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空 > 玄幻小说 > 最佳女婿 > VIP章节 第2563章 百爪挠心
    最佳赘婿18(18)”

    林羽见状也没多想,深吸一口气将翻涌的气血压制下去,接着也立马朝着人群冲了上去。

    到了这八人跟前之后,那种低沉厚重的嗡鸣声瞬间大了几分,但却无法分辨是从身上哪一处发出来的,仿佛是从这八人的身体里发出来的一般。

    林羽眉头紧蹙。一边与这几人交手,一边提防着这几人身上突然跑出什么毒虫之类的“暗器”。

    他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声音。但初步怀疑这些声音是某种毒虫或者奇怪的生物发出来的,说不定会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会在突然间对他们发动攻击。

    其实他内心非常希望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尽快对他们发动攻击,因为他有些忍受不了这种低沉的嗡鸣之音,仿佛猫爪子在玻璃上划过。又仿佛铁片在水泥地面来回摩擦,让人只觉百爪挠心,分外烦躁。

    这种焦躁感让林羽的出招节奏都变得有些混乱,尤其是他内伤再次作祟,浑身血液翻涌,不停地往胸口和头上涌来,极大的影响了他的状态。

    而且这种烦躁感和气血翻涌的澎湃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林羽的眼前甚至都不由被气血压的阵阵变暗,耳朵时不时出现耳鸣,就连心跳也越来越快,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他内心一时间又惊又诧。不明白自己的内伤为何会发作的如此厉害,饶是他刚才跟布衣男子交手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而且不管他怎么压制,似乎都压制不下来。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一旁的奎木狼c云舟和燕子三人也皆都出现了他这种感觉,心跳加速。胸口分外的烦躁沉闷,浑身的血液不停地往头上涌,压力越来越大,仿佛要将脑袋冲爆一般!

    他们三人的眼前也不由开始阵阵发黑变暗,耳朵也开始出现频繁的耳鸣。

    无论他们怎么极力调整呼吸,进行压制都无济于事!

    他们三人的出招也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不管是出招角度还是力道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连同脚步都变得有些趔趄起来。

    如此一来,对面八人的攻势也变得越来越猛,不停攻击着他们四人身上的软肋。

    不觉间。奎木狼和云舟身上已经挂了彩。

    如果不是云舟极力护着燕子,只怕燕子身上也早已多了两三道刀口。

    饶是在如此情况之下,云舟仍旧不忘保护燕子,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只要自己一息尚存,便绝不让燕子受到半点伤害!

    “我不用你保护!”

    燕子呼吸粗重的将云舟推开。她此时也看出云舟状态的不对,已然自顾不暇。低声说道,“不对。这声音不对劲儿”

    她此时已经察觉到她身体状态的不对并不是因为内伤,多半是因为这奇怪的声音!

    因为奎木狼c云舟甚至林羽都出现了跟她一样的情形。

    并且这种难受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们四人甚至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要支撑不住了,只能凭借肌肉意识格挡着对面八名灵宝门后人的攻势。

    八名灵宝门后人见状眼中的光芒陡然间明亮起来,宛如看到了猎物的饿狼,显得极为兴奋,他们知道,他们的手段奏效了。只需要再拖延片刻,对面的林羽四人自己就撑不住瘫倒在地!

    同时他们八人手中短刀的攻势也越来越犀利,并且得手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刀刃划过。便立马在奎木狼他们衣服上形成一道染血的刀口。

    不过攻击林羽的两名灵宝门后人却不由暗暗惊诧,因为他们的刀刃划到林羽身上之后,竟然没有出现任何的血迹!

    但是他们并不着急,等过会儿林羽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之后,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用手中的短刀割开林羽的喉咙。

    “哈哈哈哈”

    此时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昂头大笑了起来,声音嘶哑道,“何家荣,你你最后还是死在了我们灵宝门后人手里!”

