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修真小说 > 都市狂枭 > 正文 第6301章 姐夫万岁
    别墅院落中,陈六合走出,掏出一根烟点燃。

    苏家的三代们也没有离去,正聚集在院落中胡天侃地。

    一个个眼高于顶拽得二五八万的模样,让陈六合感到几分好笑。

    曾几何时,他c慕容青峰c左安华等人,也是一模一样的德行。

    他们胡侃的内容也很简单,无非就是谁踩了谁,谁又把谁开了瓢,谁和谁之间的博弈惊心动魄荡气回肠。

    这些,可都是这些三代们能够拿出来吹嘘的资本。

    仿佛走出了这个苏家大门,他们就是天老大他老二的架势。

    陈六合的出现,也登时让他们收声了,一个个如乖宝宝一样老实了起来。

    再嚣张再牛比的人,也不敢在陈六合面前放肆不是?

    要说起踩人和博弈,陈六合才是祖师爷级别的人物,这一路走来所留下的战绩,哪一桩拿出来,不足以被人称之为传奇一样津津乐道?

    陈六合在这帮纨绔的眼中,那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不参杂半点水分,遭到无数人的追捧和崇拜。

    “陈陈少”有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撞着胆子跟陈六合打招呼。

    “什么陈少,这明明是我们姐夫。”一个长相甜美的小女孩胆子够大,很活泼的跳了过来,一点也不认生的抱住了陈六合的胳膊,那模样,简直就把陈六合当成了亲人。

    陈六合禁不住失笑了起来:“呵,这么快就改口了?我可没带钱,给不了你改口费的。”

    一句话,让得一众苏家三代都嘿嘿的笑了起来。

    看到陈六合平易近人这么好说话,几人都来劲了,一个劲的跟陈六合说话。

    问东问西,问着陈六合曾经的光辉事迹,一件件道出来,如数家珍一样。

    “姐夫,你以前真的一个人去过诸葛家,把诸葛家的地板都踩出了窟窿,把诸葛家的门头都给拆了?”抱着陈六合胳膊的女孩兴奋的问道。

    “呃一个已经被我灭了的家族,这有什么好说的必要吗?”陈六合哭笑不得的说道。

    “好奇,好奇,姐夫,你就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嘛。”女孩说道,她是苏婉玥的堂妹,名叫苏婉心。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那一晚还打了诸葛家的几个老家伙吧,太久了,记不清楚了。”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这个人也没有去记一群手下败将的习惯,弱者在我这里没有牌面。”

    一翻无形装比最为致命的话让得这帮纨绔眼中直冒星星。

    “还有还有,外面都传闻,以前那个号称年青一代第一人的诸葛铭神是被姐夫亲手捏死的,是真的吗?”苏婉心再次发问,满眼放光。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轻轻的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道:“过去的事情没什么好提的,人都死的骨头渣渣都不剩了,何必还要让他的名字污染了空气呢?”

    接下来,七嘴八舌,都是问一些曾经的事情,陈六合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

    总之,没几分钟的时间,这帮人都把陈六合奉为了神明,满眼的星星,满脸的崇拜,恨不得当场就对陈六合顶礼膜拜。

    “姐夫,炎京有几个家族的纨绔太可恶了,最近一直在跟我们苏家的人做对,我们都吃了好几次亏了,这口气绝对不能咽下。”

    苏婉心突然说道,仿佛说出了其他人的心声,让其余的苏家三代都是连连点头,咬牙切齿。

    “姐夫,你看,我们在外边被人欺负了,丢的可不仅仅是苏家的脸,丢的也是您老人家的脸啊”苏婉心可怜兮兮的说道。

    陈六合哭笑不得的摸了摸鼻子,什么时候自己也变成老人家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笑问:“那你们想怎么样?”

    “有你这么牛气冲天的姐夫,我们怎么可以被人欺负呢?要说起踩人,姐夫您可是祖师爷啊,我们不能掉了你的面儿不是?”

    苏婉心说道:“以后我们出去,能不能打着你的名号招摇撞市?有你这面大旗,我们看还有谁敢欺负我们。”话落,苏家的三代们满眼期盼的看着陈六合。

    陈六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只要不把这天给捅出一个窟窿就行。”

    未了,陈六合又加了句:“就算真捅出了一个窟窿,姐夫也会试试看看能不能把它给补上。”

    “耶!姐夫万岁!”苏婉心兴奋的大叫了起来,激动之余,在陈六合的脸颊上用力的亲了一口。

    一众苏家三代都是跟打了鸡血一样喊着“姐夫万岁”。

    可笑的是,苏婉玥的几个堂哥堂姐也跟着喊“姐夫万岁”

    苏婉玥刚走到院落,正好就看到这一幕。

    她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走上前道:“你们都在这干什么呢?是不是又想着什么不务正业争强斗狠的事情?”

    “特别是你,苏婉心,最会起哄的就是你,都多大的人了?还不学好。”苏婉玥上前就训斥着。

    看得出来,这些苏家的同辈们,都有点畏惧苏婉玥,谁让苏婉玥是苏家第一继承人呢,也是苏家三代不折不扣的领头羊。

    苏婉心缩了缩脖子,小声嘟囔着:“我们在跟偶像姐夫交流感情也不行啊”

    苏婉玥没好气的摇了摇头,对陈六合道:“六合,你不用理会她们。”

    陈六合笑了笑,道:“我倒是觉得他们挺好的,有那么几分我当年的风范。”

    苏婉玥都被气笑了,拍了陈六合的胳膊一下:“有你这么当姐夫的吗?”

    “嘻嘻,姐夫,刚才说的话可别忘了哦,以后有事你可得帮我们兜着。”苏婉心说道。

    “没问题,在炎京这一亩三分地上,螃蟹怎么走,你们就可以怎么走,有任何问题,姐夫都帮你们兜着。”陈六合乐呵呵的说道。

    又是一阵欢呼声。

    看得出来,这些人有点害怕苏婉玥,没过多久,他们就做鸟兽散了。

    苏婉玥摇摇头,道:“六合,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他们啊,这样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