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都市小说 > 职场沉浮录 > 正文 第1978章 骆飞的算盘
    乔梁心里做了计较,便决定立刻动身前往市里。

    邵泉见乔梁要走,吞吞吐吐道,“乔縣长,您看我这算不算立功表现?”

    “立功?”乔梁愣了一下,鄙夷地看了邵泉一眼,你丫的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立功。

    心里想归想,乔梁这时候并不想给邵泉泼冷水,因为回头可能还有需要用得上他的地方。

    乔梁想着,还没说话,就听邵泉又道,“乔縣长,回头调查组下来,还劳您能替我美言几句。”

    “嗯,我会酌情替你说话的。”乔梁淡淡点头,瞥了邵泉一眼,“不过接下来还是要看你的表现,你要是表现得好,自然会给你加分。”

    “好好,我知道。”邵泉使劲点头。

    “嗯,我去市里一趟,有什么情况你跟我电话联系。”乔梁说道。

    打发走邵泉,乔梁立刻让人安排车子准备前往市里,这时叶心仪走了过来,“乔縣长,你要回去?”

    “心仪,我去市里一趟,出大事了。”乔梁低声道。

    “出大事了?”叶心仪神色一怔,“啥大事?”

    “这起水库坍塌事故是人祸。”乔梁神色严肃,急着去市里的他,顾不上和叶心仪多说,“我先去市里了,回头再聊。”

    乔梁说完匆匆上了车子。

    乔梁赶到江州市区的时候正值中午,市长郭兴安才回来没多久,处理了一会公务,正在办公室里吃午餐。

    乔梁一进门,看到郭兴安吃的是普通盒饭快餐,不由道,“市长,您午餐吃得这么简单?”

    “不然呢?得摆上一桌山珍海味?”郭兴安看了乔梁一眼,“小乔同志,你是咋回事,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是灾后安置,还能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吗?你不呆在縣里处置善后事宜,火急火燎跑到市里干嘛?”

    原来,刚刚在来的路上,乔梁提前给郭兴安的秘书打了电话,只说有特别重要的事要汇报,还没说什么事。

    这会郭兴安问起,乔梁坐直了身体,肃然道,“市长,有关这次水库坍塌事件,是一起严重的人祸,甚至牵扯到了个别领导干部违法违纪的行为。”

    “你有什么证据吗?”郭兴安一下重视起来,脸色凝重。

    “市长,我也是刚刚了解到的情况”乔梁将自己刚才从邵泉那里听到的汇报详细和郭兴安说了起来。

    郭兴安听完,脸色变得阴沉无比,愤怒地站了起来,“人渣,败类,蛀虫”

    郭兴安背着手在办公室里来回走着,此时的他,显然不是一般的愤怒,如果乔梁说的属实,那在这起水库坍塌事故中遇难的十几名村民,就不是死于意外,而是死于‘谋杀’,简直是无法无天。

    “查,必须彻查到底。”郭兴安停住了脚步,怒道。

    乔梁微微点头,这件事肯定是要查的,而他之所以来跟郭兴安汇报这事,显然是有自己的担心。

    “小乔同志,你有什么想说的?”郭兴安注意到乔梁的脸色,皱眉道。

    “市长,有些大不敬的话我原本是不该说的,但唐晓菲副縣长是骆书记的外甥女,我担心”乔梁没把话说完,但意思已经不言自明。

    “你担心市里下去的调查组会徇私舞弊?”郭兴安挑了挑眉头,市里成立调查组到松北縣去调查这次坍塌的事,原本郭兴安是不需要操心后续的事的,毕竟市里相关的职能部门自然会去负责这事,但听了乔梁的汇报后,郭兴安显然也意识到乔梁担心的情况并不是没有可能。

    思虑片刻,郭兴安当即道,“我给世东同志打个电话。”

    郭兴安说着拿出手机,拨通了郑世东的私人号码。

    电话接通,郭兴安道,“世东同志,没打扰你午休吧?”

    “刚吃完午饭,郭市长有何指示?”郑世东笑呵呵道。

    “世东同志,关于市里成立调查组调查松北水库坍塌一事,我有个建议,希望这事由你亲自挂帅,担任调查组组长。”郭兴安直截了当道。

    一听郭兴安是说这事,郑世东道,“郭市长,这事我们纪律部门暂时插不上手了,骆书记刚刚做出指示,调查的事由检察部门负责,文远同志担任调查组组长。”