    最佳赘婿18(18)”

    林羽见状也没多想,深吸一口气将翻涌的气血压制下去,接着也立马朝着人群冲了上去。

    到了这八人跟前之后,那种低沉厚重的嗡鸣声瞬间大了几分,但却无法分辨是从身上哪一处发出来的,仿佛是从这八人的身体里发出来的一般。

    林羽眉头紧蹙。一边与这几人交手,一边提防着这几人身上突然跑出什么毒虫之类的“暗器”。

    他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声音。但初步怀疑这些声音是某种毒虫或者奇怪的生物发出来的,说不定会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会在突然间对他们发动攻击。

    其实他内心非常希望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尽快对他们发动攻击,因为他有些忍受不了这种低沉的嗡鸣之音,仿佛猫爪子在玻璃上划过。又仿佛铁片在水泥地面来回摩擦,让人只觉百爪挠心,分外烦躁。

    这种焦躁感让林羽的出招节奏都变得有些混乱,尤其是他内伤再次作祟,浑身血液翻涌,不停地往胸口和头上涌来,极大的影响了他的状态。

    而且这种烦躁感和气血翻涌的澎湃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林羽的眼前甚至都不由被气血压的阵阵变暗,耳朵时不时出现耳鸣,就连心跳也越来越快,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他内心一时间又惊又诧。不明白自己的内伤为何会发作的如此厉害,饶是他刚才跟布衣男子交手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而且不管他怎么压制,似乎都压制不下来。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一旁的奎木狼c云舟和燕子三人也皆都出现了他这种感觉,心跳加速。胸口分外的烦躁沉闷,浑身的血液不停地往头上涌,压力越来越大,仿佛要将脑袋冲爆一般!

    他们三人的眼前也不由开始阵阵发黑变暗,耳朵也开始出现频繁的耳鸣。

    无论他们怎么极力调整呼吸,进行压制都无济于事!

    他们三人的出招也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不管是出招角度还是力道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连同脚步都变得有些趔趄起来。

    如此一来,对面八人的攻势也变得越来越猛,不停攻击着他们四人身上的软肋。

    不觉间。奎木狼和云舟身上已经挂了彩。

    如果不是云舟极力护着燕子,只怕燕子身上也早已多了两三道刀口。

    饶是在如此情况之下,云舟仍旧不忘保护燕子,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只要自己一息尚存,便绝不让燕子受到半点伤害!

    “我不用你保护!”

    燕子呼吸粗重的将云舟推开。她此时也看出云舟状态的不对,已然自顾不暇。低声说道,“不对。这声音不对劲儿”

    她此时已经察觉到她身体状态的不对并不是因为内伤,多半是因为这奇怪的声音!

    因为奎木狼c云舟甚至林羽都出现了跟她一样的情形。

    并且这种难受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们四人甚至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要支撑不住了,只能凭借肌肉意识格挡着对面八名灵宝门后人的攻势。

    八名灵宝门后人见状眼中的光芒陡然间明亮起来,宛如看到了猎物的饿狼,显得极为兴奋,他们知道,他们的手段奏效了。只需要再拖延片刻,对面的林羽四人自己就撑不住瘫倒在地!

    同时他们八人手中短刀的攻势也越来越犀利,并且得手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刀刃划过。便立马在奎木狼他们衣服上形成一道染血的刀口。

    不过攻击林羽的两名灵宝门后人却不由暗暗惊诧,因为他们的刀刃划到林羽身上之后,竟然没有出现任何的血迹!

    但是他们并不着急,等过会儿林羽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之后,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用手中的短刀割开林羽的喉咙。

    “哈哈哈哈”

    此时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昂头大笑了起来,声音嘶哑道,“何家荣,你你最后还是死在了我们灵宝门后人手里!”

    最佳赘婿18(18)”

    林羽见状也没多想,深吸一口气将翻涌的气血压制下去,接着也立马朝着人群冲了上去。

    到了这八人跟前之后,那种低沉厚重的嗡鸣声瞬间大了几分,但却无法分辨是从身上哪一处发出来的,仿佛是从这八人的身体里发出来的一般。

    林羽眉头紧蹙。一边与这几人交手,一边提防着这几人身上突然跑出什么毒虫之类的“暗器”。

    他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声音。但初步怀疑这些声音是某种毒虫或者奇怪的生物发出来的,说不定会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会在突然间对他们发动攻击。

    其实他内心非常希望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尽快对他们发动攻击,因为他有些忍受不了这种低沉的嗡鸣之音,仿佛猫爪子在玻璃上划过。又仿佛铁片在水泥地面来回摩擦,让人只觉百爪挠心,分外烦躁。

