这镇天王可是跟张道林一个时代的存在,甚至于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天道阁阁主对他们而言,不过是后生晚辈!然而面对着车舆的劝诫,萧逸却只是淡淡的摇头道:“镇天王又如何?

    于我而言,便是张道林始祖在此,也休想阻拦我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