    郭兴安一听,脸色微微一变,文远原先是市研究室主任,是骆飞的人,对方能调任检察机关担任一把手,同样也是因为骆飞的支持。

    同时,郭兴安意识到,骆飞让检察部门去调查此事,那意味着,调查工作很可能会围绕失职渎职来展开。

    沉思了一下,郭兴安道,“世东同志,能否由你们纪律部门和检察机关联

    合成立调查组,你担任调查组组长,文远同志担任副组长。”

    听到郭兴安的话,郑世东有些惊讶,要是像郭兴安说的那样,那这调查组的规格可是够高的,由纪律检察部门的一把手分别担任正副组长,而且郑世东从郭兴安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似乎郭兴安在担心什么。

    心里想着,郑世东道,“郭市长,如果按您的要求,这事恐怕还得征求骆书记的意见。”

    郑世东虽然和骆飞尿不到一个壶里,但骆飞终归是一把手,郑世东明面上必须保持对骆飞的尊重。

    听到郑世东的话,郭兴安点了点头,道,“行,世东同志,那你先跟骆书记沟通一下,看骆书记怎么说。”

    “好,我这就给骆书记打电话。”郑世东点了点头。

    两人结束通话,郭兴安转头对乔梁道,“等一会看世东同志如何回复。”

    乔梁闻言点头,他刚刚从郭兴安和郑世东的通话里也听到了只言片语,郑世东那边明显是要请示一下骆飞,对此,乔梁显然不抱多少希望,骆飞那边估计会反对。

    果然,乔梁的猜测没错,十多分钟后,郑世东回复了电话,告知骆飞那边的意思,骆飞暂时不同意由纪律部门参与调查此事。

    “好,这事我知道了。”郭兴安神色阴沉,平复了一下心情,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对郑世东道,“世东同志,暂时没什么事了,大中午打扰你,实在不好意思。”

    “郭市长跟我客气了。”郑世东笑道。

    “那我以后就不跟世东同志见外了。”郭兴安笑了笑,道,“世东同志,你先午休,回头咱们再联系。”

    挂掉电话,郭兴安看着乔梁,幽幽道,“小乔,看来你的担忧很可能成为现实。”

    “骆书记那边不同意,是吧?”乔梁说道。

    “嗯,骆书记不同意。”郭兴安点点头。

    “其实这也正常,文检是骆书记的人,让文检担任调查组的组长,对骆书记来说,事情才能处在他的掌控下。”乔梁无奈道。

    郭兴安沉着脸没说话,骆飞的如意算盘,郭兴安自然能看出来,但他既然知道了这事,就不可能袖手旁观。

    沉默了一下,郭兴安对乔梁道,“小乔同志,你先回去,这事我会处理,你忙你的事去,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做好受灾群众的安置,明白吗?”

    “市长,您放心,受灾群众的安置工作我会亲自抓,绝对不会让一个受灾老百姓无家可归。”

    “嗯,这就好。”郭兴安点了点头,又道,“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故,省里的领导也十分關注,郑书记和关领导都先后做了指示,所以你要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市长放心,我心里有数。”乔梁再次点头。

    “行,那你先回去。”郭兴安说道。

    乔梁点点头正准备离开,郭兴安突然又叫住乔梁,“小乔同志,你急着赶来市里,怕是还没吃午饭吧,来,吃了午饭再走,我让金秘书再点一份盒饭送过来。”

    “市长,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乔梁笑道。

    “一份盒饭而已,你客气啥?”郭兴安笑了笑。

    乔梁也不客气,留在郭兴安办公室里吃了午饭,毕竟这样的待遇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郭兴安能留他吃午饭,说明郭兴安真的把他当自己人。

    吃完午饭后,乔梁随即马不停蹄赶回松北,回到自己办公室时,正好是下午上班时间,一直在留意乔梁这边动静的叶心仪,看到乔梁回来,主动来到了乔梁办公室。

    “心仪,你来了。”乔梁将办公室门关上,请叶心仪坐下。

    “你上午说这次的水库坍塌事故是人祸,急急吼吼就去了市里,还没跟我说具体情况呢。”叶心仪眨了眨眼睛,她如今是縣里的副书记,自然也对这事十分关心。

    乔梁没急着回答,反而定定地看着叶心仪。

    “咋了,我脸上有花不成?这么看着我。”叶心仪摸了摸脸颊,被乔梁看地有些不自在。

    “心仪,你找几个认识的记者,报道这次水库坍塌的事。”乔梁突然道。

    “这还得着咱们找记者吗,这么大的事,媒体肯定都会主动报道的。”叶心仪道。

    “不是,我说的报道,不是指单纯的报道水库坍塌,而是深挖这里头存在的黑幕。”乔梁肃然道。

    黑幕?叶心仪听得一愣,看了看乔梁,很快,叶心仪意识到这恐怕跟乔梁所说的人祸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