    这种焦躁感让林羽的出招节奏都变得有些混乱,尤其是他内伤再次作祟,浑身血液翻涌,不停地往胸口和头上涌来,极大的影响了他的状态。

    而且这种烦躁感和气血翻涌的澎湃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林羽的眼前甚至都不由被气血压的阵阵变暗,耳朵时不时出现耳鸣,就连心跳也越来越快,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他内心一时间又惊又诧。不明白自己的内伤为何会发作的如此厉害,饶是他刚才跟布衣男子交手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而且不管他怎么压制,似乎都压制不下来。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一旁的奎木狼c云舟和燕子三人也皆都出现了他这种感觉,心跳加速。胸口分外的烦躁沉闷,浑身的血液不停地往头上涌,压力越来越大,仿佛要将脑袋冲爆一般!

    他们三人的眼前也不由开始阵阵发黑变暗,耳朵也开始出现频繁的耳鸣。

    无论他们怎么极力调整呼吸,进行压制都无济于事!

    他们三人的出招也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不管是出招角度还是力道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连同脚步都变得有些趔趄起来。

    如此一来,对面八人的攻势也变得越来越猛,不停攻击着他们四人身上的软肋。

    不觉间。奎木狼和云舟身上已经挂了彩。

    如果不是云舟极力护着燕子,只怕燕子身上也早已多了两三道刀口。

    饶是在如此情况之下,云舟仍旧不忘保护燕子,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只要自己一息尚存,便绝不让燕子受到半点伤害!

    “我不用你保护!”

    燕子呼吸粗重的将云舟推开。她此时也看出云舟状态的不对,已然自顾不暇。低声说道,“不对。这声音不对劲儿”

    她此时已经察觉到她身体状态的不对并不是因为内伤,多半是因为这奇怪的声音!

    因为奎木狼c云舟甚至林羽都出现了跟她一样的情形。

    并且这种难受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们四人甚至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要支撑不住了,只能凭借肌肉意识格挡着对面八名灵宝门后人的攻势。

    八名灵宝门后人见状眼中的光芒陡然间明亮起来,宛如看到了猎物的饿狼,显得极为兴奋,他们知道,他们的手段奏效了。只需要再拖延片刻,对面的林羽四人自己就撑不住瘫倒在地!

    同时他们八人手中短刀的攻势也越来越犀利,并且得手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刀刃划过。便立马在奎木狼他们衣服上形成一道染血的刀口。

    不过攻击林羽的两名灵宝门后人却不由暗暗惊诧,因为他们的刀刃划到林羽身上之后,竟然没有出现任何的血迹!

    但是他们并不着急,等过会儿林羽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之后,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用手中的短刀割开林羽的喉咙。

    “哈哈哈哈”

    此时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昂头大笑了起来,声音嘶哑道,“何家荣,你你最后还是死在了我们灵宝门后人手里!”

    最佳赘婿18(18)”

    林羽见状也没多想,深吸一口气将翻涌的气血压制下去,接着也立马朝着人群冲了上去。

    到了这八人跟前之后,那种低沉厚重的嗡鸣声瞬间大了几分,但却无法分辨是从身上哪一处发出来的,仿佛是从这八人的身体里发出来的一般。

    林羽眉头紧蹙。一边与这几人交手,一边提防着这几人身上突然跑出什么毒虫之类的“暗器”。

    他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声音。但初步怀疑这些声音是某种毒虫或者奇怪的生物发出来的,说不定会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会在突然间对他们发动攻击。

    其实他内心非常希望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尽快对他们发动攻击,因为他有些忍受不了这种低沉的嗡鸣之音,仿佛猫爪子在玻璃上划过。又仿佛铁片在水泥地面来回摩擦,让人只觉百爪挠心,分外烦躁。

    这种焦躁感让林羽的出招节奏都变得有些混乱,尤其是他内伤再次作祟,浑身血液翻涌,不停地往胸口和头上涌来,极大的影响了他的状态。

    而且这种烦躁感和气血翻涌的澎湃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林羽的眼前甚至都不由被气血压的阵阵变暗,耳朵时不时出现耳鸣,就连心跳也越来越快,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他内心一时间又惊又诧。不明白自己的内伤为何会发作的如此厉害,饶是他刚才跟布衣男子交手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而且不管他怎么压制,似乎都压制不下来。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一旁的奎木狼c云舟和燕子三人也皆都出现了他这种感觉,心跳加速。胸口分外的烦躁沉闷,浑身的血液不停地往头上涌,压力越来越大,仿佛要将脑袋冲爆一般!

    他们三人的眼前也不由开始阵阵发黑变暗,耳朵也开始出现频繁的耳鸣。

    无论他们怎么极力调整呼吸,进行压制都无济于事!

    他们三人的出招也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不管是出招角度还是力道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连同脚步都变得有些趔趄起来。

    如此一来,对面八人的攻势也变得越来越猛,不停攻击着他们四人身上的软肋。

    不觉间。奎木狼和云舟身上已经挂了彩。

    如果不是云舟极力护着燕子,只怕燕子身上也早已多了两三道刀口。

    饶是在如此情况之下,云舟仍旧不忘保护燕子,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只要自己一息尚存,便绝不让燕子受到半点伤害!

    “我不用你保护!”

    燕子呼吸粗重的将云舟推开。她此时也看出云舟状态的不对,已然自顾不暇。低声说道,“不对。这声音不对劲儿”

    她此时已经察觉到她身体状态的不对并不是因为内伤,多半是因为这奇怪的声音!

    因为奎木狼c云舟甚至林羽都出现了跟她一样的情形。

    并且这种难受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们四人甚至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要支撑不住了,只能凭借肌肉意识格挡着对面八名灵宝门后人的攻势。

    八名灵宝门后人见状眼中的光芒陡然间明亮起来,宛如看到了猎物的饿狼,显得极为兴奋,他们知道,他们的手段奏效了。只需要再拖延片刻,对面的林羽四人自己就撑不住瘫倒在地!

    同时他们八人手中短刀的攻势也越来越犀利,并且得手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刀刃划过。便立马在奎木狼他们衣服上形成一道染血的刀口。

    不过攻击林羽的两名灵宝门后人却不由暗暗惊诧,因为他们的刀刃划到林羽身上之后,竟然没有出现任何的血迹!

    但是他们并不着急,等过会儿林羽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之后,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用手中的短刀割开林羽的喉咙。

    “哈哈哈哈”

    此时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昂头大笑了起来,声音嘶哑道,“何家荣,你你最后还是死在了我们灵宝门后人手里!”

    最佳赘婿18(18)”

    林羽见状也没多想,深吸一口气将翻涌的气血压制下去,接着也立马朝着人群冲了上去。

    到了这八人跟前之后,那种低沉厚重的嗡鸣声瞬间大了几分,但却无法分辨是从身上哪一处发出来的,仿佛是从这八人的身体里发出来的一般。

    林羽眉头紧蹙。一边与这几人交手,一边提防着这几人身上突然跑出什么毒虫之类的“暗器”。

    他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声音。但初步怀疑这些声音是某种毒虫或者奇怪的生物发出来的,说不定会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会在突然间对他们发动攻击。

    其实他内心非常希望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尽快对他们发动攻击,因为他有些忍受不了这种低沉的嗡鸣之音,仿佛猫爪子在玻璃上划过。又仿佛铁片在水泥地面来回摩擦,让人只觉百爪挠心,分外烦躁。

    这种焦躁感让林羽的出招节奏都变得有些混乱,尤其是他内伤再次作祟,浑身血液翻涌,不停地往胸口和头上涌来,极大的影响了他的状态。

    而且这种烦躁感和气血翻涌的澎湃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林羽的眼前甚至都不由被气血压的阵阵变暗,耳朵时不时出现耳鸣,就连心跳也越来越快,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他内心一时间又惊又诧。不明白自己的内伤为何会发作的如此厉害,饶是他刚才跟布衣男子交手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而且不管他怎么压制,似乎都压制不下来。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一旁的奎木狼c云舟和燕子三人也皆都出现了他这种感觉,心跳加速。胸口分外的烦躁沉闷,浑身的血液不停地往头上涌,压力越来越大,仿佛要将脑袋冲爆一般!

    他们三人的眼前也不由开始阵阵发黑变暗,耳朵也开始出现频繁的耳鸣。

    无论他们怎么极力调整呼吸,进行压制都无济于事!

    他们三人的出招也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不管是出招角度还是力道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连同脚步都变得有些趔趄起来。

    如此一来,对面八人的攻势也变得越来越猛,不停攻击着他们四人身上的软肋。

    不觉间。奎木狼和云舟身上已经挂了彩。

    如果不是云舟极力护着燕子,只怕燕子身上也早已多了两三道刀口。

    饶是在如此情况之下,云舟仍旧不忘保护燕子,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只要自己一息尚存,便绝不让燕子受到半点伤害!

    “我不用你保护!”

    燕子呼吸粗重的将云舟推开。她此时也看出云舟状态的不对,已然自顾不暇。低声说道,“不对。这声音不对劲儿”

    她此时已经察觉到她身体状态的不对并不是因为内伤,多半是因为这奇怪的声音!

    因为奎木狼c云舟甚至林羽都出现了跟她一样的情形。

    并且这种难受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们四人甚至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要支撑不住了,只能凭借肌肉意识格挡着对面八名灵宝门后人的攻势。

    八名灵宝门后人见状眼中的光芒陡然间明亮起来,宛如看到了猎物的饿狼,显得极为兴奋,他们知道,他们的手段奏效了。只需要再拖延片刻,对面的林羽四人自己就撑不住瘫倒在地!

    同时他们八人手中短刀的攻势也越来越犀利,并且得手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刀刃划过。便立马在奎木狼他们衣服上形成一道染血的刀口。

    不过攻击林羽的两名灵宝门后人却不由暗暗惊诧,因为他们的刀刃划到林羽身上之后,竟然没有出现任何的血迹!

    但是他们并不着急,等过会儿林羽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之后,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用手中的短刀割开林羽的喉咙。

    “哈哈哈哈”

    此时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昂头大笑了起来,声音嘶哑道,“何家荣,你你最后还是死在了我们灵宝门后人手里!”

    最佳赘婿18(18)”

    林羽见状也没多想,深吸一口气将翻涌的气血压制下去,接着也立马朝着人群冲了上去。

    到了这八人跟前之后,那种低沉厚重的嗡鸣声瞬间大了几分,但却无法分辨是从身上哪一处发出来的,仿佛是从这八人的身体里发出来的一般。

    林羽眉头紧蹙。一边与这几人交手,一边提防着这几人身上突然跑出什么毒虫之类的“暗器”。

    他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声音。但初步怀疑这些声音是某种毒虫或者奇怪的生物发出来的,说不定会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会在突然间对他们发动攻击。

    其实他内心非常希望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尽快对他们发动攻击,因为他有些忍受不了这种低沉的嗡鸣之音,仿佛猫爪子在玻璃上划过。又仿佛铁片在水泥地面来回摩擦,让人只觉百爪挠心,分外烦躁。

    这种焦躁感让林羽的出招节奏都变得有些混乱,尤其是他内伤再次作祟,浑身血液翻涌,不停地往胸口和头上涌来,极大的影响了他的状态。

    而且这种烦躁感和气血翻涌的澎湃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林羽的眼前甚至都不由被气血压的阵阵变暗,耳朵时不时出现耳鸣,就连心跳也越来越快,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他内心一时间又惊又诧。不明白自己的内伤为何会发作的如此厉害,饶是他刚才跟布衣男子交手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而且不管他怎么压制,似乎都压制不下来。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一旁的奎木狼c云舟和燕子三人也皆都出现了他这种感觉,心跳加速。胸口分外的烦躁沉闷,浑身的血液不停地往头上涌,压力越来越大,仿佛要将脑袋冲爆一般!

    他们三人的眼前也不由开始阵阵发黑变暗,耳朵也开始出现频繁的耳鸣。

    无论他们怎么极力调整呼吸,进行压制都无济于事!

    他们三人的出招也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不管是出招角度还是力道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连同脚步都变得有些趔趄起来。

    如此一来,对面八人的攻势也变得越来越猛,不停攻击着他们四人身上的软肋。

    不觉间。奎木狼和云舟身上已经挂了彩。

    如果不是云舟极力护着燕子,只怕燕子身上也早已多了两三道刀口。

    饶是在如此情况之下,云舟仍旧不忘保护燕子,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只要自己一息尚存,便绝不让燕子受到半点伤害!

    “我不用你保护!”

    燕子呼吸粗重的将云舟推开。她此时也看出云舟状态的不对,已然自顾不暇。低声说道,“不对。这声音不对劲儿”

    她此时已经察觉到她身体状态的不对并不是因为内伤,多半是因为这奇怪的声音!

    因为奎木狼c云舟甚至林羽都出现了跟她一样的情形。

    并且这种难受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们四人甚至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要支撑不住了,只能凭借肌肉意识格挡着对面八名灵宝门后人的攻势。

    八名灵宝门后人见状眼中的光芒陡然间明亮起来,宛如看到了猎物的饿狼,显得极为兴奋,他们知道,他们的手段奏效了。只需要再拖延片刻,对面的林羽四人自己就撑不住瘫倒在地!

    同时他们八人手中短刀的攻势也越来越犀利,并且得手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刀刃划过。便立马在奎木狼他们衣服上形成一道染血的刀口。

    不过攻击林羽的两名灵宝门后人却不由暗暗惊诧,因为他们的刀刃划到林羽身上之后,竟然没有出现任何的血迹!

    但是他们并不着急,等过会儿林羽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之后,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用手中的短刀割开林羽的喉咙。

    “哈哈哈哈”

    此时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昂头大笑了起来,声音嘶哑道,“何家荣,你你最后还是死在了我们灵宝门后人手里!”

    最佳赘婿18(18)”

    林羽见状也没多想,深吸一口气将翻涌的气血压制下去,接着也立马朝着人群冲了上去。

    到了这八人跟前之后,那种低沉厚重的嗡鸣声瞬间大了几分,但却无法分辨是从身上哪一处发出来的,仿佛是从这八人的身体里发出来的一般。

    林羽眉头紧蹙。一边与这几人交手,一边提防着这几人身上突然跑出什么毒虫之类的“暗器”。

    他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声音。但初步怀疑这些声音是某种毒虫或者奇怪的生物发出来的,说不定会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会在突然间对他们发动攻击。

    其实他内心非常希望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尽快对他们发动攻击,因为他有些忍受不了这种低沉的嗡鸣之音,仿佛猫爪子在玻璃上划过。又仿佛铁片在水泥地面来回摩擦,让人只觉百爪挠心,分外烦躁。

    这种焦躁感让林羽的出招节奏都变得有些混乱,尤其是他内伤再次作祟,浑身血液翻涌,不停地往胸口和头上涌来,极大的影响了他的状态。

    而且这种烦躁感和气血翻涌的澎湃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林羽的眼前甚至都不由被气血压的阵阵变暗,耳朵时不时出现耳鸣,就连心跳也越来越快,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他内心一时间又惊又诧。不明白自己的内伤为何会发作的如此厉害,饶是他刚才跟布衣男子交手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而且不管他怎么压制,似乎都压制不下来。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一旁的奎木狼c云舟和燕子三人也皆都出现了他这种感觉,心跳加速。胸口分外的烦躁沉闷,浑身的血液不停地往头上涌,压力越来越大,仿佛要将脑袋冲爆一般!

    他们三人的眼前也不由开始阵阵发黑变暗,耳朵也开始出现频繁的耳鸣。

    无论他们怎么极力调整呼吸,进行压制都无济于事!

    他们三人的出招也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不管是出招角度还是力道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连同脚步都变得有些趔趄起来。

    如此一来,对面八人的攻势也变得越来越猛,不停攻击着他们四人身上的软肋。

    不觉间。奎木狼和云舟身上已经挂了彩。

    如果不是云舟极力护着燕子,只怕燕子身上也早已多了两三道刀口。

    饶是在如此情况之下,云舟仍旧不忘保护燕子,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只要自己一息尚存,便绝不让燕子受到半点伤害!

    “我不用你保护!”

    燕子呼吸粗重的将云舟推开。她此时也看出云舟状态的不对,已然自顾不暇。低声说道,“不对。这声音不对劲儿”

    她此时已经察觉到她身体状态的不对并不是因为内伤,多半是因为这奇怪的声音!

    因为奎木狼c云舟甚至林羽都出现了跟她一样的情形。

    并且这种难受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们四人甚至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要支撑不住了,只能凭借肌肉意识格挡着对面八名灵宝门后人的攻势。

    八名灵宝门后人见状眼中的光芒陡然间明亮起来,宛如看到了猎物的饿狼,显得极为兴奋,他们知道,他们的手段奏效了。只需要再拖延片刻,对面的林羽四人自己就撑不住瘫倒在地!

    同时他们八人手中短刀的攻势也越来越犀利,并且得手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刀刃划过。便立马在奎木狼他们衣服上形成一道染血的刀口。

    不过攻击林羽的两名灵宝门后人却不由暗暗惊诧,因为他们的刀刃划到林羽身上之后,竟然没有出现任何的血迹!

    但是他们并不着急,等过会儿林羽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之后,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用手中的短刀割开林羽的喉咙。

    “哈哈哈哈”

    此时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昂头大笑了起来,声音嘶哑道,“何家荣,你你最后还是死在了我们灵宝门后人手里!”

    最佳赘婿18(18)”

    林羽见状也没多想,深吸一口气将翻涌的气血压制下去,接着也立马朝着人群冲了上去。

    到了这八人跟前之后,那种低沉厚重的嗡鸣声瞬间大了几分,但却无法分辨是从身上哪一处发出来的,仿佛是从这八人的身体里发出来的一般。

    林羽眉头紧蹙。一边与这几人交手,一边提防着这几人身上突然跑出什么毒虫之类的“暗器”。

    他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声音。但初步怀疑这些声音是某种毒虫或者奇怪的生物发出来的,说不定会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会在突然间对他们发动攻击。

    其实他内心非常希望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尽快对他们发动攻击,因为他有些忍受不了这种低沉的嗡鸣之音,仿佛猫爪子在玻璃上划过。又仿佛铁片在水泥地面来回摩擦,让人只觉百爪挠心,分外烦躁。

    这种焦躁感让林羽的出招节奏都变得有些混乱,尤其是他内伤再次作祟,浑身血液翻涌,不停地往胸口和头上涌来,极大的影响了他的状态。

    而且这种烦躁感和气血翻涌的澎湃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林羽的眼前甚至都不由被气血压的阵阵变暗,耳朵时不时出现耳鸣,就连心跳也越来越快,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他内心一时间又惊又诧。不明白自己的内伤为何会发作的如此厉害,饶是他刚才跟布衣男子交手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而且不管他怎么压制,似乎都压制不下来。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一旁的奎木狼c云舟和燕子三人也皆都出现了他这种感觉,心跳加速。胸口分外的烦躁沉闷,浑身的血液不停地往头上涌,压力越来越大,仿佛要将脑袋冲爆一般!

    他们三人的眼前也不由开始阵阵发黑变暗,耳朵也开始出现频繁的耳鸣。

    无论他们怎么极力调整呼吸,进行压制都无济于事!

    他们三人的出招也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不管是出招角度还是力道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连同脚步都变得有些趔趄起来。

    如此一来,对面八人的攻势也变得越来越猛,不停攻击着他们四人身上的软肋。

    不觉间。奎木狼和云舟身上已经挂了彩。

    如果不是云舟极力护着燕子,只怕燕子身上也早已多了两三道刀口。

    饶是在如此情况之下,云舟仍旧不忘保护燕子,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只要自己一息尚存,便绝不让燕子受到半点伤害!

    “我不用你保护!”

    燕子呼吸粗重的将云舟推开。她此时也看出云舟状态的不对,已然自顾不暇。低声说道,“不对。这声音不对劲儿”

    她此时已经察觉到她身体状态的不对并不是因为内伤,多半是因为这奇怪的声音!

    因为奎木狼c云舟甚至林羽都出现了跟她一样的情形。

    并且这种难受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们四人甚至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要支撑不住了,只能凭借肌肉意识格挡着对面八名灵宝门后人的攻势。

    八名灵宝门后人见状眼中的光芒陡然间明亮起来,宛如看到了猎物的饿狼,显得极为兴奋,他们知道,他们的手段奏效了。只需要再拖延片刻,对面的林羽四人自己就撑不住瘫倒在地!

    同时他们八人手中短刀的攻势也越来越犀利,并且得手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刀刃划过。便立马在奎木狼他们衣服上形成一道染血的刀口。

    不过攻击林羽的两名灵宝门后人却不由暗暗惊诧,因为他们的刀刃划到林羽身上之后,竟然没有出现任何的血迹!

    但是他们并不着急,等过会儿林羽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之后,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用手中的短刀割开林羽的喉咙。

    “哈哈哈哈”

    此时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昂头大笑了起来,声音嘶哑道,“何家荣,你你最后还是死在了我们灵宝门后人手里!”

    最佳赘婿18(18)”

    林羽见状也没多想,深吸一口气将翻涌的气血压制下去,接着也立马朝着人群冲了上去。

    到了这八人跟前之后,那种低沉厚重的嗡鸣声瞬间大了几分,但却无法分辨是从身上哪一处发出来的,仿佛是从这八人的身体里发出来的一般。

    林羽眉头紧蹙。一边与这几人交手,一边提防着这几人身上突然跑出什么毒虫之类的“暗器”。

    他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声音。但初步怀疑这些声音是某种毒虫或者奇怪的生物发出来的,说不定会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会在突然间对他们发动攻击。

    其实他内心非常希望这些毒虫或奇怪生物尽快对他们发动攻击,因为他有些忍受不了这种低沉的嗡鸣之音,仿佛猫爪子在玻璃上划过。又仿佛铁片在水泥地面来回摩擦,让人只觉百爪挠心,分外烦躁。

    这种焦躁感让林羽的出招节奏都变得有些混乱,尤其是他内伤再次作祟,浑身血液翻涌,不停地往胸口和头上涌来,极大的影响了他的状态。

    而且这种烦躁感和气血翻涌的澎湃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林羽的眼前甚至都不由被气血压的阵阵变暗,耳朵时不时出现耳鸣,就连心跳也越来越快,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他内心一时间又惊又诧。不明白自己的内伤为何会发作的如此厉害,饶是他刚才跟布衣男子交手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而且不管他怎么压制,似乎都压制不下来。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一旁的奎木狼c云舟和燕子三人也皆都出现了他这种感觉,心跳加速。胸口分外的烦躁沉闷,浑身的血液不停地往头上涌,压力越来越大,仿佛要将脑袋冲爆一般!

    他们三人的眼前也不由开始阵阵发黑变暗,耳朵也开始出现频繁的耳鸣。

    无论他们怎么极力调整呼吸,进行压制都无济于事!

    他们三人的出招也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不管是出招角度还是力道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连同脚步都变得有些趔趄起来。

    如此一来,对面八人的攻势也变得越来越猛,不停攻击着他们四人身上的软肋。

    不觉间。奎木狼和云舟身上已经挂了彩。

    如果不是云舟极力护着燕子,只怕燕子身上也早已多了两三道刀口。

    饶是在如此情况之下,云舟仍旧不忘保护燕子,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只要自己一息尚存,便绝不让燕子受到半点伤害!

    “我不用你保护!”

    燕子呼吸粗重的将云舟推开。她此时也看出云舟状态的不对,已然自顾不暇。低声说道,“不对。这声音不对劲儿”

    她此时已经察觉到她身体状态的不对并不是因为内伤,多半是因为这奇怪的声音!

    因为奎木狼c云舟甚至林羽都出现了跟她一样的情形。

    并且这种难受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们四人甚至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要支撑不住了,只能凭借肌肉意识格挡着对面八名灵宝门后人的攻势。

    八名灵宝门后人见状眼中的光芒陡然间明亮起来,宛如看到了猎物的饿狼,显得极为兴奋,他们知道,他们的手段奏效了。只需要再拖延片刻,对面的林羽四人自己就撑不住瘫倒在地!

    同时他们八人手中短刀的攻势也越来越犀利,并且得手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刀刃划过。便立马在奎木狼他们衣服上形成一道染血的刀口。

    不过攻击林羽的两名灵宝门后人却不由暗暗惊诧,因为他们的刀刃划到林羽身上之后,竟然没有出现任何的血迹!

    但是他们并不着急,等过会儿林羽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之后,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用手中的短刀割开林羽的喉咙。

    “哈哈哈哈”

    此时远处瘫坐在地上的布衣男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昂头大笑了起来,声音嘶哑道,“何家荣,你你最后还是死在了我们灵宝门后人手里!”